第3423章 血变,太阴圣血

夜北溟也一直眉头紧锁。

花藤里,时不时有一股血腥味飘出,叶凌月已经流失了大量的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怕是对于神族而言,神血也是极其珍贵的,失血过多,轻则昏迷,重则会有生命危险,也不知叶凌月到底是何打算,一直没有动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遥遥看去,叶凌月被困在花海中,一动不动,她的血液吸引了太多的彼岸花藤,她的身形已经彻底比花藤一圈圈包裹住,就如一个巨大的蚕蛹,匍匐在了花海中,一动不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冥,你这混蛋,你对我家乖孙女儿做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名紫衣女子,满面怒容,冲到了花海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子看上去,不过三旬出头,鹅蛋脸,杏眼桃腮,虽是不再年轻,可却自有一股说不出的脱俗气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来人正是夜北溟在人界时的娘亲,也是如今的鬼王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就在叶凌月被困十里花海的第四天,一直等着孙女儿来拜访的鬼王妃察觉到不对劲,她一路寻觅,找到十里花海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吱哟见机,添油加醋,将幽冥鬼王“虐待”叶凌月,“逼”其入花海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鬼王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到花海旁,鬼王妃见了一地的血,只觉得天旋地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鬼王妃一动怒,早前一直在旁看热闹的幽冥鬼王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娘子,你别生气。乖孙女儿不会有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冥鬼王连声安抚。

www.daocaorenshuwu.com

“都成花肥了,你还和我说没事。你个杀千刀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上去温婉恬静的鬼王妃一涉及到家人时,就变身成了母夜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也不顾旁边还有人看着,一把就拧住了幽冥鬼王的耳朵。 www.daocaorenshuwu.com

“娘子,你轻点,旁边还有外人在,你给我留点面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幽冥鬼王苦瓜脸着,连声求饶。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哪来的外人?你是说我们儿子是外人,还是小吱哟是外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鬼王妃不依不饶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错了,他们都是内人,那你好歹也留点男子汉的尊严给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冥鬼王连哄带骗,好说歹说,鬼王妃才松了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堂堂幽冥鬼王,连四大神帝都不看在眼里的鬼王,居然是个老婆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吱哟看得目瞪口呆,就连夜北溟也禁不住干咳了几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不管那么多,你先把我乖孙女儿放出来。我已经多少年没见到我家乖孙女儿了,她那时候还只有那么点大。好好的女孩子家家,万一被这些烂七八糟的花藤弄得破了相,我为你是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鬼王妃的性子,本是很大方端庄的,可自从嫁给了幽冥鬼王,被他宠得无法无天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只身就往了十里花海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娘子,你小心脚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冥鬼王见了,大惊失色,他唯恐那些彼岸花伤了鬼王妃,忙要命令那些彼岸花退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就在这时,花丛之中,忽有异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凌月所在的那一个花藤“蚕蛹”,这时候,竟摇晃了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奶奶,我没事,你且退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蚕蛹里,传出了一个悦耳的声音,虽说声音有些疲乏,可除了叶凌月之外,又还有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一声奶奶,让鬼王妃又喜又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夜北溟和小吱哟也是相顾一看,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喜之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幽冥鬼王也是挑了挑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难道说,叶凌月用了四天时间,就能突破这片花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话音才落,“蚕蛹”之中,叶凌月陡然睁开了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脸上,四处都是伤口,血水早已干涸,嘴唇也是苍白一片,可唯独叶凌月的眼眸亮得惊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四天里,她将体内三分之二的太阴之血都排出了体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血液,大部分都被胃口极好的彼岸花给吸收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阴之血太过滋补的缘故,十里花海内,竟有半数的彼岸花藤在吸收了一两滴的太阴之血后,都无法一下子消化吸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们就如饱食一顿后的贪兽,全都懒洋洋趴在了地上,懒得动弹。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等得就是这一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血,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的苍白色的唇瓣动了动,吐出了两个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体内,所剩不多的太阴血,一瞬间沸腾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噗噗噗——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阵阵轻微的细响,在花海里闪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伴随着细响的增多,花海之中,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早前那些吸取了太阴之血的彼岸花藤,一下子炸开了,它们体内的那些太阴之血,全都破体而出。

www.daocaorenshuwu.com

太阴之血不禁破坏了这些彼岸花藤,还将它们体内的那部分死而复生的佛力也一并吸收了。 稻草人书屋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那一个蚕蛹也一下子炸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滴滴的太阴之血,就如骤雨倾盆,洒落在了十里花海的上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下起了红雨,那雨滴正是无数的太阴之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地的残花之中,有一个人影缓缓站了站了起来。

稻草人书屋

“乖孙女儿……” 稻草人书屋

鬼王妃不由瞪圆了眼,难以置信,看着那个沐浴在血雨中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