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6章 父与子

送走了叶凌月之后,血迟返回了营地。

营帐内,夜北溟依旧是负手而立,仿佛泥塑一般。

“人已经走了,你还真是残忍,也不去送送。你到底与她说了什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神哭。”

血迟没好气道。

叶凌月那般坚强的人,在面对邪神时,她未曾落泪。

在孤身一人奋战时,她也不曾退却。

唯独在面对至亲之人时,她才会受伤。

“残忍,血迟,你可见过真正的残忍?”

夜北溟轻哼了一声。

变得残忍,只因他要保护妻女。

一个,是他此生牵手,永不放弃的伴侣。

另一个,是他一心呵护的爱女,他愿意为其流尽最后一滴血。

血迟没有作答。

他怎会没有见过真正的残忍。

他幼年不幸,亲眼目睹,至亲之人,被人屠戮,家破人亡。

他流离失所多年,加入了天魔廷,一心学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报仇。

可是时至今日,他依旧无法报仇,他甚至连三十三天,都无法前往。

“你以为,死和冷漠就是最残忍的事?这世上,最残忍的是生离。是明明知道,你的至亲至爱之人将会遭遇非人的待遇,生不如死,你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全都是因为所谓的天命。”

夜北溟厉声说道,他的话语里,满是不甘和怨恨。

那一刻的夜北溟,让血迟都不不寒而栗。

他面目扭曲,从不显山露水的脸上,只有恨。

“夜殿,你到底是……难道说,女神她会发生什么事?”

血迟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罢了,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你先行退下,我想静一静。”

夜北溟疲惫地闭上了眼。

血迟一脸的纳闷,退了出来。

血迟对于叶凌月的关心,夜北溟很是清楚。

只是夜北溟不想世上,再多一个夜凌日。

阿日已经牺牲了,他不想再因为所谓的天命,再搭上更多人的性命。

夜北溟闭着眼,脑海中,回荡着叶凌月离开前,发红的眼眶。

叶凌月的脸渐渐模糊,在夜北溟的脑海中,又出现了另外一张脸。

那是一张,和叶凌月有几分神似的脸。

只是那张脸上,没有女性的柔美,更多的是男子的阳刚。

“阿日,若是你知道这世上有种魔功,可以保护你的阿姐,救回你的娘亲,但它需舍弃七情六欲,甚至六亲不认,你可会学?”

那一日,当浑身是伤的儿子阿日被带到了他的面前时,父子两良久没有一句话。

夜凌日没有质问,夜北溟为何会加入异魔。

他也没有询问,为何夜北溟会如此绝情。

夜北溟望着夜凌日,第一句话,却是如此。

夜凌日抬起了头,英俊的脸上,没有半丝吃惊。

“爹爹,你成为异魔,是因为阿姐还是娘亲?”

哪怕是亲眼见到了夜北溟,置身在魔兵寨内,夜凌日不相信,自己的爹爹会真的背叛了神族。

“你……相信我?”

夜北溟望着早已独当一面的夜凌日。

对于夜凌日和夜凌光兄弟俩,夜北溟从不曾向女儿叶凌月那么亲近过。

夜北溟是个好父亲,同时他又自认不是个好父亲。

他一直认为,女儿要富养,至于小子,那就得穷养,往苦里养。

夜凌光和夜凌日两人,一个爱捣蛋,一个不擅言谈。

尤其是夜凌日,由于不喜欢解释的缘故,小时候经常是夜凌光闯了祸,夜凌日顶包。

甚至于有时候,夜凌日挨揍的次数比夜凌光还多,夜北溟曾经一度以为,夜凌日是讨厌他这个爹爹的。

夜凌日加入军营之后,也鲜少和夜北溟联系,更多的时候,他是和云笙、阿光联系。

父子俩,算不上亲近。

可今日,夜北溟才意识到,阿光真的事自己的儿子。

只是一句话,他就明白了自己的全部意思。

“爹爹,若是为了阿姐,为了娘亲与你们,别说是魔功,就算是拼上性命,我也是愿意的。”

夜凌日的眼神一变。

夜凌日虽不擅言谈,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真的迟钝。

相反,由于常年在军营,面对各种突发情况,夜凌日的观察力很是惊人,甚至于比起夜凌光还要出众很多。

在夜家遭遇了变故,娘亲离开之后,夜凌日就发现,一切都变了。

夜家,早已不是当初的夜家。

尤其是爹爹,这一次见面。

爹爹变得更加的沉默寡言,可他的实力,也进步了很多。

短时间内,能让爹爹的实力如此精进的,绝非是普通的修炼方式。

很可能,爹爹就是修炼那种魔功。

对于异魔,夜凌日天生没什么好感,但是不得不承认,异魔在修炼方面,比神族要走在更前头。

可以说,异魔是九十九地中,最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