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6章 比拼

那声音来得突然,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为之一愣。

“难道是天罚皇都内发生了什么?”

血迟说道。

说时迟,那是快,几人一起掠出了营地。

“启禀大人,天罚皇都方向似乎有变故。”

负责盯梢的几名探子回禀道。

“我过去看看。”

叶凌月说罢,就要上前。

“洗妇儿,我去。”

帝莘拦住了叶凌月。

他这一声洗妇儿,让奚九夜以及帝锦瑟都不由侧目。

“我们大伙儿一起去。只要不靠近天罚皇都五百尺的范围内,就不会有事。”

说话的是早前一直没有说话的那名异魔首领,也就是天魔廷第一任太宰的后人皇甫臣。

叶凌月也是从血迟口中,才得知此人的身份。

皇甫臣看上去其貌不扬,是个年约三旬开外的清瘦男子。

叶凌月留意过,此人和其他异魔相比,修为只能算是一般,但是有一双异常睿智的眸,看上去,是个心思缜密,极擅思考的人。

他也是迄今为止,唯一没有加入血迟和异魔盟的异魔势力。

在天魔廷和帝魔家族都极力争取他时,皇甫臣一直没有表态。

这是叶凌月第一次听到他开口。

几人一起,朝着天罚皇都方向掠去,天罚皇都已经近在眼前。

这是叶凌月第一次真真意义上近距离查看天罚皇都。

昔日雄伟的皇都,已经化为了一个偌大的深渊。

深渊里,煞气冲天,迷乱了人眼。

在深渊的外层,有一条条金色的锁链,那锁链,正是天罚大帝为了制止煞巫太子和邪神的力量外扩,设置下的天命锁链。

天命锁链,一共有九根,而此时,锁链已经崩断了大半,只剩三根锁链在煞气之中晃动着。

早前众人在营帐里感受到的那股力量波动,正是来自其中一根锁链被崩断后,引发的动静。

“这几日,已经接连发生类似的波动。看样子,邪神即将突破天罚大帝的封锁,冲出天罚皇都。”

皇甫臣沉吟道。

身为天魔廷前太宰的后裔,皇甫臣选择的扎营地点,很是微妙,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天罚皇都里的一举一动。

“一旦邪神冲破了禁制,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叶凌月说道。

“所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想法子打败邪神。”

奚九夜说道。

“说的容易,你倒是打败邪神试试。”

血迟睨了眼奚九夜。

三十三天来的邪神,岂是那么容易打败的。

除非是具备了真神之力,否则谁也没有把握打败邪神。

“只有先压制邪神,眼下来看,天罚大帝是唯一有能力,对抗邪神的人。”

帝莘沉声说道。

“可天罚大帝的力量在不断削弱,看情况,他撑不过三天,他设下的禁制将会被全部打破。”

帝释伽留意着横隔在了深渊上方的那几条天命锁链。

“不如,我们来比一比,看谁能压制邪神的力量?皇甫少族长,你怎么看?”

叶凌月忽的话锋一转,看向了皇甫臣。

后者忽然被叶凌月点名,也有些意外。

“叶帅何出此言?”

皇甫臣也知自己如今在异域的地位,帝魔家族和天魔廷都在争取他的加入。

他虽是前太宰的后裔,但是自先祖陨落之后,他们一族就淡出了天魔廷,如今和天魔廷可谓是没有多大的联系。

帝魔家族这几年的势头正猛,在封天令出世,整个异域都被卷入九十九地争夺封天令的混战中,皇甫臣作为异域的一份子,自然也脱不了关系。

帝魔家族如今的势头正猛,它和天魔廷都是皇甫臣的考虑范围之内。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的态度异常慎重。

“皇甫少族长不是一直在观望,谁才是良主。我们两方,一方代表了天魔廷,一方代表了帝魔家族。皇甫少族长一定在为难,到底选谁,才能成功脱困。不如我们双方就凭借这一次比拼,看看谁能压制邪神。胜的一方,可以赢得皇甫少族长的支持。”

叶凌月笑了笑。

她的提议,让帝释伽和血迟都有些意外。

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听出了,叶凌月这话,表面上,是寻求皇甫臣现在的支持。

可是实则上,却是意味着皇甫臣以后的从属问题。

“不知帝少族长意下如何?”

叶凌月再看了眼帝释伽。

“既然叶帅都不怕,我方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

皇甫臣想了片刻,就点头答应了。

双方阵营各自返回了营地,开始部署如何压制邪神。

“三哥,我们何必和那女人一般见识。那女人很是狡猾,一定是打算用什么阴谋对付我们。”

一回到营地,帝锦瑟就嘀咕道。

“锦瑟,你这是对三哥没信心?就算是阴谋,我们也必须应付着。皇甫臣对我们而言,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