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8章 巨灵神符

落在自己身上的符箓?

凡是通晓符箓的人都知道,符箓不外乎分为两种,一种是对敌使用,一种是作用于自身。

后者占据了符箓的大部分,天符地箓中九成以上的符箓都是对敌使用,譬如叶凌月身怀的十大天符中的冰火两仪符之流就是如此。

还有一成左右的符箓,可用来治愈、提升自身的速度等等,这类符箓只能当做辅助符箓。

可这种符箓,提升的能力大多很有限,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叶凌月使用这种符箓,想来也不会有多大作用,唯一有效的就是遁地符之类的逃跑类符箓。

帝阳莘留意到那张符箓时,符箓已经落到了叶凌月的身上。

符箓化为了一道流光,钻入了叶凌月的体内。

帝阳莘好笑着,望着叶凌月。

“不知死活,你以为使用逃跑类的符箓,就可以逃出生天。不怕告诉你,天罚戈壁这一带已经被我下了禁制,你是不可能离开。”

帝阳莘是天婴,一出生就身怀三重天印。

在三十三天,每加持一重天印,就会多一项法门或者是技能。

帝阳莘并非出生帝王家,却能够获得七印,其懂得的技能不在少数。

他对符箓,也大抵达到了高级符师的级别,他猜测叶凌月炼化出的第二张符箓,应该是隐身符低级遁地符之流的符箓。

在得知叶凌月具备近乎天符师的实力后,帝阳莘就已经有所提防。

设下禁制,也是为了防备叶凌月逃跑。

不仅仅是符箓,在意识到叶凌月身怀秘宝之后,他甚至做好了二手准备,将自己的一抹神识留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即便是对方用了极厉害的天符,帝阳莘也不看在眼里。

这样一来,在离开了鸿蒙天后,叶凌月想要再进入鸿蒙天都很可能被发现。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娘亲彩儿姐她们身上都留下了神识。我一旦逃走,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她们。”

叶凌月冷笑道。

帝阳莘有些意外,想不到,叶凌月居然一眼就看破了自己的计谋。

事实上,叶凌月的确没有逃跑的打算。

符光入体后,叶凌月的身影没有消失。

“不隐身,不求饶,却想和那男人抗衡?便宜侄子,你那女人可别是傻子吧?”

源镜的那一端。

炽皇啧啧称奇着。

这一场实力悬殊的争斗,迄今为止都还没有结果。

不说其他,这叫做叶凌月的,还真有几分能耐。

可到了这一步,也应该到头了。

在炽皇看来,男人之所以对叶凌月一直没有下手,并非他不能杀叶凌月。

恰好相反,男人的本性很是残忍,他明明可以一招将叶凌月击杀,可却不动手,犹如猫抓到了耗子,不直接吃掉,而是带着恶趣味兴致,将其在爪下玩弄。

帝莘依旧是一动不动。

从一刻钟前,这小子就不声不响。

炽皇看看帝莘,有些困惑,再看看源镜内的叶凌月,这一对,可别都是傻子吧?

源镜的那一端。

帝阳莘戏耍了叶凌月一通后,见其不求饶也不逃跑,反倒没了兴趣。

这女人,看似柔弱,实则却顽强的很,越是如此,帝阳莘越是想让她妥协。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不过,还是难逃一死。”

帝阳莘那双和帝莘神似的凤眸里,掀起了一股残忍的意味。

“死有很多种,我叶凌月就算是要死,也要拼个鱼死网破。”

叶凌月的嘴角勾了勾,红唇如火。

“鱼死网破”几字方出,叶凌月的体内,迸出了一道光芒。

那光芒,金光阵阵,很是刺眼,像极了当初帝莘的体内出现的末世妖阳,只是那光芒比起妖阳来,要更加温暖一些。

“那是什么符?”

帝阳莘和炽皇,就连帝莘体内的妖阳邪君都不由大惊。

“难道!丫头骗纸,你炼化的居然是……”

叶凌月的虚空意识海内,烛照也是一阵惊呼。

烛照是知道叶凌月在炼化符箓,可没想到,叶凌月会炼化出一种连它都没见过的符箓。

“十大天符,尽在我手。百般炼化,请神降临。巨灵神祗,出!”

红唇灼灼,从其口中吐出的五个字。

叶凌月的体内,那一道符光大盛,一道明亮的光芒直冲天技。

天技之上,云层盘踞,一道道金辉,洒满了整个天技。

一个庞大的身影,刹那间出现。

那道身影,却是一名神祗。

神祗浑身披背着金辉,再看其眉目,庄严肃穆,浑身金甲,威猛无比。

那神祗的身影铺天盖地,一时之间,整个天空都是他的身影。

虽然出现在神界的上空,可这神祗绝不是普通的神祗。

他是来自三十三天的真正的神。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