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1章 谁与争锋

所谓父债子(女)偿,难不成,连天罚都能如此?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这么一问,幽冥鬼王更是尴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咳了几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确切的说,应该是我和你奶奶未来出生的某个孩子身上。这事,也不能全怪我,当初我也不知道,我这种人,居然也会成家,还会有什么后人,就一时嘴快,选了一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幽冥鬼王一生,大半生都在流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喜怒不定,更无固定的喜好,喜欢一样东西,从不会超过一个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的他,绝不会想到,有一日会对一个女人情根深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何况,那时的鬼王一心想要摆脱天巫之力,死活不肯成为天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师父死后,他也的确是那么做的,趁着师父丧事之时,就离开了天魔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任凭幽无名好说歹说,都不肯回到天魔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摆脱幽无名那小子,他更是离开了异域,前去九十九地多地进行游历,最终到了神界落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直到他偶然遇到了还是皇后的鬼王妃,才第一次真正动了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为了鬼王妃,他性情大变,从放浪不羁到了痴情专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两人结为伉俪之后,鬼王妃一直体弱多病,等到她身体稍微好一些后,提出了想要为幽冥鬼王生育一男半女时,幽冥鬼王才想起了当年自己做下的错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要是知道会如此,当初也不会那么混账。只可惜,那时,我已经动用过天巫之力了。为了找寻王妃死后的魂魄,我已经动用过一次。在此之后,我也迫于某些原因,几次动用天巫之力。但比起你们想要预测的事,过去的那几次,都只是毛毛雨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冥鬼王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屑成为天巫,可天巫之力还是在他体内日增月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得不说,幽冥鬼王是个修炼天才,哪怕是鲜少动用天巫之力,可他在这方面的天赋,还是比大长老强太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长老虽然多次动用天巫之力,但是其在天巫之力的运用方面,却不如幽冥鬼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鬼王甚至在每次预测之前,都能够大概感知到,要承受的天巫之力有多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前几次,他虽然迫于形势,动用了天巫之力,但是遭受到的天罚,在他看来,都是可有可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叶凌月这一次要他帮忙的预测,那就非同小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不用说,鬼王现在已经不是孤家寡人,涉及到他和王妃未来的后人,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尽管知道帝纣的魂魄下落对叶凌月和帝莘很是重要,甚至关系到神界的未来走势,可鬼王还是不愿意动用自己的天巫之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尤其是,在得知幽无名因为天巫之力,就将不久于世的消息后,鬼王更是狠下了心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幽冥鬼王没想到,这件事会闹到了鬼王妃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今鬼王妃发火了,他若是真不帮忙,这件事只怕会没玩没了。 稻草人书屋

“爷爷,我也没想到,事情竟涉及到你的后人。帝纣的下落,就此作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一听,也有几分后悔,她不再多做纠缠,斩钉截铁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并不知道,天罚会如此严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祸及后人的紫微,没有人比叶凌月再清楚不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初夜北溟和云笙在成亲之前,两人因族群不合,也曾一度被认为是无法结合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北溟为了替云笙挡灾,不惜身死。

daocaorenshuwu.com

云笙一度痛不欲生,当时的云笙已经身怀六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是两人之间的深情感动了上天,在最后关头,夜北溟又活了过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只是作为代价,他们的女儿也就是小凌月,取代了夜北溟,吸收了生死符之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生死符,云笙夫妇自叶凌月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提心吊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即便是现在,叶凌月也没有完全生死符的束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枚生死符尚且如此,更用说是可怕的天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是因为幽冥鬼王的这番话,让叶凌月明白了,为何血迟会突然转变了态度,她并不怪血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郑重其事赔礼道歉,还答应幽冥鬼王,一定会想办法和鬼王妃解释清楚,且幽冥鬼王是天巫的事,她也不会告诉鬼王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幽冥鬼王倒是没想到,叶凌月会放弃的这么干脆。 稻草人书屋

“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叶凌月和帝莘走远了,幽冥鬼王欲言又止。 daocaorenshuwu.com

“真是头疼,死老鬼,这下子你满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满山谷的琼花美不胜收,一片片红粉相间的琼花,可却因为赏花人没什么心情的缘故,变得黯然失色了。

稻草人书屋

虽说免去了麻烦,可幽冥鬼王的心情没有半点好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不名那老小子,除了自己当初刚离开异域时,找过自己,之后的万余年来,从未来找过他。

daocaorenshuwu.com

师兄弟俩,可算是恩断义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这一次,他却特意把自己是天巫的事,泄露给了两个小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样子,他真的命不久矣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冥鬼王心底,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