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翠儿

小姑娘家家,十几岁了,晃里晃荡地穿个跨栏背心套双拖鞋摇把蒲扇就敢出来玩了,成何体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朱裳头发散下来很香,油光水滑,又直又顺,遮住半边脸和一只眼睛。朱裳的妈妈曾经很出名,老流氓孔建国总是提起。这些事情涉及美学和历史学,土混混桑保疆是倒尿盆长大的,这些,他懂不了。我也是倒尿盆长大的,但是我家楼里住着老流氓孔建国和大车、二车,我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我精通臭贫,胸中有青山遮挡不住的牛逼,我能让朱裳开口讲话、开口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翠儿说,有些人生下来就是陈景润,有些人生下来就会臭贫,就会讨人高兴。翠儿说:“秋水,我就是不知道你将来用你的本事干点什么。”那时候,鸡都少见,鸭的概念还没有完全形成,《战国策》的年代早已过去,咨询业还不存在,所有的文学杂志都在讴歌阳光和希望,有的一点朦胧诗也是较真犯倔反思文革。翠儿和我熟得已经不能再熟了,她老为我的前途担心。翠儿说,我长得绝谈不上浓眉大眼、英俊潇洒,但是还算耐看,还算有味道。翠儿说,我腿上的毛又粗又长,多少男人长到八十岁也长不成这个样子。我说,你看了多少八十岁的男人得出的结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翠儿说,我日你大爷。我说,很可能是八十岁的男人原来都是有腿毛的,但是到了八十岁就掉光了,所以你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十八岁,收集数据分析分析,才有说服力。翠儿说,我再日你大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翠儿说,我笑起来很坏、很阳光,笑得姑娘心里暖暖的,觉得这样的男孩一定不会伤自己的心,和这样的男孩一定不会无聊。我听翠儿讲过,她长大要挣大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挣大钱做什么?买好多漂亮衣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给你买漂亮衣服,最好的牌子,最好的质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我挽着你,随便逛逛街,挑一条裙子,在街边一起喝瓶汽水,或是会会我的朋友,一块吃顿饭。答应我一件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先答应我,反正又不会逼你娶我或者引刀自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你逼我,到时候我会逼你嫁我的。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不娶你娶谁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答应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将来无论谁是你老婆,我给你买的东西,一定要收,而且一定要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为什么你不是呢?我还没告诉你我的人生理想吧?我当然也有理想啊。我的理想是娶最漂亮的姑娘,写最无聊的文章,精忠报国,实现四个现代化。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不娶你娶谁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别和我打岔,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我知道我长得很好,但是我脑子并不特别好使,没有那么多邪门心思。即使我脑子也算好使,我也没心思和你纠缠。我和你这么熟,你小鸡鸡如何在这几年里从无到有,什么时候从小到大,我都心中有数。你这滩浑水有多荤,我清楚得很。再说,你不是已经通过不正当手段坐在那个姑娘旁边了吗?” daocaorenshuwu.com

“我也日你大爷。你小胸脯如何在这几年里从无到有,什么时候从小到大,我心中也都有数。还是我提醒你戴奶罩的呢,小姑娘家家,十几岁了,晃里晃荡地穿个跨栏背心套双拖鞋摇把蒲扇就敢出来玩了,成何体统!你又不是胡大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废话,我问你正经事儿呢,你不是已经通过不正当手段坐在那个姑娘旁边了吗?想那个姑娘想疯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真是为了帮助同学,桑保疆坐在我原来的位子上,第一排,第一个,抬头就能看见老师,省得他色迷迷地眯缝着眼睛,让年轻女老师起鸡皮疙瘩。”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还是省点唾沫骗别人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怎么知道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咱们这儿就这么大地方,就出这么几个坏人,绕几个弯大家都认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以为是个生人,或许他曾经和你睡过同一个姑娘呢。” daocaorenshuwu.com

“人正不怕影斜,我换位子是为了更好地集中注意力听讲,不看窗外的漂亮姑娘。而且也是为自己的身体考虑,你知道的,我三天不看漂亮姑娘就会牙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越抹越黑,懒得理你。你答应过的到底算不算数?”“算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之后的漫长岁月里,我反复梦见翠儿,但是没有照片的帮助,还是想不真切她的样子。我总问为什么我们没能有好结局,不是因为太熟了,我想是因为时候没凑对。每次翠儿打扮停当,替我撑场子,哪怕是穿同一条黑裙子同一双高跟鞋,我还是总是诧异于翠儿的美丽。看见她的男人,常常装作稀松平常地打个招呼,然后低下头去在脑海里默想她的样子,眉毛怎么弯,鼻眼如何安排,头发如何盘起来一丝不乱。想不鲜明的时候,再通过某些不引人瞩目的方式补看翠儿几眼,多找几个角度,多找几个背景,确保回家后能够想起,能够不缺太多像素,才开始大口喝酒,不再忸怩不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艳光四射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