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7章 罪有应得了吧

溪芸沉吟了片刻,半晌才露出了苦笑。

“当真是祸从口出,周公子这一次可是被他自己给害惨了。”

楚老太君和楚暮等人听罢,愈发不解。

“溪芸,你倒是说清楚,周雄的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太君,不瞒你说,周公子并非得了病,而是……”

溪芸看了看周雄,摇了摇头。

看来,她和楚暮等人都是看走眼了。

那位小兄弟,只怕真不是一个一级铭文师那么简单。

“而是中了毒。”

溪芸苦笑着。

她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周雄计较,并不代表,其他人不会与周雄计较。

“中毒?这不可能,府上的医者们也都已经检查过了,他的体内并无毒,而且表面也没伤口,怎么可能中毒?”

楚暮第一个表示不赞同。

周雄的反应,的确也有些像是中毒,所以他也已经命人检查过了。

从器皿到衣物再到日常的所有用度,无一纰漏。

“暮少,你所说的毒,都是寻常的毒,他这毒,是铭毒。”

若非是溪芸熟读各种铭文典籍,只怕也不知道有这种形式的毒。

铭毒,顾名思义,就是以铭文形式存在的毒。

“铭毒,这种毒,我从未听说过。”

纪琳琅一脸的不信。

作为铭师,她怎么可能完全没听说过这种毒。

“纪姑娘,三十三天之大,无奇不有,你没听说过,不代表就不存在。关于铭文毒的存在,早前也有人提起过,只是鲜少有人懂得利用铭文下毒。最早的铭毒,记载在叶敏叶大师的铭文手札中。会长手头刚好收集了一部拓本,所以我才会知悉。”

纪琳琅叹道。

叶敏的手札中,只是提了一句。

大陆上,绝大部分的铭文师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能使用铭毒者,除了对铭刻的铭文本身非常熟练之外,还需懂得毒理,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得使用铭毒。

“那铭毒又是谁留下的,难道说……是他!”

纪琳琅惊呼出声,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那人甚至连一级铭文师都不是。

“纪姑娘。你猜得不错,正是贵府的那名小兄弟,在佩刀上留下了铭毒。”

溪芸一脸的钦佩。

她早前还以为,对方只是在铭文技艺方面有特殊本事,没想到,连铭毒对方都掌握了。

早知如此,她应该打破常规,给予对方一级铭文师的资格。

至少如此一来,对方就是灵犀工会的铭文师了。

“溪芸姑娘,你是否弄错了。若是周雄当真中了铭毒,姑娘你当时也接触过那把佩刀,在下也有短暂接触过,为何我们都没有事?”

楚暮对此,依旧不信。

“这点才是那人最可怕之处,除了铭文之外,想来对方也工于心计,早已算准了,周公子会第一个出手。金蟒隐纹上的铭毒,并不多,只够让第一个接触的人,中毒罢了。”

溪芸解释道。

这听上去不可能,可事实上,却是可操作的。

短短的接触中,那人很可能就已经看穿了周雄、纪琳琅乃至楚暮、凤菲郡主的脾气,算准了,周雄是几人中,性格最是鲁莽的。

“这也太玄乎了吧,那人当真这么厉害,又怎么回事楚府的护卫,甚至连一级铭文师都不是?”

凤菲君主听罢,也是后怕不已。

照溪芸所说,如果当时自己一时鲁莽,第一时间抢夺了那把刀,中毒的不就成了自己?

“想要解毒,并不难,只要那位小兄弟出手,周公子的毒即可药到病除。”

溪芸也查看过了,周雄的铭毒还只是停留在体表和血液部分,还未侵入骨头和内脏,想要救治,还不算太晚。

溪芸说罢,楚暮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溪芸说得简单,他们连对方到底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溪芸姑娘,你说的那人并不在楚府中。那名护卫是假冒的,真人我已经见过,也审问过,他并不懂得铭文,也没有任何相关记忆。”

楚暮咬牙切齿道。

楚暮发现,自己完全被那小子给甩得团团转。

所以说,虽然知道了周雄的真正病因,可是众人依旧是素手无策,完全不知怎么治疗周雄。

“溪芸姑娘,你既然知道毒因,想来也能找到解决之法。周公子的毒,毕竟是在铭师工会中的,工会也脱不了责任。老生给你十二个时辰,还请姑娘务必要找出解决之法。”

楚老太君语重心长,同溪芸说道。

溪芸一听,心沉了沉。

楚老太君这话,看似相求,可实则却是夹枪带棍,暗含威胁。

周雄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溪芸可以肯定,楚老太君一定会将灵犀工会拉下水。

灵犀工会正处在风尖浪顶上,会长又不在灵犀城,光凭她一人,可经受不住护西大将军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