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5章 隔岸观火

洛青干咳了几声,吞下了符箓。 

可符箓一下肚,他又紧张了起来。 

“糟糕,万一那叶凌月骗了我,这符箓如果有什么问题,那我不就完蛋了。” 

洛青又担忧了起来。 

好在符箓卡在了喉咙里没多久,就融化了。 

一股像是朱砂,又像是墨纸的味道涌入了腹中。 

除此之外,洛青也再无其他感觉。 

虽说没中毒,可洛青也没感觉到,自己口不能言,手不能动,难道说叶凌月的那张傀儡符失效了? 

洛青心下一喜,真要失效了才好呢。 

他摸了摸肚子,一脸自若走了上去。 

洛青走到了被搜查人群的队伍的最末尾,轮到他时,八卦天门的弟子在他身上里里外外,连头上的纶巾都没放过,检查了一遍。 

检查到洛青的笛子时,那名弟子示意他留下弟子。 

“这位小哥,这笛子是我治疗用的工具,可不能留。你放心,我是三生谷的洛青,绝不会有谋害夏帝的心思。” 

洛青涎着脸,解释道。 

“这分明就是灵器,任何灵器都不允许带进宫里。” 

八卦天门的弟子不依不饶道。 

洛青还欲解释,就听一旁正在搜查的另外一名弟子说道。 

“符箓是法器,天门有规定,符箓不能带进去,就算是空白的符纸和符笔也不行。” 

洛青看了过去,就看到了一男一女两人,就在自己身后。 

那男的长得五大老粗,一看就是名武者,生了张倨傲的脸,让人看上去很是不顺眼。 

倒是与他通行的那名少女,年纪不大,皮肤白皙如雪,一双乌溜溜的大眼,透着一股俏皮可爱的钟灵之气。 

这两人,天差地别,站在一起,反倒分外惹眼。 

看上去,那名男武者应该是一名侍卫,至于那少女,不用说应该是小姐了。 

好家伙,这是哪个门派的女弟子,长得如此水灵精致。 

洛青一看,不由赞道。 

就是身为大宗门之一的三生谷,也很少见到这么美貌的女弟子。 

洛青在三生谷这么多年,也就见过一个洪明月罢了。 

洪明月年少时,太过冷傲,反倒不如这名少女看上去俏皮可爱。 

不少在场的民间异士也都闻声看了过去。 

面对天门弟子的阻挠,少女没有多说,倒是她身后那名粗汉男子不屑道。 

“小子,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不带符笔和丹砂,夏帝由谁来救。” 

说话的,正是白驹国的使节。 

至于与他同行的,正是女方士打扮的曾小雨。 

“小雨?” 

就在洛青猜测两人的身份时,他的嘴轻轻一动,吐出了个声音来。 

洛青吓了一跳,手倏的捂住了嘴。 

“女神?” 

洛青浑身僵硬。 

方才的声音和动作,分明不受他的控制,来自叶凌月。 

“什么都别说别做,两个时辰内,我要操控你的身子。” 

叶凌月看到了和白驹国使节同行的曾小雨,心底大喜。 

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曾小雨下意识往人群中看了看。

只可惜,她没有看到半个熟悉的人影。 

她来夏都也已经好些日子了,满心希望能够早点遇到师父她们。 

奈何在夏都等候了那么多天,一直没有得到叶凌月的半点消息。 

曾小雨心急如焚,她本还以为,至少今日在夏宫能够等到师父。 

她甚至不惜暴露了回春箓,就是希望,能够引来师父的注意力。 

“难道是我听错了?师父,小雨在这里,你到底在哪里?”

小雨的目光从洛青的身上移开了,她怎么也不会将洛青这么个猥琐中年男人可自己可敬的师父联系在一起。 

“曾大师,您怎么了?” 

白伟留意到曾小雨的反常。 

曾小雨摇了摇头。 

“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了这边一阵喧闹,常武和宋管事行了过来。 

“启禀副门主、宋管事,这几人不愿意留下自己的灵器和法器。” 

天门的弟子和洛青、白伟等人僵持了片刻,奈何不了两人,只能求助于常武等人。 

“是你们。” 

宋管事认出了洛青和白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