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6章 金童玉女

右手,被帝莘紧紧握在手间。

叶凌月的眼底,洋溢着幸福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在她的喜袍之下的另一只手上,却紧紧握着那颗混沌天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时将近,叶凌月已经没有时间再做打算。 daocaorenshuwu.com

她的目光,若无其事越过了帝莘,在人群中扫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周围的人,脸上都是喜悦之色,满满都是对两位神帝的祝福,看不出任何人有不轨的企图。

稻草人书屋

可这仅仅是在长生殿罢了,待会她和帝莘还分别要到诸神山下以及诸神广场会晤行礼,在那种复杂的情况下,叶凌月很难肯定,到底哪一个人或者说哪一些人才是辛霖看到的,逼迫自己粉身碎骨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明我暗的情况下,她也不好做部署。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为今之计,她只能是靠着自己左手藏着的那一块混沌天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颗天珠里,还有那位昆仑女仙皇的面具,只要给叶凌月一息的时间,她就可以让自己元神之一和女仙皇融为一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皇级别的存在,即便是不能拦下敌手,也足以让叶凌月有喘息的时间。 daocaorenshuwu.com

更何况,她还有鸿蒙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也是为什么,叶凌月在权衡一番后,没有将事情告知底薪的原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帝莘满面红光,看上去很是喜悦,他完全沉浸在婚礼的欢喜中,叶凌月不想让他扫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男人的手温暖而又宽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洗妇儿,我们得下山了。” 稻草人书屋

帝莘握着叶凌月的手,两人互看了一眼,帝莘在左,叶凌月在右,帝莘扶着叶凌月,出了长生殿,顺着山道朝着诸神山下行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诸神山下,此时此刻,也是人头攒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三大新帝登基还没多久时间,可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神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daocaorenshuwu.com

连年侵略神界的异域,这阵子偃旗息鼓,一点动静都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界统治下的人界和妖界也是风平浪静,这一切,都是的三大新帝的功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界两大神帝大婚,对于整个神界而言都是天大的喜讯。

www.daocaorenshuwu.com

上一次,没能目睹三大神帝登基的神民们,趁着这一次机会,全都涌到了诸神山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个个争先恐后,踮足围观,想要看清一睹新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午时过后,前来观礼的群众更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连诸神山的山门都被围得水泄不通,不得已的情况下,冥日只得下令,让神兵形成一道道人墙,里三圈外三圈,这才将围观的神民和看客们控制在山脚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日,天公作美,天气很是晴朗。

稻草人书屋

正午前后,太阳高挂,一些热情的神民为了能够近距离看到新人,不惜从夜间一直等到现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时,他们都已经等得头晕眼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什么人忽高喊了一声。 稻草人书屋

“新人来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已经被日头晒得萎头萎脑的神民们一听,登时来了精神,他们抬头看向了山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却见一阵喜乐飘来,多名侍女和侍从在前方开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等到侍从侍女并排而立,又见一对童男童女走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对童女,一个年龄稍长,长得清秀漂亮。

daocaorenshuwu.com

一个三四岁大小的男娃娃,却是比女娃娃还要精致几分,圆滚滚的胳膊圆滚滚的腿,长得粉雕玉琢,很是可爱。

www.daocaorenshuwu.com

神界婚俗,新人观礼行礼,需有一对童子相随,寓意吉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鬼王妃是安排了小乌丫和小吱哟充当这一对金童玉女,奈何小吱哟这厮是个散漫性子,神界的礼仪怎么教导都记不住,鬼王妃担心他坏了事,思来想去,最后选了将辛霖办成了童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辛霖虽年纪小小,可乖巧懂事,鬼王妃临时教导了几句,她记得牢牢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假扮成童子,果然很是抢眼。

稻草人书屋

等了大半天的神民们虽说还未看到两位神帝,可看到这么一对天上无地上更无的金“童”玉女后,一扫早前的颓废之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是谁家的孩子,能被神帝选中,可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对童子长得可真俊,我家门口贴着的年画娃娃都没这么好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民们交头接耳,对着辛霖和小乌丫评头论足着。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看那男娃娃,长得和神帝陛下真像,可别是神帝陛下的私生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民们围观时,也八卦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民们都听说额,两位神帝相识多年,又是人界一路来到神界的,按理说,早就应该已经开花结果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奈何到了今日,才行婚礼。

daocaorenshuwu.com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就凭你小子,还亲眼看过神帝,知道神帝陛下长什么模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其他神民嗤之以鼻道。

稻草人书屋

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没见过两位新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谁说我不知道,你以为我和你们一样?我刚成神没多久,以前是孤月海的一名弟子,当初神帝陛下们可是和我同门学艺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名神民一听,很是不服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神帝陛下同门学艺怎么了,我还是太虚神院的学员。太虚神院知道不,那可是神界第一大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