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1章 重逢

只听得“叮叮咚咚”数声,就如金戈相击,整个乾鼎被四个修罗剑阵震得嗡嗡作响。

剑气溃散开,那口乾鼎却是巍然屹立,纹丝不动。

剑气没有找到宿主,在乾鼎旁不断游离打转着。

“我就不信,你能在那口破鼎里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天兽镜音看着乾鼎,冷笑道。

她话音才落,就见了乾鼎之下,嗖嗖蹿出了几道火苗来。

火苗中,似有红莲朵朵,绽放开。

“佛火?!”

见了红莲朵朵,镜音脸色激变。

她乃是佛门坐骑,自是认得佛门的佛火。

那叶凌月不仅仅拥有佛陀之心,竟连佛火都能操控。

镜音一见佛火,就知事情有些不妙。

果不其然,那佛火炎炎,无数的剑气在其身旁,瞬间溃散开。

四个修罗剑阵同时消失了,在剑阵消失的一刹那,只听得四声镜子破裂的响声。

镜术法门的八面镜子,俨然只剩了一面。

镜子之中的,自然也就是真正的天兽镜音了。

叶凌月摊开了手掌,乾鼎自发落在了她的掌心中。

脚下的佛火,却没有消失。

叶凌月踏火而来,步步生莲,整个人显得除尘脱俗,就如圣佛临世,镜音见了叶凌月的模样,脑中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主人。

“怎么可能,我怎能将其和我的主人混为一谈。虽说我不甘愿为畜牲,可我的主人,却是佛中大能,我怎能将其和这样一个下等的蝼蚁相提并论。”

这个念头,在了镜音的脑中一闪而过。

下一刻,镜音冷笑道。

“你倒是比我想象得要厉害得多,居然还拥有佛火。可惜了。成也佛火,败也佛火,我今日就要用佛火让你魂飞魄散。”

镜音说罢,镜身一亮,镜中一道光芒闪耀。

一片火光,比叶凌月的红莲业火还要迅猛几分的“镜业火”如火山爆发一般,直冲向了叶凌月。

红莲业火,足以销金熔骨,甚至连人都魂魄都能吞噬。

可叶凌月见了那来势汹汹的佛火,却是早有准备。

“镜音,这可是你咎由自取。”

叶凌月指间多了一抹明黄色,却见其把一张符箓祭了出来。

那符箓看似很不起眼,完全不足以抵挡红莲业火。

可就在红莲业火遇上了那符箓时,如狼似虎的火焰,发生了诡异的一幕,佛火轰的一声,反弹了回来,不偏不倚,撞在了最后一面镜子上。

镜中的最后一个冬弥琴香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

镜子上,生出了一条条裂缝,有大量的鲜血,从镜子里流出。

镜音用了镜术法门模拟产生的“镜业火”竟是一下子反击在了天兽镜音的本体上。

当最后一面镜子也炸开时,整个镜术禁制也随之被打破了。

“不,不可能!你怎能破除我的镜术法门。连不死冥凰都不曾打破我的禁制。”

镜子炸开时候,冬弥琴香的尸体早已支离破碎。

从那尸体里飘出了一缕魂魄。

那魂魄,看上去似鹿似马又有些像是麒麟,和叶凌月早前在人身上看到的兽首魔纹很是相似。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承认,镜术法门的确很厉害,几乎是无懈可击。我险些也被你打败了,但是好在,我身上还有一张斗转星移符。”

叶凌月说着,手中的那张斗转星移符化为了灰烬。

斗转星移符也是十大天符之一。

它不是最厉害的符箓,但它用在恰当的地方时,它无疑是最强的。

镜术法门能反弹模拟一切的攻击,可当其遇到了斗转乾坤符之后,那就好比遇上了一面镜子。

叶凌月早前用了各种法子,纷纷击破机六面镜子。

她始终没有暴露斗转星移符,只因她知道,她必须留下这最后一张符箓,用来保命。

果然,镜音上当了。

“我输了……我没输,把你的肉身给我!那肉身是我的!”

镜音没了肉身,就如一缕孤魂野鬼。

她怒视着叶凌月,就如一头张牙舞爪的恶鬼,以惊闪之势,朝着叶凌月飞扑而去。

叶凌月没有想到,镜音在了这个时候,还会垂死挣扎。

那一缕魂魄,猛地钻入了叶凌月的眉心。

叶凌月只觉得眉心一阵冰冷,一股寒气,从头顶直蹿到了脚心

眉心处,浮现了出了一个兽首墨纹。

“桀桀,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其他手段。”

镜音的魂魄在叶凌月的体内,疯狂地和叶凌月的魂魄角逐着。

叶凌月不得不提起体内的佛力,和镜音僵持。

可镜音的实力本就在叶凌月之上,她如今又是拼死一搏,爆发出了极其惊人的攻击力。

“不好,再这样下去,我的魂魄很可能会被吞噬。”

叶凌月心感不妙。

方才她动用了多张符箓和剑阵,才破去了镜术禁制,如今她体内的佛力实在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