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0章 邪神法门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帝锦瑟完全来不及抵抗。

只听得她惨呼连连,好好的一张脸,已经被撕去了大半。

那邪神身上,煞气很重,这一口咬下去,帝锦瑟的伤口上,皮肉溃烂,血水又腥又臭。

她又痛又惊,吓得瘫坐在地,不敢动弹。

“呸,上当了。”

邪神一口撕下了帝锦瑟的半边脸,尝了尝血,连呸了数声。

什么玄阴之血,这女人别说玄阴天女,连玄阴之血都不是。

她的血,浑浊的很,还比不上一般人。

这种血,连献祭邪神都看不上眼。

“邪神大人,小的早就说过了,那纸就是个陷阱。是这些狡猾的魔族和神族设下的圈套,等我们去踩。”

煞巫太子趁机说道。

“骗局?岂有此理,那些可恶的蝼蚁。”

邪神气得哇哇大叫。

他竟为了一个冒牌货,浪费了整整一晚的时间。

“邪神大人还请息怒,我们还是快快行献祭之法,唤醒封天令再说。”

煞巫太子催促着。

要不是邪神大人一意孤行,要找到什么玄阴天女,他们也不至于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愚弄了本座,还想就此罢休,待本座吃了那女人,再想方设法,收拾了那些蝼蚁。”

邪神大怒,他两眼发绿,逼近帝锦瑟。

“你……求你放过我。我……我也是被陷害的。我……我知道是谁陷害我了。是……是叶凌月,她很可能才是真正的玄阴天女。”

帝锦瑟吓得不轻,她眼看邪神要杀他,被吓得浑身动弹不得。

电石火光之间,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早前帝释伽传召冬弥君悟前去时,她刚好经过三哥的营帐,他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三哥和冬弥君悟在说什么“叶凌月”“玄阴”,当时她也没细听。

如今想来,叶凌月很可能才是真正的玄阴天女,三哥派冬弥君悟出去,必定是让其对付叶凌月。

叶凌月那女人狡猾的很,一定是她和冬弥君悟勾结,来了个偷龙转凤。

“蝼蚁,你以为本座还会相信你的话?”

邪神冷笑着,扑了上去。

邪神扑杀而上时,一道冷芒划过,邪神眉心一凌,身形往后一撤,避开了那一道攻击。

就在邪神避让的一瞬,帝锦瑟被人救了下来。

“奚九夜,是你!你快救救我,邪神,邪神要杀我。”

帝锦瑟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被百鬼吞噬的丑陋无比的脸。

可是此时的帝锦瑟,也比奚九夜好不了多少。

她的半边脸,被邪神的邪煞之气污染,已经变成了惨绿色,留着让人作呕的脓绿色的血。

“是你小子,你居然还活着。”

邪神和煞巫太子被逼退了数步,再冷眼一扫,就见了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些魔煞兵。

奚九夜一路寻找帝锦瑟的踪迹,才一靠近,就感到了一股强大邪煞之气。

加之早前天罚戈壁的异动,奚九夜当即心领神会,必定是邪神突破了太阴神印。

只是按照计划,邪神突破了太阴神印后,必定会去找叶凌月,怎么会……

看到了帝锦瑟凄惨的模样,奚九夜当即明白了过来。

叶凌月,果然没让他失望啊,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

对于叶凌月才是玄阴天女的事,奚九夜也没有说破。

他一手拉着帝锦瑟,帝锦瑟瞬时就靠在了他的怀里,奚九夜本能地皱了皱眉。

帝锦瑟早前恨不得毒死奚九夜,可笑的是,奚九夜这会儿却成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那张丑陋的脸,也显得不那么丑陋了。

她死死抱住奚九夜。

“你都还没死,我怎么会死。”

奚九夜淡淡说道。

“小子,你太狂妄了。上一次,是那个叫做帝莘的小子出手,你才免于一死,看样子,你的伤疤都还没好,你就忘了疼了。今日,就让你成为我的第一个献祭亡魂。”

邪神桀桀怪笑着。

在他看来,当初奚九夜和帝莘两个人加在一起,都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今日只有奚九夜一个人。

邪神冷笑道,却见其一声厉啸。

那些煞魔兵前赴后继,扑了过来。

“奚九夜,我们该怎么办?你快带我走,只要你能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我愿意嫁给你,乖乖当你的妻子。”

帝锦瑟吓得魂飞魄散,死死抓住奚九夜不放。

奚九夜没有理会帝锦瑟。

面对数百倍于己方的煞魔兵,奚九夜脸色如常。

只听得东面,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从天罚戈壁的边缘方向,有千军万马,正在朝着各个方向用来。

天罚龙脉被迫,天罚禁制随之消失,在天罚戈壁南北两侧的天战营的神兵和十几座魔兵寨里的魔兵们,闻风而动,在天明前后,就一起杀入了天罚戈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