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阉了司马迁

最后娶到她的是个小白脸。戴黑边眼镜,面白微有须,穷,有才,能写会画,负责单位的宣传稿和黑板报,上台表演自编的山东快书,表情儒雅,小腰婀娜,小脸绯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朱裳妈妈芳名飘扬的方圆十里就是东单、南小街、朝外大街这几条胡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京城自从被二环、三环路圈住,就开始在环路外大兴土木。就连远郊区县都忙着在粪坑边上盖起两三层的社会主义新农民住宅,卖给外国人当水景花园别墅。京城只在二环路里还剩下这么几处平房。后海一处,是名人聚居的地方,多的是完整的四合院,一进两进三进,天棚下有鱼缸、肥狗、石榴树,葡萄架,以及奶香浓郁、乳沟幽深的胖丫头,名人们闲下来细数从叶子间漏下的阳光。还有银锭桥可以观山,烤肉季可以醉二锅头,什刹海的荷香月色可以麻痹品味不俗的姑娘。至于东单朝内这边,多的是大杂院,间或也有几处名人旧居,但多是名人还是草民、兜里的钱将够睡土炕操土鸡的时候,他们那时的旧居和民居没什么两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杂院里,各种各样用途不一的棚子被人们巧夺天工地设计建造出来,留下一条侧身能过的通道延向各家门户,就像周围长满藤蔓和野兽眼睛的林间小径,在保持基本形态中生长变化,所有的建筑都是年代久远而且具有生命。大家早上起来端着糯黄满盈的尿盆在通道上谦让:“您先过,您先请。”然后到路边的小馆里吃京东肉饼或是卤煮火烧。十几年后,东直门内簋街,三里屯酒吧街,都是通过这种机制,在民间有机生长出来的。所以这里出产的流氓简洁明快,脑浆子汗一样顺着脸颊流下来,还能不怀好意地笑。女混混儿也从不涂抹浅嗔薄怒之类的零碎,骂街的时候阴损歹毒,泣鬼惊神,一句“瞧你丫那操行”,字正腔圆,显示幼功精湛、身出名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流氓孔建国一保温瓶的啤酒下肚,嘴里的莲花绽放。他说朝阳门内外过去有九龙一凤,朱裳妈妈就是那一凤。二十年前,这方圆十里一半的架是因为朱裳妈妈打的。大闺女小媳妇就着她的轶事嗑瓜子,泡酒馆的粗汉想着她的脸蛋往肚子里灌酒。大流氓口上喊着她的名字信誓旦旦,小喽罗们念着她的身子钻进脏兮兮的被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娶到她的是个小白脸。戴黑边眼镜,面白微有须,穷,有才,能写会画,负责单位的宣传稿和黑板报,上台表演自编的山东快书,表情儒雅,小腰婀娜,小脸绯红。自古以来就是这种男人最讨女人欢心,所以汉武帝要阉了司马迁,我特别赞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天,阳光正好,朱裳妈妈在街上晃。她左手理了一下滑下耳朵的发梢,乌黑的发梢在阳光里变得金黄脆亮,垂在胸前的头发清细润滑,像帘子一样,透过去,看见她的军绿衣裳和衣裳下面的胸口。她右手夹起一支中华烟,老流氓孔建国正要点火,朱裳将来的爸爸推了他一把,且劈手夺下朱裳妈妈叼在嘴里的香烟。老流氓孔建国当时就折了朱裳他爸爸三根肋骨,可朱裳爸爸还是耐心地等朱裳妈妈讲以后决不碰烟,才放心地昏死过去。朱裳爸爸在病房里吃了多次莲藕炖猪排,无聊中望着窗外的闲云变换想起《圣经》上说过,夏娃是亚当的骨头做成的,女人是男人的骨中骨、肉中肉,不知被吃下肚子的猪排是公猪还是母猪的,自己断的肋骨和炖莲藕排骨的朱裳妈妈之间或许有某种他也想不清楚的神秘联系,仿佛少年时读李商隐的《无题》,文字表达出的混乱情感闪过千年万里的时空隔阂,让青年时代的他精神恍惚若失。阳光洒下来,朱裳妈妈斜坐在床头,眼睛清亮淡荡,头发油光水滑,像朱裳爸爸读过的所有关于女人的美好文字,他的身体比阳光还炙热,烧穿了他的裤头和医院的被单。再后来的事情就是,至少两个当事人都这样认为,一枪中的,在病床上怀了朱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流氓们毕竟有大流氓们的气概,他们像嫁妹妹一样嫁朱裳妈妈,表现得大气、团结,很男人。喜宴体面热闹,八辆黑色的迎亲红旗,车号都是连着的,两口大锅炖肉,开了十桌,香飘三里。友谊商店特批的青岛啤酒,管够。片警也开着警车来凑了份子,集体送了一床带鸳鸯图案的缎子被面。片警们觉着将来断无血光之灾,只需指挥胡大妈之流抓奸抓赌抓假新疆人抓无照卖鸡蛋的乡下人就好了。他们烧酒下肚,喜气上头,窃喜将来的清闲。方圆十里的人把这件事当成某种历史的转折点,仿佛从此后街头巷尾将不再有凶杀色情的故事流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流氓孔建国说当时他参加婚礼的黑西装还在,托人从香港带来的,全毛料的,应该是好牌子,袖口三个扣子,商标上没有一个中国字。婚礼后那身西装就没再用过,胡乱扔在小屋的床底下,积了好些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