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1章 她,自尽了?

“叶凌月”眼底,满是不舍,她欲言又止。

在她最落寞,最孤苦的时候,她一直想要有一个人陪伴在自己身旁。

可是没有人能够陪伴自己,好不容易,她找回了姐姐,可是她其却要死了。

“你在说什么,我不会和什么楚暮完婚,光复叶家又是什么东西,你说清楚。”

叶凌月往前一步,她一把抓住了“叶凌月”的魂魄。

只要给对方一点鼎息,对方的魂魄就还能支撑下去。

她必须回到九十九地。

帝莘,还有她的亲朋还有万千的神民还在等待着她。

已经“死”去了一百年的叶凌月并不知道,如今的三界早已不是当初的三界。

而她认识的那些人们,也都已经不在了。

可是当叶凌月的手,碰触到“叶凌月”的魂魄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子早已不是当初的身子了。

她是“叶凌月”,九洲鼎留在了她的肉身上。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叶凌月”的命魂溃散。

“姐姐,我的命魂已经破碎,你的命魂完好无损,我将我的两魂七魄赠予你。只可惜,我是个废物,没法子凝聚天印,你要小心提防纪琳琅,一定要见到楚暮,见到楚暮时,告诉他,我爱他。”

两行晶莹的泪水,从女子的眼底滑落。

她的命魂慢慢溃散开。

在“叶凌月”的命魂消失的一瞬,有多道光芒,从其魂魄内射出,钻入了叶凌月的体内。

叶凌月只觉得体内一阵冷热更替。

等到她回过神来时,一些记忆,涌入了她脑海中。

那是关于“叶凌月”的记忆。

这部分记忆,让叶凌月的脑子一片轰鸣作响。

“叶凌月”是一介孤女,她原本出生在光明领,叶家是光明领的望族,曾是侯爵级别的存在。

可随着一百年前,光明领陨天。

叶家家主也就是“叶凌月”的父亲,带着其一家人出逃。

在半途中,其父和其母一并陨落,最终活下来的只有“叶凌月”。

“叶凌月”虽然出生叶家,有着极其显赫的身世,可她却是叶家唯一一个无法凝聚天印的人。

她没法子凝聚天印,又身怀太阴天女之血统,一路上吃尽了苦头。

好在,她有一个未婚夫,也就是方才“叶凌月”口中说起过的楚暮。

她和楚暮自小结亲,楚家太祖是苍芒仙皇的师尊,所以楚家在苍茫大地的地位很是尊贵。

“叶凌月”本想借着楚家的帮助,重新光复叶家,哪知到了楚家后,却一直见不到楚暮,楚家的人,也不待见“叶凌月。”

若非是顾念着楚家的面子,“叶凌月”早就已经被赶出去了。

这些年来,没有天力的“叶凌月”在楚府的遭遇可想而知。

“纪琳琅,楚暮?”

等到叶凌月消化了脑中的所有讯息后,不禁对“叶凌月”又是同情,又是无奈。

这个“叶凌月”虽然和自己有着一样的名字和相似的容貌,也一样是太阴天女之命,却是个软弱性子。

她就像是菟丝子一样,需要依靠男人才能存活下来。

没有了楚暮的关爱,她就一蹶不振,才会被纪琳琅利用了这次机会,连命都保不住。

虽然同情对方,可是叶凌月并没有打算,去完成“叶凌月”的遗愿。

“楚暮?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叶凌月摸了摸自己脖颈上的勒痕,愈发替“叶凌月”的死不值。

从叶凌月还魂,再到“叶凌月”魂归,这前前后后都已经半个多时辰了,楚府内,一点动静都没有。

更是连个来看看“叶凌月”死活的人呢都没有。

如此可知,这一家人,压根不在乎“叶凌月”的死活,甚至于,他们早就指望着,叶凌月这米虫早点死了。

莫名其妙,就到了三十三天。

从“叶凌月”的话以及一些记忆看,光明领的确已经陨天,这么说来,新的天域也已经诞生了。

只是不知道,这片新天域到底是何方神圣。

还有,她死后封天令又落到了谁的手上……

帝莘……

一想到帝莘,叶凌月的心底一阵锥心之疼。

她迄今记得清楚,自己投身太阴神印时,帝莘眼底的悲伤。

这一次,是她失信了。

也不知帝莘会不会原谅自己。

叶凌月叹了一声。

这时,院落外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可算是来人了。”

叶凌月眼眸一深。

真要等这帮人发现“叶凌月”,只怕“她”的尸首都已经凉透了。

叶凌月沉思了片刻,飞身而起。

只见几名护院闯了进来,还有一名长得五大老粗的中年女子也跟着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面有恐惧”之色的婢女。

“纪管家,就在里头。叶姑娘上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