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朱裳

我早在搬进这栋板楼之前,就听老流氓孔建国讲起过朱裳的妈妈,老流氓孔建国说朱裳的妈妈是绝代的尤物。我和朱裳第一次见面,就下定决心,要想尽办法一辈子和她耗在一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十七八岁的少年没有时间概念,一辈子的意思往往是永远。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