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4章 世上只有一个叶凌月

她能炼制肉身,可是旁人不能。

三界方士众多,其中不乏方仙之流,可是能够炼制肉身的,只有一个叶凌月。

叶凌月原本不明白,可自从见证了小辛霖肉身炼化的过程,叶凌月才明白过来,她的魂魄非比寻常,和小辛霖一样,她也需要特殊的肉身才能活。

当年,她在生死轮回盘上,凝聚魂魄五百年。

其实,她的魂魄早已凝聚成功。

只是,适合她的肉身一直没有出现。

傻女叶凌月,就是她最完美的肉身。

五百年一次,这一次,没有了生死轮回盘,也没有了爹娘,她的魂魄又遭遇了毁灭性的破坏。

若是世上再有一个九洲鼎,再有一个叶凌月,兴许可以炼制出一具肉身。

可惜,世上只有一个叶凌月。

“不,那不可能,洗妇儿,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找到人帮你炼制出肉身。”

帝莘执拗着。

他不放弃,绝不放弃。

“帝莘,听我说,事已至此,若是你不想我的牺牲白费,不想让剩下的一半生灵涂炭,不想让我们生活过的地方,化为一片死地,你就听我的,用我的血,绘制太阴神印。我知道,你可以绘制成功,唯有你。”

叶凌月恳声说道。

太阴神印并非是普通的禁制封印,它是上古禁制之一。

它的绘制之法,很是复杂,叶凌月也是见过了两次,才记下来的。

绘制它,必须用太阴之血,且只能一次成功,才能封印黑死星。

哪怕是叶凌月本尊,也未必有绝对的一次成功的把握。

九十九地上,哪怕是高明的方士也很难绘制成功。

可是她知道,帝莘可以。

帝莘是叶凌月见过的,最具天赋的阵师。

任何阵法禁制,他只需要看上一遍,就能领悟。

叶凌月只要口授,帝莘就一定能够领悟。

这也是为什么,早前叶凌月会冒险释放太阴之血的原因,因为她知道,帝莘一定能完成。

“洗妇儿,你不要再多说。我心意已决。”

帝莘也知道,错过了这一次,他可能真要失去媳妇儿。

比起五百多年前来,这一次的痛,他更加无力承受。

帝莘无法想象,余生,没有她的日子。

巨龙收起了爪,就想抽身离去。

天塌了,又与他何干。

哪怕被万夫所指,他亦在所不惜。

“帝莘,算我求你了。”

叶凌月轻声哀求道。

这一句,犹如定海神针,巨龙庞大的身躯,就如被施展了定身符那样,一动不动,钉死在那里。

她求他。

帝莘认识的叶凌月,从未开口求过任何人。

哪怕是傻女时,她承受了无数的拳打脚踢,她一声哀求都未曾有过。

那是源于骨子里的骄傲。

这样的洗妇儿,竟求他?

心痛之感,不断蔓延开。

“不要让我的牺牲白费。我答应你,我不会离开,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叶凌月轻柔的嗓音就如清风拂面。

过去,曾有无数个夜。

当帝莘还是小帝莘,她会将他搂在怀里,软磨硬泡,哄他入睡。

那时,她的嘴角永远有最温柔的笑,眼眸里满满都是温暖。

她会一直在他身边。

巨龙没有再动弹,叶凌月知道,自己的劝说起作用了。

帝莘的脾气,叶凌月很是清楚。

“帝莘,我口授你太阴神印绘制之法,你记清了,绘制需一气呵成,不能有半点差错。我释放出太阴之血时,就已经留下了神念,你可以沟通那些太阴之血。”

叶凌月将自己所知的太阴神印的炼制之法,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虽然话语简短,可解释起来,却很是清晰。

帝莘只是一遍,就已经了然于心。

“洗妇儿,你当真会一直留在我身旁?”

巨龙再度化为了人形,帝莘凝视着周遭的空气,寻找着属于叶凌月的气息。

“你若是成功了,我一定会留下来。”

叶凌月诺了一声。

“那就如你所愿,为了你,我绘制一次太阴神印。”

帝莘精神力一动。

那些浮游在空气中的太阴之血,竟是随着他的精神力不断凝聚在一起。

天空,一道红光闪过,那一道红光,化成一道优美的弧形,朝着黑死星所在的深渊掠去。

“啧。”

帝阳莘抬头,望着天空的帝莘。

本以为,叶凌月肉身损毁,帝莘那小子会万念俱灰,自己能够有机可乘,夺取帝莘的肉身,哪知道,那女人的神念居然还存在,还说服了那小子。

帝阳莘无机可趁,很是恼火。

可饶是如此,他依旧不死心,他在寻找机会。

帝莘操控着太阴之血,他的精神力肆意挥洒,天空为纸,太阴之血为墨,他的精神力就是笔。

太阴之血在天空中,一笔一笔划过,很是流畅,渐渐的一个神印显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