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2章 戏弄

佛宗内,连言论自由都没有。

女信徒语出惊人誓不罢休。

这话,要是传出去,人们还真以为佛宗是多么不可理喻的地方。

饶是金刚佛也担当不起这么大一顶帽子。

“胡说八道,本座何时说过这样的话?”

金刚佛怒不可遏。

“众目睽睽之下,几十双耳朵都听到了的。我不过是评价金刚佛的讲经狗屁不通,就被你的座下佛陀教训。我为了自保,还以颜色,又有何不对?”

女信徒冷笑道。

论起口舌之利,放眼天上地下,还真没有几个人是她云笙的对手。

不错,眼前的这名女信徒,正是曾经神界叱咤一时的医佛云笙。

云笙为护家人,被迫加入佛宗。

她加入佛宗后,苦修天力,短短一年时间内,修为精进不少。

这几日,她觉得修炼止步不前,才会到清音谷想要听听讲经,看看能不能有所领悟。

哪知一听之下,很是失望。

前面两位上佛,讲得都是些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

云笙只差听睡着了,若非是还想听最后一位上佛的讲经,她这会儿早就已经离开了。

那女佛陀在那吹嘘金刚佛讲经怎么怎么了得,她实在是听不过去,如实评价了一番,哪知道就被针锋相对了。

云笙哪里不知道,在女佛陀与自己吵闹时,暗处早已有另外一道气息在盯梢。

她就知事情不简单,金刚佛纵容手下佛陀欺负新人,若是今日遇到的不是她云笙,倒在地上毁容痛哭的人,只怕就要换一换了。

“好一个自保,你的实力明明就在明玉之上,想要自保避开就可以了,你出手反击,还把明玉打成重伤,我看你分明是刻意为之。佛宗容不下你这等心思歹毒的弟子。来人,把她拿下,送到戒律佛处,听候戒律佛处置。”

金刚佛一声令下,多名信徒冲上前去,围住了云笙。

“送往戒律佛处?敢问金刚佛一句,我犯了什么错,需要听候发落?”

云笙柳眉一挑,似笑非笑,睨了眼金刚佛。

“你辱骂本座在前,伤人在后,你还敢问本座何罪之有?”

金刚佛气不打一处。

佛宗阶层分明,从未见过这般狂妄的弟子,越阶伤人之后,还这般放肆!

“伤人?我何时伤人了?”

云笙摊摊手,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岂有此理!你当本座和其他弟子都是瞎子不成,明玉她的脸……”

金刚佛回首,指了指地上的那名女佛陀。

女佛陀还在哀哭流涕,那模样看上去很是可怜。

可就在金刚佛和一众弟子回首去看地上的女佛陀时,齐齐一愣。

这……

“金刚佛冕下,你一定要替弟子做主,这女人歹毒无比,一定要狠狠教训她,废其修为。”

女佛陀眼底满是怨毒之色,就如毒蛇样,怒瞪着云笙。

“明月师长,您的脸……”

离那名女佛陀较近的几名信徒一脸的震惊,小声说道。

“我的脸,被这贱人给毁了。”

女佛陀呜呜哭到。

“你的脸,好好的在那里,我看你是神经错乱,才会在那里胡说八道,栽赃诬陷。”

云笙翻了个白眼。

女佛陀这才发现,自己脸上的那种疼痛感消失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手间一阵光滑。

她又惊又诧,也不顾什么仪态,连滚带爬,到了湖边,脑袋往前一凑。

水面犹如一面镜子,女子的脸倒映其中。

那张脸,完好如初,哪里像是被毁容过。

“我的脸,没事,太好了。”

女佛陀又笑又哭,不断摸着自己的脸。

相较于女佛陀的模样,金刚佛的脸色就难看多了。

“好一手镜花水月!”

金刚佛沉声说道。

经此一役,金刚佛算是明白了。

刚才他们看到的那一幕,都不过是障眼法罢了。

当然,这并非是普通的障眼法,而是佛宗的玄阶法门之一的镜花水月。

这种幻象,其实是一种精神攻击。

只是和神界的普通的精神攻击不同,这种精神攻击,是一种群体攻击。

周遭的所有人,在方才那一瞬,包括女佛陀本人,都受到了精神攻击,都着了女子的道。

让金刚佛最难堪的还要属,就连他自己,也难以幸免。

堂堂百佛之一的金刚佛,居然着了一名女信徒的道,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金刚佛的脸面何存。

明玉的脸保住了,不免一阵狂喜。

可是狂喜之后,她回过神来。

“贱人,你居然敢耍我!”

明玉也意识到,自己是中了对方的法门。

没想到,这贱人藏得这么深,自己和金刚佛都上了当。

“戏耍?自己修为不深,着了道,怎么反倒怪起他人来了。”

云笙冷笑道。

云笙的性格,嫉恶如仇,但也知事有进退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