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9章 难缠的天符

九条魔龙消失之际,正是第一抹晨曦出现之时。

破晓时分,剑魔碑再度恢复了常态。

第十条魔龙也随之消失了。

可早前化为第十条魔龙的那一条裂缝,却依旧存在。

剑魔碑上的缝隙出,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那似是一页纸,飘然落下。

帝莘随手接住了那纸。

他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让剑魔碑生出异变,生出“九龙夺珠”的异像来。

手中的东西,轻若鸿毛,手感很是柔软,帝莘细细一看,发现那是一份薄绢,上面写满了文字。

帝莘展开一看,入目的前几行字迹,却让帝莘下意识一愣。

他的手不由抖了抖。

那几行字迹,对于帝莘而言,并不陌生。

那是帝纣的字迹。

“此乃九命焚天之心法口诀,吾数日前偷于家主之手。吾自知死罪难饶,可他日复辟,必需此功。然纣下有弱子,无法自保,唯将此功法藏于剑魔碑中……”

这一页,竟是帝魔家族的九命焚天诀的功法?

帝莘微微一诧,细看着手中的那份薄绢。

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得到帝纣的这一份遗物。

帝魔家族和天魔廷失和,两方都放出了彼此的底牌,就是九命焚天诀。

只是帝莘一直以为,这份功法,一直藏在帝景天手中。

谁又能想到,它居然被藏在了剑魔碑内,而且不偏不倚,就在帝莘到来时,九龙夺珠,碑体破裂。

说起来,这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帝莘今晚来,也是刚刚好。

剑魔碑的这一页心法,当年也不知帝纣使用了什么法子隐藏其中。

这么多年来,都未曾被发现。

可近日,因少族长之争,剑魔碑接连被重击,也导致了剑魔碑的坚固度收到了一定的影响。

今夜,帝莘的一指,却是成了压死剑魔碑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页心法在消失多年后,终于现身了。

这若是让奚九夜知道了,只怕会气了个半死。

他不惜杀了帝景天,就是为了找到这一页心法,哪知道,得到的却是当初帝纣伪造的假心法。

真正的心法,帝莘不用吹灰之力,却轻易到了手。

“九命焚天诀嘛……”

帝莘看了看手中的心法,心底思绪万千。

这一部魔功,被称为最强魔功,可谓是整个异域的最强魔功。

虽说它如今一分为二,一份在天魔廷,一份在帝魔府,可哪怕只有一部心法,也是非同小可。

帝莘不由又多看了眼心法。

可他并没有多做琢磨,当初叶凌月曾经和帝莘提起过这部功法。

说是这部功法,修炼到了至高处,会让人绝尽七情六欲,夜北溟加入天魔廷后,修炼的也是这部功法。

对于这部功法,叶凌月并无多少好感。

帝莘想了想,将心法收了起来,打算等到与叶凌月一起研究过后,再做定论。

晨曦已经笼罩住了宗祠。

天已经亮了,帝莘走出了宗祠,他并不知道,他怀里揣着的那份心法,会带给他以后的人生,多大的影响。

这一夜,对于叶凌月而言,同样也是不同寻常的,只是比起帝莘来,叶凌月要更加煎熬。

从帝莘手中得了兵王符后,叶凌月就想着怎样才能利用兵王符。

只是兵王符到手后,叶凌月才发现,要掌控兵王符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哪怕兵王符已经被帝莘驯化了。

正如帝莘所说,虽然是叶凌月的双修伴侣,可帝莘是帝莘,叶凌月是叶凌月。

兵王符可不认什么双修伴侣,它入了叶凌月的手中后,压根不听叶凌月的掌控。

换成了平时,叶凌月只需动用精神力,就能够驱动符箓。

可这一次,叶凌月得了兵王符后,连神念都动用了,那张兵王符愣是纹丝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时辰后,兵王符依旧没有半点变化。

上面的符光,没有半丝变化。

这张符箓,压根不配合。

对于兵王符本身而言,叶凌月的存在,简直就是个笑话。

它可不管对方是什么符师不符师,和其他的符箓不同,兵王符之人战意。

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它连一点战意都感觉不到。

谁让叶凌月长了张人畜无害的脸,又不像是帝莘和奚九夜那样,气息外放,能够感觉到两人身上饱经磨砺,久经沙场的特殊气息。

看着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大眼瞪小眼了半天,兵王符要是人的话,早已摆出不耐烦的神态来了。

叶凌月可不知道,自己居然被一张破符给小瞧了。

她依旧盯着兵王符上的符文,皱眉不止。

“无论如何,也得控制这张兵王符。”

叶凌月第十一次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

早前王巨鹏曾说过,十大天符之所以为十大天符,其实只有九张天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