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8章 天力井喷

洗妇儿的嘱咐就在耳边。

身后,是万千双期待帝莘的洗礼结果的眼。

“怎么这么久,都还没有开始洗礼。”

“这小子不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和早起那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教众一样吧,都是废物之体,连洗礼都没法子完成。”

围在高台下方的那些准教众们,不怀好意的话不时飘进帝莘的耳里。

帝莘为了防止干扰,甚至将自己的眼闭上了。

先是眼前一黑,旋即,周围的景物都清楚了起来。

他手一扬,那个瓷瓶以极快地速度打开了,瓷瓶里的血水瞬间倾倒了出来。

“帝莘,你在做什么,快些开始洗礼。”

有人不耐烦地催促道。

一般而言,天池洗礼在洗礼者进入天池后,一刻钟内必定会展现其效果。

可是距离方才帝莘进入池,已经过了足足半个时辰,可天池已经四大天兽都没有任何变化。

直到帝莘导入了那一瓶血,一切才有些不同。

血水落在了天池内,帝莘只觉得耳边,听到了咕咚咕咚的声音。

那一小瓶的血,落到了天池里。

帝莘的动作极快,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留意到他的举动。

血洒落在地,小小的一瓶血,却有着无穷无尽的作用,天池下的封印早前就已经被绿萝的血破坏过,叶凌月的血量虽然不多,可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整个天池,刹那间,动了动。

大长老眉头皱了皱。

他的目光落在了帝莘身上。

夜北溟也不禁屏住了呼吸。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了,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这时,天池周围的四个兽首忽然发生了变化。

“快看,四兽首!”

有人惊呼一声。

众教众的目光不约而同,看向了那四个兽首。

龙、虎、凤、龟四大兽首张开了嘴,只见四股彭拜如海水的力量源源不断注入了天池中。

在旁假装成“黄杏芳”巡逻的叶凌月目光微微一顿,心道。

没想到,四天兽还挺守诺的,它们按照约定,开始输出天力。

和早前任何一次洗礼不同,四兽首吐出的力量看上去就如流水一般,它们潺潺而动,流入天池之内。

四股天兽天力,分别呈现出不同的青、白、红、黄四色。

四股力量,就如不同的水源,在天池中融合在一起,化成了一片似金似红的天池水。

帝莘置身在天池内,就如沐浴在池水中,很快,天力化成的天池水,没过了帝莘的脚背,在一路淹没至帝莘的脚踝后,一直涨到了腰际。

帝莘置身在天池内,金黄色的天力池水将他的衣裳浸湿,长发也在水中蜿蜒沉浮着。

目睹这一幕,满众又是一片哗然。

叶凌月也是不由眨了眨眼。

眼前这一幅美男出浴的场景除了养眼之外,还异样的眼熟。

脑中,鬼使神差出现了多年之前,在冥界时,她初遇到帝莘时的那一幕。

那一刻,男人也是这副模样,诱惑力十足。

那些池水,就是天力?

几大殿主包括大长老看到这一幕,也是反应不小。

天池洗礼开始以来,还从未有一名准教众出现过像是帝莘这样的洗礼盛况。

“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引来井喷盛况?”

几名殿主小声议论起来。

天池洗礼分为三重效果,从这一次的天池洗礼情况来看,天兽赐福无疑是洗礼中最好的洗礼效果。

可除了最常见的三种效果之外,其实还有一种比天兽赐福更加少见的洗礼效果,那就是“天力井喷”。

在场的几位殿主中,有极少数的一两位在当年参加天池洗礼时,获得了天力天池水的井喷赐福的效果。

最近的一次天池洗礼井喷发生在几个月之前,也就是夜北溟刚加入天魔廷时。

那时的夜北溟还是神族叛将,大长老排除众议,让其参加天池洗礼加入天魔廷。

天魔廷的一众殿主都很是反对,尤其是夜北溟第一次天池洗礼还失败了。

可大长老排除众议,二度开启天池洗礼,还让夜北溟吸收了自己的一部分心头血。

第二次天池洗礼时,夜北溟就引发了天池天力井喷的异象,夜北溟也因此顺利转换为魔神之体,实力一下子超脱了一众殿主,成了十三殿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让其他早前非议的殿主们哑口无言。

一般而言,一次天力井喷至少要间隔数十年甚至是数百年。

所有人包括大长老在内都以为,继夜北溟之后,下一次天力井喷的盛况应该出现在几百年之后,没想到,只是短短几个月,天池天力就井喷了。

而且这一次……

“我没看错吧,那池水居然还在涨?”

血迟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

血迟虽是异魔,可生性豁达大度,此生唯一嫉妒的人也就只有一个帝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