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0章 另外一个天巫

面对血迟的质问,大长老和夜北溟谁都没有多说。

比起夜北溟和大长老而言,血迟年纪尚轻,在天魔廷和大长老的保护下,血迟几乎从未尝过失败的滋味,更不用说天罚了。

只有真正经历过天罚的人,才会知道,“命中注定”这四个字有多么的沉重。

大长老万年天罚,一点点积累下来,身子早已承受不住。

至于夜北溟,他和云笙的那段感情,曾几何时,也是被认定是无法结合的一对。

可无论是大长老还是夜北溟,都不曾真正屈服于命运。

“为什么你们都不说话?”

血迟激动不已。

他看看大长老,再看看夜北溟。

他们一个个都将他看成是什么?

“血迟,你先退下。”

大长老虚弱地叹了一声,挥挥手,示意血迟先离开。

他知道,再说下去,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血迟的性子还太过鲁莽,没有经过二次成长之前,不宜让他知道提多的事。

血迟张了张嘴,红发下,眼眸里满是不解。

可他也知道,大长老已经认定的事,不会再更改。

大长老不打算就医,那就意味着,他的身子真的没法子医治了,他不打算说明一切,那就休想从他口中打听到半点消息。

血迟垂头丧气,走了出去。

殿内,一片沉默。

“夜北溟,你扶我过去。”

大长老示意夜北溟上前。

后者将大长老搀到了地之苍前。

星空之下,大长老那张干枯如老木的脸上,看上去没有半点生机。

夜北溟只觉得身旁的老人,没有半点重量,仿佛下一刻,他就会随风散去一般。

大长老到了地之苍下,看了看漫天的星辰,眼底有着不舍之意。

早前,他和四大天兽的最后一战,耗费了他最后的一点巫力,他已经没法子再通过地之苍,预言未来了。

“你养了个好女儿。”

大长老收回了视线,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夸赞叶凌月。

夜北溟有些意外。

没想到,大长老在和帝莘、凌月箭弩拔张之后,还能夸赞叶凌月,从语气上看,大长老是真心实意在夸赞叶凌月。

夜北溟并没有看到,叶凌月利用斗转星移符,让地之苍的星辰改变轨迹的过程。

大长老虽然是天巫,可他自诩也做不到这一点,亦或者说,他即便能做,也想不到那么做。

相较之下,大长老活了万余年,其胆魄却比不上一个活了不足百年的方士后辈,大长老当时心底的震撼,可想而知。

大长老在目睹叶凌月早前的所作所为之后,心底也曾一度唏嘘。

可惜了,叶凌月不是异魔,否则,以她的在神念方面的天赋,若是传授她天巫之道,想来将来的成就不会下于他。

不过,以夜北溟的脾气,在知道了天巫所要承受的天罚之后,怕也是不会赞成自己的爱女,学习天巫之道的吧。

“她还需要磨练。”

即便如此,夜北溟的话语里,难掩骄傲之意。

那是他的女儿,他和小野猫的女儿。

曾几何时,那孩子瘦弱多病,可如今,她已经成长成了三界为之变色的传奇存在。

也许,将来她会经历更多的磨难,可她的未来之路,也会更加长远。

只是在她行走的路上,他这个做父亲的,必须想尽一切法子,为她扫清道路。

夜北溟的目光,落在了地之苍的漫天星辰上。

他曾听大长老说过,地之苍上的星辰,象征着世间的强者。

不知道,他和小野猫是否也在其中。

若是小野猫也在其中,那她是否又知道,他多么希望,能够早日一家人团聚。

“诚然,你不是个好下属,不过,你是个好父亲。”

大长老说罢,夜北溟一怔。

两人之间,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沉默中。

夜北溟扶着大长老的手,不由紧了紧。

天巫,终归是天巫。

活了万年之久,大长老的智慧。也远超了帝莘想象之外。

“所以说,帝纣到底在什么地方?”

夜北溟也不再多做解释。

他很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想来大长老都已经明白了。

大长老明白,却不戳破,既是如此,两人就心照不宣好了。

有时候,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并不需要说破。

这也是为什么,大长老会让血迟离开的缘故。

姑且不论血迟的天赋如何,血迟为人处世方面,始终还是不足。

有些事,他若是知道了,对于天魔廷和异域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你应该也看到了,以老夫如今的天巫之力,已经算不出帝纣的下落了。”

大长老坦白说道。

夜北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夜北溟做的一些事,大长老并不满意,可不得不否认,他是迄今为止,大长老最欣赏的,也是大长老心目中,最合适的太宰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