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2章 女仙皇

六目相接之下,冰盏琉璃面具静悄悄置放在叶凌月手中。

在了明亮的宫灯之下,愈发显得面具晶莹剔透,美的不可思议。

只是,这玩意看上去很是脆弱,实在看不出是什么秘宝。

叶凌月将她在混沌天珠里遇到的事,娓娓说来。

从发现青铜古棺,再融合真龙之气,驱散神念冥箭,帝莘和冥日都是听得惊心动魄。

那九个时辰里,足以让叶凌月死上几次。

“但这些都不是凶险的,最凶险的是,我差点就被面具里的神念给吞噬了。”

叶凌月回忆起,当她接触到面具时,尝试着用神念洞察面具的来历。

可她没想到,自己的无意之举,险些让自己丧命。

当那股浩然的神念,没顶而来,将叶凌月的神识一瞬间吞没时,叶凌月觉得自己恍若一叶扁舟,迷失在浩瀚的神念海洋里。

她的身子,犹如被卷入了漩涡,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能摆脱神念海洋的淹没。

眼前一黑,她短时间内,陷入了昏迷。

等到叶凌月回过神来时,她看到了自己的身子,坠落云间。

下方,是无尽的云海和呼啸的风。

她试图控制神念,控制下落的身形,可全都是徒劳。

直到她看到了一条绵长的山脉,那条山脉,就如一头凤凰,延绵不下数万里。

叶凌月看到了一只军队,浩浩荡荡进入了山中。

队列中,有僧侣、有道士,也有一名名神情悲悸的男男女女。

他们披麻戴孝,运送着一口棺材,向着山中行去。

叶凌月一眼就看清了那口棺材,正是早前她在混沌天珠里发现的那一口青铜棺。

只是棺体比起叶凌月看到的那一口青铜古棺要庞大的多,可想而知,里面的尸体必定也很是庞大。

而且青铜棺的棺盖上,镶嵌了各种宝石,珠玉,显得富丽堂皇。

与棺材同行的还有一车车的箱子,里面满是各种书籍、圣兵和丹药。

为首的僧侣和道士,面色凝重,口中吟唱着,沿途洒满了符箓。

当棺材被送进了山中后,叶凌月身旁,忽是风云变幻。

千年沧桑,眨眼即过。

山依旧是那座山,可平静的山间,某一日,平静一下子被打破了。

多名来历不明盗贼,闯入了山间,他们破开了墓门,将青铜古棺拖出了陵墓……

“太上昆仑,吾皇圣威浩荡。神凰陨落,历时三百年,定棺于昆仑山内。吾皇长眠于此,然,千年之后,昆仑被破,吾皇灵柩被盗。盗贼分赃不均,炼化吾皇圣体,化为多颗混沌天珠。集天珠者,可得吾皇圣体。”

那股神念,伴随着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在陵墓被破之后,同时出现在叶凌月的脑海中。

叶凌月回过神来时,已经回到了棺材中。

她的手中,还捏着那副琉璃面具。

“冰盏琉璃面具?”

叶凌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面具,面具上,一处棱角不知何时刺破了叶凌月的手。

血光一瞬进入了面具,面具的来历,也同时涌入了叶凌月的脑内。

叶凌月也因而得知,那面具乃是那名不知名的女仙皇的身前物,女仙皇曾经佩戴着它南征北战,三十三天之上,无数强者见了这副面具,就如见到了女仙皇本人,不战而退。

“混沌天珠,其实有一串,我手头的只是其中一颗罢了。至于这副面具,因为常年跟随物主,所以染上了一部分仙气,如今已经成了一件仙宝。”

叶凌月见帝莘和冥日都是一脸的困惑,缓缓说道。

“一串?”

帝莘和冥日更加吃惊。

“山阴圣王应该也是被人给骗了,他的混沌天珠里,只藏了这副面具。至于具体有几颗,我也不清楚,但是这副面具的原主很是厉害,乃是三十三天的一名女仙皇。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承载元神。”

叶凌月说着,眼底闪过了一抹欢喜之色。

仙宝就是仙宝,和神界的神器大不相同。

叶凌月在滴血获得了冰盏琉璃面具的认可后,意外发现,自己的元神,居然可以融入冰盏琉璃面具之内。

叶凌月因为修炼了天蚕变的缘故,加上自身奇遇不断,在旁人还只能炼化出第二元神之时,就拥有了第三元神。

可由于肉身只有一具,她的第二和第三元神,只能是作为神魂离体之用,一直没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可有了冰盏琉璃面具后就不同了。

“只要将我的元神融入冰盏琉璃面具之中,她就会化为人形。我的元神,就可以控制她。”

叶凌月说着,释放出第二元神。

果不其然,当有了的元神进入冰盏琉璃面具之后,面具上,绿光一闪,琉璃面具就化成了人形。

三人面前,出现了一个佩戴着面具的女子。

叶凌月往前一站,帝莘和冥日才发现,两人的身量和胖瘦都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