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8章 她一人的守护神

面对秦小川的质问,无涯掌教却是面色如常。

他那双暗灰色的眼力,古井无波,看向秦小川的眼神也很是平和。

“无论你是异魔还是人,你都是我的四弟子,秦小川。”

对于无涯掌教而言,秦小川始终是他从古战场上,抱回来的那名弃婴。

他甚至还记得,当初第一次抱起秦小川时,那满身是血的婴孩,不哭也不闹。

他扯着自己的胡须,咯咯笑了出来。

那时,无涯掌教动了恻隐之心,不顾座下弟子的反对,将身份不明的秦小川带回了孤月海。

“笑话,老头,你要我说多少次。我是异魔,是天魔廷的殿主之一。用你们人族的话说,我是异魔派到人界的奸细,我的到来,只是为了寻找封天令和打开天魔井。”

秦小川实在是不明白,这些人为何到了如今,还觉得,他是当初的秦小川。

“那又如何,那些都是身外物。”

无涯掌教依旧一脸的淡然。

天魔井也好,封天令也罢,都不是身在人界的无涯掌教所知晓的。

“好,好一个身外之物。那若是我说,那些身外之物,事关你的得意门生帝莘和叶凌月的性命,你还会这么淡然?”

秦小川冷笑道。

无涯掌教的面色一变,可旋即他又沉吟了一声。

“各人自有命数,若是命中注定,他们俩有此劫数,老夫也无能为力。”

帝莘和叶凌月都是孤月海迄今为止,培养出来的最出色的弟子,无涯掌教一直视他们为骄傲,他相信,两人定然能熬过去。

“老头倒是嘴硬的很。我今日见你,不是听你废话的,我再问你一次,紫堂宿到底是什么来历?”

秦小川冷哼了一声。

他虽然已经毁去了紫叶菩提,可紫堂宿早已不知所踪。

若是说,重新打开天魔井,秦小川最避讳的不是其他人,而是行踪不明紫堂宿。

紫堂宿一直以来,都是孤月海中很特殊的存在。

他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孤月海的人,可在孤月海中的身份地位,却犹在无涯掌教之上。

紫叶菩提虽已经损毁,可太阴神印还没有彻底破坏,可见紫堂宿当初绘制神印时,实力之高深。

“紫堂尊上的身份尊贵无比,老夫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你还是死心吧,老夫的答案永远不会变。”

从无涯掌教被监禁以来,已经被逼问过多次,他每次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老头,你就继续嘴硬好了。我姑且告诉你一句,你口中的那位紫堂宿尊上,已经放弃了天魔井,顾自离开了。人界已经陷入大乱,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缘故。”

秦小川丢下了这句话后,就冷哼一身声离开了。

紫堂尊上离开了?

无涯掌教的面色瞬息万变。

这怎么可能,前一任掌教明明说过,紫堂尊上乃是人界的守护神。

他怎么会放弃人界,顾自离开?

尽管什么都没有告诉秦小川,可无涯掌教知道紫堂宿的身份。

多年之前,当无涯掌教还不是孤月海的掌教。

他的师尊,也就是上一任孤月海的掌教,带着当时还是少年的无涯掌教,到了独孤天。

那是无涯掌教第一次看到那位传说中的孤月海的守护神,紫堂宿。

紫堂宿居住的独孤天,一直是孤月海的禁地。

那一次,前任掌教告诉无涯掌教,紫堂宿并非是孤月海的守护神,他乃是人界的守护神。

无涯掌教对于紫堂宿的认知,也就一直停留在那时候。

作为一名守护神,紫堂宿无疑是极其孤僻的。

他几乎不和孤月海里的人打交道,就算是身为掌教的无涯子,在近百年的时间里,也就见过他十次。

且每次,紫堂尊上和无涯掌教说的话,都不会超过十个字,

时间一久,无涯掌教也就释怀了。

神嘛,总归是有神的脾气的。

紫堂宿在一天,人界就平安无事,孤月海作为人界的第一大门派,一直是屹立不倒。

人界的守护神,这个认知,伴随了无涯子近一百年。

可如今,紫堂宿离开了,人界也陷入了大乱。

难道说……无涯掌教想到了一个可能。

难道说是她遇到了什么事?

必定是如此,只有她,才会让紫堂尊上行为如此反常。

紫堂宿的冷僻,一直持续了百年。

无涯掌教从未见过他对人有什么不同,就连对养在身旁的大雕也是如此。

直到,她的出现。

当叶凌月第一次进入独孤天,一切都不同了。

紫堂宿在门派大比上,收叶凌月为徒。

他对叶凌月显然是不同的。

当叶凌月离开了孤月海时,出乎意料之外,紫堂宿找到了无涯掌教,他提出了,他要离开了孤月海。

这也是紫堂宿到独孤天后,第二次主动找无涯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