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7章 天兽之谜(求月票)

诅咒之原,异域早就被人遗忘的一片角落里,蓝色的冰火太阳终日不坠。

距离叶凌月进入诅咒之原已经有五天时间。

叶凌月浑然不知,因为她的失踪,父亲夜北溟独自前往了异域。

夜北溟这一去,却是父女相隔,父女俩再度相遇时,已经是物是人非,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

两天前,叶凌月靠着击杀鬼鳗获得了冬弥家的信任,她也正式加入了冬弥家。

叶凌月得知了天兽是离开诅咒之原的不二法子,又知道天兽对烛照的复原大有好处,就开始积极配合冬弥家寻找天兽的下落。

由于诅咒之原的环境太过恶劣,哪怕是拥有天工帐篷,冬弥君悟带领的这只队伍每天也只能花费一半的时间搜寻天兽的下落。

余下的半天时间里,他们只能在天工帐篷里休整,顺便炼制一些在诅咒之原上猎杀到的妖兽的血肉。

诅咒之原除了有毒的植物和一些诅咒兽之外,寸草不生,连淡水都是要靠化雪来补给。

叶凌月的鸿蒙天也一直处于冰封的状态。

好在叶凌月的混沌灰火,用来炼制诅咒兽的血肉效果极佳,几乎成了冬弥家的主要补给来源。

也亏了叶凌月特殊的炼制之法,冬弥家的药物和食物一直很充足。

就连早前对叶凌月恶言相向的冬弥琴香,这几日对着叶凌月也是低声下气的。

但这并没有让叶凌月的心情有所好转,一来她心记生在神界的亲人朋友们,二来却是因为小乌丫的情况。

小乌丫经过了小生死轮回盘的复活后,遇到了不死冥凰的袭击,肉身恢复比正常复活要弱很多,更是一遭回到了雏鸟的状态。

它到了诅咒之原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后,因属相相冲的缘故,身体非但没有恢复,反倒是日益虚弱。

无奈之下,叶凌月只能一直将其揣在了怀里。

天兽一直没有消息,这一日,叶凌月和冬弥君悟、冬弥琴香三人一组,冬弥律带着另外两人分成东西两只小队,留下了一人看守帐篷,分头寻找天兽的消息。

叶凌月担忧小乌丫的状况,就将其留在了天工帐篷里。

找了约莫两个时辰,一路上又遇到了几头诅咒兽,三人联手将其猎杀后,眼看天色渐暗,冬弥君悟意识到今日找天兽又没希望了,只能是提议,先返回营地。

“都接连五天了,天兽一点消息都没有,诅咒之原到底有没有天兽?”

冬弥琴香不耐道。

“冰火太阳出现的周期为三个月,天兽如今可能蛰伏在诅咒之原的某个地方。它毕竟是堕落之兽,被打入三十三地时,必定受过很重的伤,它很是狡猾,必定不会轻举妄动。没准它此时正蛰伏在我们四周,打量着我们。”

冬弥君悟身为长兄,心性比起冬弥琴香,要刚毅隐忍得多。

被冬弥君悟这么一说,冬弥琴香不禁打了个哆嗦,小心警惕看着四周。

四周只是一片白茫茫,什么都没有。

她吁了一口气,嗔怪道。

“君悟哥,你能不能不要乱吓人。天兽如果在我们身旁,我们能不知道?”

冬弥琴香认定了冬弥君悟在吓唬人。

天兽那么厉害的存在,气势一定很惊人,怎么会出现了不被人发现。

“话可不能这么说,天兽从天而降,它到底是怎么样的圣兽,无人可知。尤其是一些厉害的圣兽,据说修炼到了巅峰时,反倒是返璞归真。它可能伪装成一块石头,压根没什么气息。”

冬弥君悟也没见过真正天兽。

只是他在来到诅咒之原前,曾经翻阅了大量的读物。

历史上,有关于天兽的记载,那天兽能幻化为了三十六种不同的形态,近万名异魔都死在了它的口下。

这一次的天兽,实力和天赋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

“我觉得,天兽未必有那么厉害,没准它看到我们这么多人,早已吓得躲起来了。否则这么多天了,包括尉迟家在内,怎么都没有找到它。藏头露尾的,分明就会一头缩头乌龟。”

冬弥琴香翻了个白眼。

这样下去,三个月她都必须被困在诅咒之原。

冬弥君悟看看一旁的冬弥琴香,再看看不远处面色凝重的叶凌月,叹了一声。

“琴香,你能不能跟凌月学一学。她年纪比你还小,可办事比你沉稳多了。”

这一路上走来,叶凌月虽然话不多,可反应力极其惊人。

好几次都是叶凌月先发制人,冬弥君悟的修为虽然比叶凌月高,可也是自愧不如。

对于叶凌月,冬弥君悟有怀疑,可也很是敬佩。

“她哪里比我强了,不过就是会剥皮炼药。方才的云雪狂豹还不是我杀了。”

冬弥琴香没好气道,扫了眼叶凌月。

她一问,才知道,叶凌月比她还小半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