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8章 最后一份大礼

帝莘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他对天罚大帝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毕竟天罚大帝如今已经是颓废之势,随时都可能消亡。

这种情况下,他自身都难保,居然还说要帮助他,这老家伙,摆明是在说大话。

倒是叶凌月,对天罚大帝的话,很是在意。

她与天罚大帝相交过。

这位古今第一大帝,当年唯一的错,就是认错了煞巫太子。

他所做的一切,比起四大神帝来,也是毫不逊色。

在叶凌月看来,对方还是颇为慈祥。

“你的这位伴侣,乃是真龙之命。体内天生有帝王之气。他身上有六条帝魔血脉。朕没有说错吧?”

天罚大帝对于帝莘的那份不以为然,也是感受到了。

他只是没脾气的一笑。

同样身为真龙之命,天罚大帝也有过年轻气盛的时候,当年,他的脾气比起帝莘来,只大不小。

况且,帝莘真龙之气,比他还要强很多,距离天龙,不过是一步之遥。

“大帝,你说的真龙之气,可是龙族的意思?帝莘早年,曾经吸收过一部分的龙气。”

叶凌月想到了当初凤莘和巫重还未化身为帝莘时,曾经为了她,前去屠龙。

难道帝莘的那一部分龙之气,就是那时候吸收进去的?

“非也。地上的龙族,哪怕是神兽青龙,也只是普通的龙族,既所谓的凡龙。朕所说的真龙之气,乃是人龙身上的真龙之气,又为九五之气。九五归一,飞升为天龙,龙可浮游苍穹,不老不死。再之上,再有蟠龙,可吞天吐日……也罢,这些事,如今说来也是为时尚早。”

天罚大帝本欲再继续说下去。

可是这时,地下又是一阵震动。

这股震动,拥有真龙之气的帝莘和天罚大帝都已经感受到了。

“来不及了。朕长话短说。你叫做帝莘是吧,你立刻前往此地。也就是昔日,朕的寝宫所在,从那里遁地而入,寻找龙脉,将龙脉化为己有。”

天罚大帝说道。

“吸收龙脉?”

叶凌月和帝莘同时一怔。

两人倒是没想到,天罚大帝居然是做如此打算。

天罚的龙脉被伤,他不制止,反倒是让帝莘去吸收龙脉,这么一来,岂不是加速了天罚皇朝的覆灭?

“你别不是想不开了吧?再说了,我能吸收龙脉?龙脉在风水之中,乃是气运,无形无色,很难捕捉,乃是世间最虚无缥缈之物。”

虽然对天罚大帝的话还不是很相信,可帝莘对天罚大帝的态度已经好了不少。

毕竟,不是任何一个帝皇,都有气度让人破坏自己的龙脉的。

“你懂得风水?那更好,旁人当人无法捕捉龙脉,但是你不同。龙脉说白了,也是真龙之气的一种,当初朕发现了天罚戈壁里的龙脉,就蛰居在此处,以真龙之气,滋养自身之气。如今龙脉被毁,只会溃散于天地之间。但若是你捕捉到了龙脉,将其移入体内,那龙脉,可游遍全身,助你冲破你的第七根帝魔血脉。”

天罚大帝沉声说道。

叶凌月和帝莘一听,都是大惊失色。

想不到,龙脉还有这等作用。

帝莘乃是帝魔家族出身,对于帝魔而言,帝魔血脉越多,意味着帝魔之力也就越强。

和其他出身在帝魔家族的帝魔们不同,帝莘自幼流离失所,所以没有像其他帝魔那样,有家族帮其冲帝魔血脉。

他的六条帝魔血脉,先天就有四条,还有两条,是其在天罚戈壁里,利用天地异象,自己冲破的。

可到了第七条帝魔血脉时,时间耗费的比以前久了不少。

帝莘也暂时没有找到,可以冲破帝魔血脉的有效方法,他早前也一直为此事发愁,想不到,天罚大帝却为其指了一条明路。

“不过,这也是朕的设想罢了,至于能不能成功,全靠你个人的造化。毕竟龙脉这玩意,在被人破坏后,想来已经震怒异常,更加难以驯化。”

天罚大帝坦言道。

自古以来,还从未有人主动吸收龙脉,若非是这次机缘巧合,天罚大帝见帝莘的实力又异乎寻常,才会如此提议。

叶凌月略有些担心地瞅瞅帝莘。

帝莘却是凝视着叶凌月,龙脉被破,太阴神印被毁,已经成了既定现实。

姑且不论邪神,光是抢夺封天令,保住叶凌月身上玄阴之血的秘密,就需要他拥有绝对强的实力。

这时候,若是能冲破第七条帝魔血脉,必定大有帮助,

帝莘微微一点头,算是同意了。

帝莘身上,已经成功苏醒了六条帝魔血脉。

确切地说,第七条帝魔血脉也在复苏,应该不日就能突破。

“朕也是真龙之命,真龙腾飞于天,乃是天龙,只可惜,朕还未腾飞就已陨落。不过,老天能让朕在陨落之前,遇到一位真龙继承人,也是实属难得,想来一切都是天命。朕就助你一臂之力,助你腾飞于天,化身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