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4章 他的复仇

“天地不仁,夺我所爱,我亦不仁,以天地为刍狗!”

“不,她不会死,我要去找她。”

帝莘记得清清楚楚,叶凌月的肉身被奚九夜掠走了。

都是他的错,洗妇儿才会以身化太虚,奚九夜才会趁机掠走了她的肉身。

他一定要把洗妇儿救回来。

“你现在这模样,怎么去找人?小子,本皇可以帮你恢复肉身,不过本皇有个条件,你必须和本皇一起回三十三天,从今往后,不再理会九十九地的事。”

炽皇强压下心头的不满,涎着笑,一副和蔼可亲“狼舅舅”的表情。

只要帝莘这小子一点头,他就还好交差了。

“不,我要找回洗妇儿的肉身。”

帝莘完全不理会炽皇,他的眼底的茫然之色,渐渐消散开。

找到叶凌月的肉身,这是帝莘如今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你小子是不是傻,找回肉身又如何,她的魂魄已经没了。肉身和尸体有什么两样。你到了三十三天,别说一个洗妇儿,就算是一万个都满足你。再说了,跟本皇到了三十三天,你就是本皇之下,万人之上,就连帝阳家族,都要让你几分,这般的权势地位,还不比你在九十九地好上千百倍?”

炽皇瞪了眼帝莘,这小子怎么就是不开窍。

当初叶凌月没死,帝莘不肯放手那就算了,如今叶凌月死了,帝莘还不放手,这不是傻是什么?

“品味过她的好后,其他的一切,所谓权势、名利,力量都不过嚼蜡。你所说的一切,我都不在乎。”

帝莘断然拒绝。

没找到洗妇儿的肉身之前,他是不会离开九十九地的。

炽皇就算是抛出了天大的诱饵,他也不会心动。

“你当真不走?你要不走,本皇就不出手,届时,你的魂魄根本没法子恢复如初,等待你的也只有魂飞魄散一条路。”

炽皇危言耸听道。

他也知帝莘这死脑筋,果然如他所料。

“魂飞魄散于天地之间,这样我就可以和洗妇儿永远在一起了。”

在叶凌月投身太阴神印时,帝莘也搜索过四周。

周遭,已经再无叶凌月的气息了。

比起当年来,叶凌月这一次魂飞魄散的更加彻底。

当年,至少他的命魂还能找到洗妇儿的命魂。

这一次,她真的消失了。

“你!小子,我告诉你,那女人的肉身也不可能保存下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炽皇气得不轻,索性眉头一皱,再说道。

这小子不是要找那女娃娃的肉身嘛,他就索性绝了帝莘的念头。

“你说什么?”

帝莘眸光一变。

“那女人使用了太阴神印,强行镇压了黑死星。可太阴神印,并非九十九地之物,她逾越天地法则,盗学使用三十三天的神印,其魂魄投入太阴神印,引发了天地剧变。其肉身也因触犯天地法则,就算是眼下还好好的,可是必定会遭受天罚,肉身尽毁。”

炽皇说的,并非是空话。

他方才抵达天罚戈壁时,留意过天罚戈壁的上空,还有残留的太阴神印的力量。

即便只剩了神印的残力,可那部分力量,显然不应该属于九十九地的凡人。

那女娃娃动用的并非是九十九地的力量,若是原本该属于三十三天的力量。

打破了天地法则,擅用了不该属于自己的力量,那就是死罪。

这一点,无论是天上地下都是一样。

炽皇不知道,叶凌月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打破了天地间的隔绝,动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可她逆天而行,已经是铁证如山。

天罚,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的。

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炽皇的话,让帝莘恍若遭了雷击。

天罚森然,洗妇儿魂飞魄散不够,连肉身都无法保存。

“小子,知道结果如此,你还要执迷不悟,留在九十九地?”

炽皇讽刺道。

帝莘是聪明人,炽皇不信,他把话说到了这等境地,帝莘还不明白。

“好,我与你一起去三十三天。”

帝莘良久不语,可是旋即,话锋一转,改变了主意。

“小子,识时务为俊杰,你总算是开窍了。本皇带你回三十三天之后,就帮恢复肉身。至于那丫头,你还是快些忘掉好。红颜枯骨,不过一瞬。三十三天,美女如云,以你的相貌天赋,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炽皇见帝莘终于想通了,不由大喜。

这样一来,母后就可以安心了。

“三十三天之上,可有破天之法?”

帝莘却是忽然问道。

“破天之法?”

炽皇足下一顿,不知帝莘这话是何意思。

“天地地不仁,夺我所爱,我亦不仁,以天地为刍狗!我欲登天,只求破天。”

帝莘说这话时,周身杀气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