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6章 将计就计

兰楚楚也看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她瞎了之后,就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此人已经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虽然对方只是个亲卫队长,可是每每靠近此人,兰楚楚都不禁腿脚发软,有种畏惧之感。

可正是如此,兰楚楚深信,此人能够帮他。

对于兰楚楚会答应自己的条件,帝莘并不感到意外。

只是他也在考虑,到底如何让奚九夜重新接纳兰楚楚。

奚九夜为人,冷酷无情。

从他前世对洗妇儿的态度,就可知这男人对女人就如鞋履一般,一旦无用,就会弃之不顾。

兰楚楚与他结发数百年,奚九夜为了她,不惜抛弃伴侣夜凌月,按理说,奚九夜对她的感情应该是最深的。

可兰楚楚期间也数度背叛,奚九夜对她的感情也冷却了不少。

尽管如此,想要从奚九夜那取得突破,只能从兰楚楚身上下手。

“恩人,你与帝云裳是什么关系?为何要找她?”

兰楚楚迟疑了下,小声问了一声。

帝云裳是什么人,帝魔家族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

兰楚楚之所以知道,是早几日,禁院失火,浣衣坊有几人被管事临时叫了过去抬尸体。

那些人回来后提起了禁院里的人,才知里面住的居然是帝魔家族的一位小姐,叫做什么帝云裳。

对方年轻时就疯了,被丢在了禁院,家主对其一直是不闻不问。

这次火灾被烧死后,尸体也只是潦草丢弃在野地,连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换上。

那些下人们都是唏嘘不已。

兰楚楚当时也只是随便听了几句,并未放在心上。

她万万没想到,帝云裳根本没有死,而且还和奚九夜扯上了关系。

以前,兰楚楚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奚九夜,可是奚九夜叛神之后,尤其是他出逃到了异域后,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他的所作所为,兰楚楚都看不懂了。

兰楚楚怎么也想不通,奚九夜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力气,去救一个不被帝魔家族重视的小姐。

“这与你无关。”

男人冷声道。

兰楚楚吓得一缩,半晌又说道。

“凤队长,我有一个法子,兴许能够让我顺利回到奚九夜身旁,不过……还需要你帮忙。”

“哦?说来听听。”

帝莘正愁着如何将兰楚楚送回奚九夜身旁,奚九夜又不会起疑。

“我小时候,救过奚九夜的命,若是让他想起了当年,兴许就会重新接纳我。”

兰楚楚说着,将自己和奚九夜小时候相遇在古村落的事,告诉了帝莘。

说起当年,兰楚楚还有几分得意。

她是奚九夜的救命恩人,是她最大,也是最后的筹码。

上几次的背叛,她都借着这一点,激起奚九夜的怀旧之情。

她如今容貌尽毁,奚九夜身旁又有帝锦瑟那女人,若不下点猛药,奚九夜只怕很难再接纳自己。

“你说你,救过奚九夜?”

帝莘听了兰楚楚的说法后,眼底异色连连。

相同的版本的救命恩人,帝莘也听自家洗妇儿说过。

在叶凌月恢复前世的记忆后,帝莘软磨硬泡,让叶凌月告知了当年她与奚九夜的事。

本着不让帝莘心底不舒服的态度,叶凌月从两人小时候相遇,并肩作战一直到决裂,事无巨细都告诉了帝莘。

自家洗妇儿的话,自然不会有错。

奚九夜怎么可能有两个救命恩人,很显然,眼前的兰楚楚在撒谎。

这女人也是死不足惜,居然冒充自家洗妇儿,假冒奚九夜的救命恩人。

奚九夜也是个有眼无珠的,错把鱼目当成了明珠。

也是造化弄人,奚九夜错认恩人,才会害死了夜凌月。

更可笑的是,这些年,兰楚楚还一次次恬不知耻地利用这所谓的恩情,钓着奚九夜。

若非是如此,他又怎么有机会赢得自家洗妇儿的心。

这么说来,自己还得好好“感谢”兰楚楚了。

帝莘心底冷笑,无论如何,敢栽赃诬陷他家洗妇儿,这笔账,帝莘一定会加倍算回来。

帝莘从不是什么善茬,哪怕如今当了神帝也是一样,他可没有什么妇孺不可欺的原则,他盘算着,等到弄清楚帝云裳的下落之后,他就想法拆穿兰楚楚的真面目。

他倒是要看看,到时候奚九夜得知自己心心念着的救命恩人,居然一直是个骗子,而自己却亲自逼死了自己真正的恩人夜凌月后,会是什么反应。

帝莘心底冷笑。

“原来如此,所以只要让奚九夜回忆起了当年之事,他就会重新接纳你。”

“不错,我了解奚九夜。他看似冷酷无情,却最念旧。否则,我也没法子活到今天,更不用说,我和他还有两个孩子。”

兰楚楚信誓旦旦地说道。

“多说无用,一切还得等我安排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