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9章

天罚戈壁之中,一座小塔孤零零屹立在那里,它的身旁躺着一具尸体。

那是一具女尸,她面色苍白,唇间没有半点血色。

小塔这会儿有些六神无主。

“怎么办?小主子居然想要牺牲自己的魂魄。那可是魂魄啊,可不是肉身,如果没有了肉身,主人还可以想法子炼化一具,可若是没有了魂魄,那和木偶有什么区别?”

小塔急得直跳脚。

它瞅瞅天空的黑死星,再看看那一抹象征着叶凌月魂魄的光团。

“保护她。”

主人离开前,只留下了一句话。

这保护,是保护肉身还是保护魂魄?

小塔虽然有了灵识,可终归不是人,它的思考力很是有限。

在其看来,肉身和魂魄是不同的。

肉身可以腐朽,可灵魂那是不灭的。

所以早前看到叶凌月牺牲肉身,绘制太阴神印时,小塔还可以忍。

可若是魂魄没了,那就麻烦大了。

“不管了,主人不在,小主子要魂飞魄散,小塔可不能坐视不管。”

小塔心想着,还是决定拦下叶凌月。

它没法子帮叶凌月启动太阴神印,可它可以把小主子的魂魄禁锢在寂灭塔内。

有了主人的佛力保护,它足以避开这一次天劫,天劫之后,它就想法子联络到主人,主人一个有法子将小主子带到三十三天去。

小塔打定了主意,正欲飞掠而去。

可就是这时,塔内,有种异样感。

嗯??

小塔觉得有些不对头。

小塔压根没想过,帝莘会在里面动手脚。

它是紫堂宿亲手炼制,虽然早前因需要,掩饰了真貌,可却是佛家至宝级别。

被它吸入的魂魄,只要是它不乐意的,就从没一个活着出来过,更不更用说逃走的。

因叶凌月的命令,帝莘被吸入了塔中后,在叶凌月许可之前,小塔是不会放他出来的。

没想到,这才过去多久,小塔就觉得塔内有些不对头。

小塔灵识一动,就见了塔内的光景。

那是?

小塔看到了塔内,它最先看到的,却是一柄剑。

让小塔觉得反常的,正是那柄剑。

那剑浮光闪动,足有数丈高,看上去,晶莹剔透,并非是寻常的剑。

它周遭,一阵剑气氤氲。

小塔跟随紫堂宿多年,还有有点眼力的。

它一眼看出这并非是真正的神兵级别的剑,可却比神兵更加厉害。

只因这剑乃是剑意。

只有真正剑意高超之人,才能凝聚成剑意。

它的作用,就好比方士的符,真正的价值,甚至超过了十大天符之流。

这剑意很是犀利,它忽然出现在塔内,自然不是凭空生成。

将其凝聚而成的,乃是帝莘。

这小子,居然能凝聚剑意?

难怪小主子会看上他,小塔心中感慨着。

等等,小塔立马回过神来。

它怎么可以帮着主人的情敌说好话。

对方在九十九地虽然算是个人物,可是和主人比起来,那是连一根汗毛都比不上的,天地有别,那可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小塔哼唧了一声。

剑意这时正虎视眈眈,寻找着寂灭塔内的薄弱处。

寻常的神宝,哪怕是法宝,也是有破绽的。

可紫堂宿并非是寻常人,他炼化而成的寂灭塔,经过了千锤百炼,其坚固程度,可想而知。

剑意寻找了一番后,才找到了一处相对薄弱处,也就是塔顶位置。

那一处位置,当年紫堂宿炼化时,在最后关头,缺了一些材料,紫堂宿就将其隐藏。

常人根本无法发现这一点破绽。

可恰好,帝莘也不是寻常人。

他此时只想破塔而出,一番寻觅后,终于在塔顶位置,寻找了机会。

剑意在帝莘的催动下,朝着塔顶位置发起了一番狂轰滥炸。

“想要破塔而出,想得美。”

小塔被剑意搅得塔内气息凌乱,可它也不是轻易让步的主。

小塔迅速调动着塔内的法力,就如矛与盾,数次将帝莘的强大剑意拦了回去。

“失败了。”

帝莘看着剑意三番五次被无形的屏障拦了回来,心中也知道,寂灭塔正在防御。

紫堂宿炼制的塔,的确不是寻常之物。

哪怕是他将剑意催动到了最强,也无法破除。

“哼,萤火之光也想和本塔相提并论。”

寂灭塔见剑意渐渐暗淡下去,也知道帝莘的剑意支撑不了多久了。

就要狠狠教训那小子,才能挫败其锐气,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小塔傲娇道。

“果然不行,这座塔已经能够自动恢复法力,在三十三天,这都是非同寻常的法宝,你那女人的师傅,像阿里不是寻常之辈。”

妖阳邪君在旁窥探着,感慨道。

妖阳邪君当初进入帝莘体内时,还以为自己捡到了个天之骄子叫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