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1章 最后的禁制

九天青雷阵内,终于恢复了平静。

兰楚楚的气息消失了。

幽冥鬼王手一动,却见阵中,那些尸块一瞬就成了焦炭。

这一切,幽冥鬼王做的是滴水不漏,没有半点迟疑,而他那张俊美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奚九夜要幽冥鬼王放了兰楚楚等人,要保母子仨人安然无恙,幽冥鬼王偏偏反其道而行,让兰楚楚尸骨无存,连魂魄都四分五裂,永世无法凝聚。

奚星落依旧是昏迷不醒,奚喃思却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

她觉得手脚一片冰冷。

心底的惊吓,远远强过兰楚楚的死带来的震撼之感。

幽冥鬼王和冥日的计划已经达成,留着九天青雷阵也已经无用了,幽冥鬼王手一扬,九天青雷阵内,阵文渐渐暗淡,阵法消失了。

奚喃思见四周结界消失,再看幽冥鬼王没有为难两人的意思,她抱起了奚星落,正欲偷偷离开。

哪知她才一抬脚,身后,幽冥鬼王忽说道。

“慢着,本王可没说要放你们走。”

幽冥鬼王叫住了奚喃思。

奚喃思只觉得浑身一僵,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她本以为,在自己表明了自己是叶凌月的徒弟的身份后,对方会放过自己和星落的。

“你是我家孙女儿的徒弟这一点没错。不过,你也是兰楚楚的女儿。”

幽冥鬼王睨了奚喃思一眼,后者又是一惊。

她不知道幽冥鬼王这话是什么意思。

“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打地洞。你的胆量可比你的便宜弟弟强多了。”

幽冥鬼王从方才就一直在观察奚喃思的反应。

这女娃娃年纪小小,可很是冷静,看到自己的亲生娘亲死时,她连半分怜悯的意思都没有。

幽冥鬼王从来都以为,人之初性本恶。

这样的女娃娃,若是长大成人,稍有不慎,都会是一大祸害。

叶凌月虽是天赋过人,也很是聪慧,可有时候还是妇人之仁了些。

同样的,作为奚九夜的日子的奚星落,也同样留不得。

幽冥鬼王眼底,杀机一闪而过。

奚喃思何等敏锐,她已然意识到,幽冥鬼王想杀她们。

可她没有跪下求饶,只是用一双眼,倔强地望着幽冥鬼王。

“嗯?你倒是有些意思,你明明知道本王要杀你,却不求饶?”

幽冥鬼王很有些意外奚喃思的反应。

奚喃思在地上写到。

“求与不求,你都会杀我们。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要用这个秘密,保我和我弟弟的性命。”

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奚喃思依旧很是冷静。

她的表现,倒是大大出乎了幽冥鬼王的意料之外。

“有意思,你这女娃娃,若非是血统差了些,本王还真想收你为徒。你最好祈祷,你的秘密有些价值,足够留下你和你弟弟性命。不过,你确定要相信本王,本王可是个不守信的小人。”

幽冥鬼王咧嘴一笑。

奚喃思想了想,又迅速写下了一行字。

“你是小人中的君子。”

一阵朗声大笑声,在诸神山脚下回荡。

幽冥鬼王抚掌大笑。

“好一个小人中的君子,说罢,小丫头。”

奚喃思在地上写了一行字。

写完那行字后,奚喃思又迅速将那行子抹去了。

而这时,幽冥鬼王的脸上,已经彻底没有了笑意。

“你说的都是真的?”

幽冥鬼王一脸震惊,逼视着奚喃思。

若是奚喃思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糟糕了。

便宜孙女儿,还有帝莘……

幽冥鬼王的脸上再无半点笑意。

奚喃思点点头,她可以肯定,那一夜,她的确看到了那个男人。

幽冥鬼王不再多说,抬脚就走。

在他走的一瞬,他回头看了眼奚喃思。

“若是你不想落到和你娘一样的下场,就好好做人。记住,身为女子,绝不要倚靠男人,任何一个男人。”

说罢,幽冥鬼王的身影就消失了。

他信守承诺,留下了奚喃思和奚星落性命。

奚喃思站在原地,有风吹过。

幽冥鬼王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荡。

绝不可倚靠男人,任何一个男人。

奚喃思若有所思着。

她抱起了奚星落,小小的背影最终消失在天际。

同样的天际,在远离诸神山数万里之遥的天罚戈壁上。

神界和异域接壤处的天罚戈壁丧,继天罚一战后,这里一度恢复了平静。

可自从祖星出现后,这里再度成为世人眼中的焦点。

这里是祖星悬挂之地,也是封天令的尘封之地。

多少九十九地的势力在这里严盯死防,想要获得封天令,可每一次,他们都铩羽而归,甚至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没有人,能够靠近紫堂宿留下的那一个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