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2章 刺 杀

帝莘一步跨进了营帐。

一双眼,望了过来,帝释伽阴沉着脸,就如一头等待扑食的鹰隼,定定望着帝莘。

“好,很好。”

帝释伽本有一堆的话,要逼问帝莘。

可话到了嘴边,却全都变成了一句话。

“少族长此话何意?在下本是想客客气气地来和少族长商议合作的事宜,是少族长你先行挑衅。任何男人,只要听说了要以自己的伴侣为人质,只怕都会和帝某一样的反应。”

帝莘冷笑道。

帝莘本就心思细密,帝释伽那么与他说,他又怎会不知道帝释伽的用意。

后者分明就是想借机激怒帝莘,帝莘要么一怒之下,大闹魔兵寨,这样一来,刚好给了帝释伽口实,拒绝和神族合作,帝莘没能完成任务,回到天战营,必定受责罚。

但若是帝莘一怒之下,离开魔兵寨,回去依旧是免不得受责罚。

所以帝莘采取了让帝释伽和皇甫臣多始料未及的第三种法子。

他爆发了,却采用了让帝释伽都心悸不已的爆发的方式。

帝莘相信,自己的这一做法,一定已经惊动了帝魔家族的人。

不仅仅是帝释伽,包括其他直系的帝魔家族的人,必定也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以及知道了自己的娘亲很可能还在帝魔家族后,帝莘就决定,直面自己的身世。

他要让帝魔家族知道,当初那个被他们扼杀的婴孩,还活着。

他终将归来,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大胆,帝莘,别以为你身上有帝魔命脉,就可以与我这般说话。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来历,与我帝魔家族又有什么关系。但你身上既然有帝魔命脉,就是我帝魔家族中人。一日为帝魔,终生为帝魔,你见了我,还是必须尊尊敬敬,称呼哦一声少族长。”

帝释伽震怒道。

让那个帝莘有些意外的是,从帝释伽的神情看,帝释伽也不知道,帝莘的真正身份。

至少,他对于帝莘这个所谓的八命帝魔的存在,还是完全不知情的。

“帝释伽,少在那里摆少族长的架子。我今天来,是以神族的身份,与你商讨对付邪神的事。至于我与帝魔家族的恩怨,我以后自会亲自去帝魔家族算清楚。”

帝莘全然没将帝释伽看在眼里。

“帝莘,你小子太过狂妄,回去告诉你们的神帝,我无意与神族合作。”

帝释伽气得额头青筋直跳。

帝莘一听,眸色变了变。

他正欲发作,就在这时,一阵钟鸣声,在天罚戈壁上敲响。

听到了那阵钟鸣声时,帝莘和帝释伽都微微一怔。

紧接着,帝莘的脸色一变。

那钟声,听着很不寻常。

是天战营的军机钟敲响的,只有在天战营出了极其严重的事,才会敲响这钟声。

帝莘加入天战营那么久,也只是听过了一次罢了。

那一次,正是因帝莘而起。

是帝莘一怒之下,击杀了先锋营的营长和全营神兵之后……

帝莘的心往下一沉,天战营,出事了!

这会儿,洗妇儿只怕已经回到了天战营了。

帝莘的心底,腾起了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看样子,你自顾不暇了。”

帝释伽看看帝莘的脸色,冷笑道。

帝莘没有再多说,却见其身影一逝,人已经消失了。

“来人,去打听打听,神族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帝释伽沉吟了片刻,当即下令,让手下去调查天战营那边的事。

一个时辰前,天战营。

叶凌月与夜北溟和谈之后,父女俩虽然谈得不甚融洽,可好歹是按照火炎神帝的意思,带回了天战元帅,且两方达成了协定。

叶凌月带着天战元帅返回了天战营。

“启禀神帝陛下,臣幸不辱命,把人给带回来了。”

叶凌月拱拱手,果不其然,帝莘和薄情都还未回来。

叶凌月心底有些担心两人,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岂有此理,那夜北溟实在是欺人太甚,宋老弟,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营帐内,火炎神帝等人看到了被送回来的天战元帅,吃惊不已。

不过是短短几天,天战元帅居然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一看就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第一天战元帅一看如此模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恨不得要与夜北溟拼命。

叶凌月看了,心底暗道。

这老家伙倒是会演戏。

叶凌月身在天战营时,就已经知道,平日两大元帅在天战营时,也不见得比有多么的和睦。

明争暗斗少不了,对付异魔时,也是意见不断。

唯独在面对外敌时,前所未有的团结。

这一次,若非是第一天战元帅逃得够快,被俘虏的应该是他才对。

这下子倒好,在了火炎神帝面前,倒是会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