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0章 新的肉身

夜色旖旎,与帝莘的宫殿反向的另外一处宫殿里,又是另外一番场景。

三个女人一台戏,叶凌月的寝宫里,自打傍晚前后,可就是唱了好几台戏了。

蓝彩儿为首的一干女人们,就连曾小雨这个没长大的,这时候也都挤压在了叶凌月的寝宫内。

“彩儿姐,你们这是做什么?”

“叶姨,你辈分最长,你来说。”

蓝彩儿笑眯眯着,把叶凰玉推了出来。

“月儿,明日你就要成婚了,有些事,为娘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亏了你彩儿姐提醒,我才想了起来。”

叶凰玉一脸正色。

再看一旁,蓝彩儿、舞悦还有四方神尊等人,则是面戴笑容。

“娘,你别卖关子了,你到底是想要和我说什么?”

叶凌月被众女弄得一头雾水。

“你和帝莘从明日之后,就是夫妻了,夫妻相处之道,和你们平日相处可就不同了。这里是一本‘驯夫术’,你要多看看,这样帝莘对你才会爱不释手。”

说着,叶凰玉就跟扔烫手山芋一样,将一幅卷轴,交塞给了叶凌月。

叶凌月纳闷着,低头一看。

这一看,叶凌月的脸颊立马火烧似的烫了起来。

那副卷轴里,竟是一对对没着衣物的男女,他们以各种姿态交缠在一起。

“娘,你给我的这是……”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

“我看看,这就是叶姨你压箱底的的驯夫术?这可不够,我这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的,是阎九给我的。”

蓝彩儿瞄了几眼,顿觉叶姨也太保守了,这反反复复,就那么回事。

说罢蓝彩儿又摸出了几个卷轴,上面的内容,比起叶凰玉的,果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们这算是什么,我的这个版本才了得,是我亲自为了六弟妹和弟绘制的。”

说着,舞悦得意洋洋,取出了一副做工精美的画轴。

听说画轴是蓝彩儿亲手绘制的,众女都很是好奇,齐齐搜上前去。

“啧啧,这上面的人,不就是妹妹和妹夫嘛。”

蓝彩儿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舞悦的“手笔”,不得不舞悦还是很用心的,她的画工不俗,将叶凌月和帝莘画的栩栩如生。

“师父师父,你们到底在看什么?小雨也要看。”

“还有我,我也要看。”

小乌丫和小雨也在一旁凑热闹,一个个踮起脚尖,就想要看清楚这些让女人们群起激动的画轴来。

“小乌丫,小雨,你们俩别打岔,这些事大人的事,你们俩有这功夫看这些,还不如多修炼几遍。”

叶凌月没好气道,拎起了两个小家伙,轻轻一送,两小家伙就被丢了出去。

“可算是找到你们了,有热闹不叫我和鬼王妃,你们这些小娃娃,未免也太不像话了。”

来送喜袍的啵啵和鬼王妃刚好遇到了这一幕,这种热闹,哪里能少得了啵啵。

“啧啧,居然有这种好东西,我得好好学习下。”

啵啵抢过了一份“学习资料”看得津津有味。

“啵啵神后,你可不能插队,说好了,见者有份。”

其他人也不干了,开始声讨啵啵。

一帮女人围在一起,聊着不能对人言的话题。

“月儿,你若是有空,不妨去看看帝莘。”

鬼王妃在旁看了片刻,捂嘴轻笑,她倒也不上前瞎掺和,而是拉过了叶凌月到了一旁。

她替叶凌月试过了喜袍后,又叮嘱了一句。

“可是我和他,婚礼之前不好再见面了,干娘说那是神界的风俗。”

叶凌月一听,又是担心又是无奈。

“风俗一说,也是人定的。帝莘那孩子素来冷静,可方才我给他送喜袍时,他有些反常。”

鬼王妃还有些不放心帝莘。

叶凌月正欲再问,帝莘是怎么个反常法,哪知这时,她掌心微微一动。

鼎灵?

右手掌心的鼎灵在提示叶凌月。

“主人,好消息,小鬼的肉身就要成形了。最后成形的过程中,你和帝莘可以提供一些建议。”

叶凌月一听,不由大喜。

早前小鼎炼制小鬼的肉身时说过,炼化的时间可长可短。

叶凌月本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到婚礼之后,再询问小鼎炼制的进度。

可眉心想到,小鼎这么给力。

恰好叶凌月也想找帝莘一叙,她想了想,趁着蓝彩儿她们不留神时,偷溜去了找帝莘。

叶凌月找上门时,帝莘刚命人送走了烂醉如泥的薄情和赤烨。

看到外殿滚着几个酒坛,叶凌月哭笑不得。

“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

“阎大哥找来的,你那看来也很热闹。”

帝莘笑了笑,替叶凌月埋了埋她被风吹乱的额发。

“帝莘,你可是心中有事?”

叶凌月仰头,睨了帝莘几眼。

见他脸色如常,倒也不像是鬼王妃所说的,心事重重,想来是鬼王妃多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