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9章 发飙的龙吟剑(上)

叶凰玉看了叶青一眼,示意他先行。

叶青一跃从水域上漂浮而过,却见其脚下,连一点水痕都没留下。

“看样子,叶青这一两年,也没荒废了修为,没有枉费爹爹对他的一番苦心栽培。”

叶凰玉见了,暗暗点头,也紧跟着,踏水而过。

“这些人,一个个的,怎么都喜欢哧溜溜地飞过去。这不是欺负人嘛?”

眼看叶凰玉和叶青都踏水无痕,尾随在后的啵啵就苦了。

她暗暗翻了个白眼。

啵啵这原身,虽说是个神,可那也是半吊子神族。

除去界师的能耐,真正修为没多少,什么踏水无痕她是不会了,啵啵想了想,腾的一声,就变回了原形。

就见雁子坞的水面上,出现了一颗长着翅膀的粉红色的蛋。

那蛋呼哧呼哧,也跟着飞过了水面。

进了雁子坞的深处后,就见了一排深浅不一的水房。

那些水房里,隐隐可听到枷锁的声音。

八卦天门重要的囚犯,都被关押在这些水牢里。

“前方就是水牢,三姑,我白日来过,我在前头探路,你殿后,有什么不对头,我立刻提醒你。”

说着,叶青就朝着水牢深处行去。

“慢着。”

叶凰玉突然喝道。

“三姑,怎么了?”

叶青被吓了一跳,警惕着,望着叶凰玉。

“今晚之事,你没有通知流云?”

叶凰玉一路进到水牢,半个护卫都没发现。

她从军数年,对于敌我形势,天生就有极强的敏锐度。

八卦天门自从她现身后,几乎是全城搜索,若非是有啵啵的结界掩护,叶凰玉自认都没法子躲得过去。

雁子坞身为八卦天门的重地,这一路行来,却连半个护卫都没有,叶凰玉已然起了疑心。

“流云姐她原本是要来的,可夏帝病危,瑶池仙榭的人奉命前去献药。流云姐她就陪同一同进了宫。我担心爷爷他们经不起牢狱之苦,所以才会今晚前来劫狱。”

叶青早就想好了对策,应对起来很是自如。

叶凰玉想了想,瑶池仙榭在丹药方面,的确颇有成就,叶流云奉命进宫,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也罢,那你在前先行,我殿后。先找到你爷爷。”

叶凰玉说罢,脚下一沉,膝盖已经沉入了水中。

天门的这种水牢,半个修在上面,半个修在下面。

不少囚犯半个身子淹在了水里,看不清容貌,唯有入水,才能辨认清楚。

叶凰玉借着水光,和叶青一前一后。

叶青找了几个水牢,忽是靠近了其中一个水牢,惊呼道。

“爷爷!”

说罢,他就破开了那水牢的锁链,潜入了水牢中。

叶凰玉一听,凝神一看,就见了前方水牢里,有一名身形魁硕,却满头灰白的老者,半截身子就隐没在水下。

那人气息奄奄,看上去已经昏迷多时。

从体型看,那人和叶孤还真有几分相似。

叶凰玉急忙也跟随着,进入了牢房。

“爹。”

叶凰玉涉水而行,眼看叶青已经搀扶起了老者,她也试图上前搀扶。

她才一靠近,忽感到有些不对劲。

“叶孤”骤然抬头,双拳如惊龙出海,朝着叶凰玉袭去。

叶凰玉心底一凛,脚下一滑,就如泥鳅般,避开了对方的袭击。

此时叶凰玉已经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她脚下踏出了一套步法,就欲离开。

可就在这时,水下忽然哗哗数声。

只见水牢的下方,忽有多道黑影,从了四面八方下来。

那黑影,正是多跟困龙锁。

这种锁链,使用了灵兽水息蛟的经脉炼制而成,可潜伏在水下。

敌人一靠近,困龙锁就会被触动。

叶凰玉急退数步,哪知刚好就触动了水牢里那些困龙锁的机关,多道锁链同时袭来。

叶凰玉一个戳手不及,脚腕已经被几道锁链困的死死的。

“叶青,你陷害我!”

叶凰玉这时才发现,自己中了叶青的毒计。

“嘿嘿,我的好三姑,你发现的未免太迟了些。宋管事说了,只要能抓住你,就会放过我和我爹娘。”

早前搀扶住“叶孤”的叶青,眼底毒光一闪,手迅速往了腰间一抹,只听得铿的一声,那把九龙吟破鞘而出,对准了叶凰玉的咽喉命门刺去。

“无耻。”

叶凰玉气得胸膛一阵激烈起伏。

她叶家立世近千年,满门都是忠良之辈,从未出现过像是叶青这样的出卖亲人之辈。

叶凰玉暗悔,自己早前应该相信啵啵的话,不应该上了叶青这小子的当。

“要怪就怪你是叶凌月的娘,若非是你,哪来的叶凌月,若不是那女人,我和我爹早就是叶家的继承人了。”

叶青冷笑着。

叶凌月挡了他的路,叶凰玉当初羞辱了他爹,这对母女俩,简直就是他们父子俩的眼中钉肉中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