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7章 牛鬼蛇神

紫堂宿目光深邃,只是望着遥远的天罚戈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天罚戈壁上空,那个血色光球越来越大,呈扩散的姿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光球上,还有大量斑驳的阵文,显得触目惊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又有多少生灵,在这一次献祭中丧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他,不能出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啵啵的眼中,天罚戈壁上只有邪神力量的盘踞,可在紫堂宿的眼中,他发现,光球之中,还有一股不弱的道门的气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尽管对方已经极力掩饰,可那股气息,还是很准确地被帝莘捕捉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仅如此,在天罚戈壁的多个方向,还有若隐若现的气息出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的目标,无一例外,都是天罚戈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都在等待,至于在等待什么,那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也是因为这些力量波动的存在,紫堂宿不能进入天罚戈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紫堂宿依旧是一脸的无动于衷,啵啵更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啵啵早前抵达天罚戈壁后,就想进入天罚戈壁,寻找叶凌月等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哪知她的运气不大好,发现天罚戈壁已经被邪神用了吞天噬地法门,封闭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尝试了数次,还是没法子打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在这期间,啵啵还意外发现,天罚戈壁附近的禁制上,还有另外一股气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气息,不似邪神的气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正是这两股力量交杂在一起,让啵啵没法子进入天罚戈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无奈之下,啵啵只得返程去找紫堂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紫堂宿,本以为紫堂宿这下子,总应该出手去救叶凌月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知道,紫堂宿只是淡淡看了戈壁一眼,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神?你能不能不要装哑巴,给句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啵啵差点没崩溃。

daocaorenshuwu.com

她是个喜欢热闹的性子,当初跟着云笙时,就是个小话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后来嫁给了冥日,自家夫君冥日虽然话也不多,可好歹每句话,都会给个点头摇头作为回应,可如今对上了紫堂宿,啵啵真是遇到了对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紫堂宿自从离开了太虚墓境后,一路上,就极少说话,点头摇头更是罕见的很。

daocaorenshuwu.com

啵啵每次说话,他都不会回应,这让啵啵有种,自己和空气说话的错觉。 稻草人书屋

若非是考虑到眼前这位是月儿的师父,而且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存在,一根手指就能将自己给灭了,啵啵早就上前狠揍对方一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啵啵唉声叹气了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有点开始想念自己的冥日夫君了,好歹冥日会理会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时机未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是看啵啵快炸毛了,也或者是看啵啵的沮丧的模样,和自己小徒儿有几分相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紫堂宿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才给了三个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三个字,对于啵啵而言,简直就是强心针。

稻草人书屋

她那粉红色脑袋,猛地一抬。

www.daocaorenshuwu.com

“时机未到。大神,你没开我玩笑吧,你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没看到,我家小月月和夜狐狸都要被炮灰了嘛。那可是邪神的献祭大阵。轰的一声,里面的人都要死光光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啵啵可是听说了,献祭大阵是史上邪恶的玩意。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旦献祭大阵成功,凌月和夜北溟都是要成为阵中亡魂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可惜,回应啵啵的,依旧是一阵沉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紫堂宿紧闭双唇,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啵啵无奈之下,也只能眼巴巴看着天罚戈壁的方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神既然说了,时机未到,那就是时机未到,但愿小月月父女俩能够多坚持一会,啵啵长吁短叹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紫堂宿和啵啵遥遥看着天罚戈壁时,在天罚戈壁的另外一个方向,也有多股势力在盯着天罚戈壁的动静。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样子,时机差不多了,你们说,佛宗和道门的人,谁会先出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话的人,声音听不出男女。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带,空无一人,看不出,说话之人到底在何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准会有人比那两家更加按耐不住。要知道,佛宗和道门都是出了名的能隐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答的人,声音同样虚无缥缈,似就在附近,又似在很远的地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好听点是隐忍,说难听点就是狡诈,一个个以道士和僧侣自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话之人嘲讽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无论如何,我们此行的目的只要确定佛宗的那位是否还活着就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还以为你是来看道门相中的那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说的话,听上去牛头不对马嘴,可话语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过此行倒不算是虚行,不知玄阴族的那几个,看到了里面的玄阴天女会是什么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语中,多了几分促狭的意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玄阴圣女知道了,里面的那一位,怕是只有一个死字了,可惜了,那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女子,若是在我们阁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似乎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的声音归于沉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天罚戈壁内,众人在一片混乱之后,就如无头苍蝇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