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6章 胁迫

阎九一家人,是小帝莘心底最后的一道防线。

而帝纣,是他最厌恶的人。

那一刻,他脑中的理智的弦绷断了。

“我果然被你的帝魔之力重创,帝魔之力苏醒带来的副作用,让你昏迷了过去。等你醒来时,得到的就是我暴毙的噩耗。我那好兄弟,倒是打心眼里宠爱你,为了不让外界发现这一切,将所有的消息都封锁了。事实上,当时的我,只是闭气假死了过去。”

帝纣只是想趁着自己死的这件事,让小帝莘彻底绝情弃谊。

等到帝莘九命焚天诀有成时,自己在现身。

事实上,他也达到了目的。

小帝莘醒来后,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两样,可那之后,无论是妖神卫的组建,还是攻打神界,一次次磨练,让他变得冷血无情。

而身怀九命焚天诀的心法的缘故,让他的修炼速度远超妖族。

帝纣得知消息后,很是满意。

正当帝纣打算再度现身时,却倒霉的遇到了一直游离在太虚墓境里的太虚神尊的游魂。

帝纣的肉身被强行夺舍,那些都是后话了。

疯子,帝纣就是个疯子。

居然为了逼迫幼子修炼九命焚天诀,逼迫自己的养子戮父。

如果不是帝莘的心性足够坚定,又遇到了叶凌月,只怕他真会变成一具麻木不仁的杀人机器。

夜北溟听罢,看向帝莘的目光里,多了些许的同情。

至于奚九夜,则是恨得牙痒痒。

本以为,帝纣与帝莘之间,有着血海深仇,没想到,这一切都不过是帝纣这个疯子的一个阴谋罢了。

“所以,是太虚神尊将你送到王巫来的?”

当得知当年的真相后,身为唯二当事人的帝莘,却不像是其他人,那么激动。

他的语气平淡,一如早前。

帝纣的死因到底是什么,他已经不在意了。

甚至于,帝纣所做的这一切,对于帝莘而言,也已经不算是什么了。

甚至于,他还要感谢帝纣。

若非是帝纣的算计,他只怕不会变成如今的帝莘,更不会遇到叶凌月。

哪怕没有父爱,没有母爱,可只要有自家洗妇儿,就已经足够了。

“太虚神尊不过是神帝级别的存在,哪里能将我送到王巫,我在这里,全都是因为你……”

打开了记忆闸门的帝纣,还欲往下说,可忽的,他声音一顿。

“我在王巫,一切都是造化使然。你我之间,也无所谓亏欠不亏欠,我也并非为你做的,我这么做的原因,都是因为云裳小姐。”

帝纣提起了帝云裳,语气就柔和了许多。

帝云裳,是帝纣此生唯一的爱。

在他假死躲避在太虚墓境的那些年里,他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帝云裳。

“帝纣,那你可想知道,帝云裳在何处?”

就在帝纣沉浸在他和帝云裳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里时,奚九夜冷不丁说了一句。

“云裳小姐?你知道云裳小姐的下落?”

帝纣回过神来。

帝莘假冒成帝云裳,这意味着,帝莘已经见过了帝云裳。

既然帝莘见过了帝云裳,为何他不将她从帝魔家族里救出来?

“帝四小姐的下落,只有我一人知道。也只有我能带着你见到帝四小姐,你想要见她,就必须听命于我。”

打蛇打七寸,对付帝纣这种人,自然也要从其软肋处下手。

奚九夜见识了帝纣的天技后,就知,一定要想法子,让其为自己所用。

只有这样,他才能对付帝莘和夜北溟。

“奚九夜,你还能更不要脸点?”

夜北溟挑挑眉,奚九夜的作为,实在让人作呕。

对于夜北溟的冷嘲热讽,奚九夜毫无反应。

“帝四小姐是我救出来的,她也认准了我才是她的儿子。你若是真想见她,就必须与我们联手。”

说罢,仿佛是怕帝纣不相信,奚九夜手中多了一物,那是一根发簪。

帝纣自幼就与帝云裳交好,他一眼就认出了奚九夜手中的那发簪,正是帝云裳的随身物。

帝云裳不似帝绮罗,她喜素淡,鲜少有配饰。

唯一的一件发饰,就是奚九夜手中的那根骨簪。

听帝云裳本人说,那是她娘亲的遗物。

帝云裳的娘亲,是帝景天一段露水情缘结识的外姓女子,在生下帝云裳没多久就离世了。

帝云裳连生母一面都没见过,留着这根骨簪也是为了缅怀。

帝云裳对其很是重视,若非是最亲近的人,绝不会交付。

骨簪是真的,帝纣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云裳小姐真在你手中?她怎么样?这些年,她过得可还好?”

帝纣已经多年不见帝云裳,在恢复记忆后,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爱慕之情,死灰复燃,呈燎原之势。

“她眼下还很好,但若是你不阻拦这帮人,她只怕就要过得不大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