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8章 成长

夏侯颀双眼无神,只是看向了窗外,灰蒙蒙的天。 

自从,他将它召唤出来后,夏宫的天都阴沉了。 

仿佛老天爷都对他失望了,她若是还在,只怕也要失望了。

所以,她再也不会来了。 

也罢,他死了后,兴许还有机会,看她一眼。 

他的身旁并无宫女侍奉,在他持续发病多日后,夏侯颀亲近的宫女太监们,死的死,逃的逃。 

“圣上,你喝点安神汤,你已经几日没有安歇了。” 

进门的是白发苍苍的太后,她看到了夏侯颀的模样,不禁黯然神伤。 

“母后,孩儿已经不是大夏的皇帝了。” 

夏侯颀声音气若游丝。 

“不,圣上,你不能绝望,叶侯她们一定会来救你的。还有叶家,哀家听说,叶家几日前,在天门的拍卖会上大放异彩,叶家的龙吟剑……” 

太后一见夏侯颀的模样,疾步走上前来,握住了夏侯颀的手。 

这孩子,是她看着一步步长大的,从儿时到成为夏帝,他这一路,太苦了。 

自从叶凌月走后,他无悲无喜。 

她这做娘的,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 

若非是因为身为皇子,只怕叶凌月当初也是可以对他多看一眼的。 

在旁人眼中,无比尊贵的夏帝之位,夏侯之位,在叶凌月的眼中,却是镜花水月。 

她最终选择的,不过是一个被废的北青王爷。 

“不过是仗了她的威势罢了。母后,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无论是我还是叶家,都是因为有她,才有了今天。如今她不在了,我和叶家,都会陨落。” 

得知叶家的好消息后,夏侯颀没有露出多余的欢喜之色。 

夏侯颀是个明君,他很清楚,叶凰玉母女才是叶家真正的人才。 

是雄鹰就应该展翅飞于苍穹,是龙就应该腾飞在九天。 

叶凌月和叶凰玉,都不是池中物。 

她们给大夏的已经太多了。 

“颀儿,不会的,叶将军一定会来救我们的。天门的人,一定会被赶跑。” 

太后握着夏侯颀的手,不敢放手。 

眼前的夏侯颀让她有种,一旦放手了,可能就会消失在眼前的错觉。 

“娘,就算是天门走了,夏宫的命运也改变不了了。是孩儿的错,放出了它。你应该也发现了,我没法子摆脱了。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没有凌月,我熬不过去。” 

夏侯颀苦笑着。 

他的眼眶微微发红,却流不出眼泪来。 

他的眼中,一根根细微的血丝正在不断滋生,原本无神的瞳孔里,透出了一片幽幽的光。 

“颀儿,那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大夏的烈祖列宗。他们害了你。” 

太后发现了夏侯颀的异常后,脸色也变了变。 

“颀儿?颀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娘啊。” 

太后一双手,摸在了夏侯颀的脸上。 

可她才一触碰到夏侯颀,就猛地被甩开了。 

“滚,立刻滚出去!” 

夏侯颀一改早前的虚弱无力模样,他佝偻着背,一双眼里冒着红光。 

他拖着太后,一把将其丢出了寝宫。 

“颀儿,你不要吓娘。” 

夏侯颀还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他记得很清楚,上一次,他也出现类似的征兆时,发生了什么。 

那一次,一直被囚禁在冷宫的青妃得知了他的比病情后,按捺不住,找上门来。 

他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清醒之时,青妃已经成了一具干尸。 

他不能,不能再害了母后。 

每次他发疯发狂,做了什么,他完全不记得。 

沉重的宫门,在太后面前关上了。 

夏侯颀靠在了门后,浑身颤抖的厉害。 

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些进宫面诊的人…… 

他的身子一点点滑落在地,直到意识彻底被吞没。 

宫门外,太后拍打着宫门,她身后的宫女急忙搀住了她,却被其一把推开了。 

“叶凌月,就算哀家求求你,你在哪里,只有你能救颀儿啊。” 

太后瘫软在地上,哭得孤立无援。 

太后的哭声,时断时续,慢慢消失在深宫大院里。 

在皇宫的外围,昔日御医院所在的位置,数量近两百人的民间异士已经聚集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