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6章 失踪,帝云裳(求月票)

帝景天得了兵王符后,怒气登时消了一半。

他在训诫了奚九夜和帝锦瑟一通,不外乎是,不得忤逆长辈,要刻苦修炼之流,这才让三人离开了。

帝锦瑟出了议事厅后,就迫不及待问道。

“九夜,爷爷到底是什么意思?少族长的人选?”

帝锦瑟也不明白,帝景天方才话里的意思。

“这件事,休得再提。”

奚九夜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压低了声音说道。

帝锦瑟听不出,奚九夜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帝景天十之八九已经将少族长之位,内定给了帝锦瑟。

四大长老倒戈相向,加上帝绮罗又成了九命帝魔。

不说其他,光凭着九命帝魔这一点,帝绮罗就足以胜任帝魔家主之位了。

帝景天很清楚这一点,他今日之所以不追问帝释伽之死,以及兵王符的事,说白了,也是为了安抚奚九夜。

“为何不提,我们努力了那么久,难道就……”

帝锦瑟不满着。

身后,帝绮罗已经擦身而过。

奚九夜不悦地揉了揉眉心。

帝锦瑟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这种脾气,其实不当家主也还好,如果真让她当了家主,只怕以后多的是烂摊子让自己收。

“三夫人,恭喜。”

奚九夜索性不理会帝绮罗,冲着帝绮罗拱了拱手。

奚九夜为人,很是懂得审时度势。

他也看出了,帝绮罗上位已成了必然,既然如此,还不如早日和帝绮罗处好关系。

“奚总管客气了,在下刚丧子,何喜之有?”

帝绮罗却并不领情,只是睨了奚九夜一眼。

奚九夜被问得一噎,帝绮罗显然是在问责帝释伽的事。

可旋即,奚九夜又回道。

“夫人年轻貌美,释伽少爷的事,还请节哀顺变。”

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听旁人称赞自己年轻貌美,帝绮罗也不例外,她旋即勾唇笑了笑。

“奚总管真会说话,以后还要麻烦九夜总管多多帮助了。”

言下之意,却是已经和奚九夜和好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话语间,倒还算是融洽。

奚九夜又恭维了几句,两人这才各自分开了。

回到住处的路上,帝锦瑟依旧是叨叨絮絮着,怎么也不能接受帝绮罗上位一事。

奚九夜不胜其烦,两人口角上争执了几句,不欢而散。

另一边,叶凌月和帝莘聚头后,叶凌月带着帝莘到了一座僻静的院落前。

“洗妇儿,这是?”

帝莘纳闷着,打量着眼前的这座院落。

这座院落,帝莘记得,是一座仆从住宿的院落,他巡逻时,曾经巡查过这里。

“我带你来见一个人。”

叶凌月早前从天魁殿带出来帝云裳后,因为她急着赶回宗祠,所以就将帝云裳暂时安置在这里。

她临走前,特意替帝云裳施加了一个禁制。

只要帝释伽不擅自离开禁制,不会有人发现她。

“神神秘秘的,你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帝莘纳闷着。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院落。

因为是仆从的住处,这个时辰,院落里的仆从都还不在,只是堆放着一些杂物。

叶凌月到了一间不显眼的房屋前,推门而入。

“小裳裳,你看,我带谁来了?”

叶凌月雀跃着,推门而入。

帝莘也紧随其后,走了进来。

可屋子里,一片空寂,什么人都没看到。

“这……”

叶凌月一怔,快步到了禁制前。

禁制还闪烁着光芒,可里面的人已经不见了。

“洗妇儿,你倒地让我来见谁?”

帝莘一脸的困惑。

“怎么会不见了,难道是有人来过了?”

叶凌月迅速检查四周,发现门窗处都是一片完好,并无外人闯入的迹象。

帝云裳却不见了。

奚九夜被帝景天叫走,不可能在这时出现。

那只有一个可能,帝云裳自己离开了。

难道说……叶凌月心底,腾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早前叶凌月之所以不将帝云裳留在鸿蒙天内,是担心帝云裳忽然发作,化为另外一个人。

只是她以为,在没有外力刺激的情况下,帝云裳应该不会异变才对,哪知道,她还是……

“帝莘,你先冷静点,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找到你娘了。”

叶凌月脑中千四百转,决定立刻和帝莘分头去找帝云裳。

她离开的时间并不久,帝云裳也是刚清醒,她应该还在帝魔府。

她们必须在帝云裳被其他人发现之前,找到她。

“我娘?”

帝莘一震。

虽然她和帝云裳的血缘关系不可否认,可帝莘并没有承认她是自己的娘亲。

哪怕帝莘也知道,自己小时候是因故被丢弃的。

可生恩不及养恩大,对于帝莘这样的,性情本就比一般人凉薄的人而言,他对帝云裳并无什么多余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