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是我真是个娘们儿就好了,顺势可以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哭个小鼻子,宣泄一下这么久以来我压抑得快要发狂的感情。我想了半天,艰难地说:“摩根,我觉得,我永远都做不到你们这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坚强?还是冷酷?我不知道用哪个词能精确地表述他们的所为。但这么多年了,大家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摩根不需要听得很明白,他说:“丁通,你不用跟我们一样,你不用跟任何人一样,你是你自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好了,煽情煽到这儿差不多了,再说下去我要是情不自禁地说要对摩根以身相许什么的,然后被一烧烤串儿插死,就太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人都死完了,我们做什么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摩根纠正我的说法:“死完了的都是囚犯,大门外现在还站着差不多有一百个荷枪实弹的狱警和狙击手呢。等里面自相残杀完了,他们会进来收拾烂摊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大惊:“什么意思,接下来是要杀狱警吗?他们可真是无辜的啊!”

daocaorenshuwu.com

摩根对我神神秘秘地一笑:“眼睛放亮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站起来,靠在囚室的栏杆上,神往地看着外面。山雨欲来,但四周却陷入一种奇异的死寂,似乎每个人都在等待着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儿的地段真好,一眼通览全局,进可攻退可守。” 稻草人书屋

摩根,你是要在wittywolf成为李嘉诚第二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喂,监狱里不存在房地产好吧,没法拿这个来作为推销囚室的噱头。”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把脑袋靠在栏杆上,有一阵子我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惊天动地的一声炸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吓得一屁股摔到地上,而在眼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监狱大楼的整个屋顶,被一下子炸飞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尘土砖石如同雨下,而后,就露出了闪耀着美丽星辰的夜空。随即成群结队的矫健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好多穿着快递员那种快干衣、戴着棒球帽的人单手执枪,单手握下降索,跟下饺子似的从炸开的屋顶豁口一跃而下,急速抵地后马上散开,摆出严密盯防的姿势,瞬间就控制住了监狱正门、各处窗户、楼梯、电梯口,还有各个楼道走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门外的狱警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拉来了所有值班的人,包括外面岗哨上的狙击手和守卫。看里面丧尸戏演完了,正要开门进来收拾残局,猛然局势突变,狱警头儿当机立断,高呼撤退,指挥大家往外猛跑,比刚才还多退了一重门,退出了行政区和公共区。轰隆一声,看样子是直接把整栋楼的楼门给封上了。

daocaorenshuwu.com

发癫的囚犯再狂野,毕竟赤手空拳,站在远点的安全地带一个点射就能解决,这会儿来的人手里端的那些,完全是从《敢死队》里原样搬出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摩根指指点点地:“看到没,冥王的铁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嗯,从着装风格上看,确实和冥王一脉相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欷歔起来:“人家的铁卫都穿西装或者皮衣,他们家的怎么都这个打扮?”

www.daocaorenshuwu.com

摩根觉得很合理:“因为在没有奇武会任务的时候,他们都是快递员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大吃一惊:“快递员?哪家快递公司这么倒霉?”这好像是奇武会唯一忘记跟我交代的信息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冥王自己开的啊,还挺挣钱的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说来,物流是他的主业,杀人只是他的社会义务工作喽?现在是什么情况,物流公司没人管开不下去了,大家必须把老板抢回去好追讨欠薪吗?”

稻草人书屋

摩根摇摇头:“他们只是来掩护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努努嘴指上面:“才刚刚开始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顺着他的指示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屋顶豁口外盘旋着一架接一架的飞机,我不认识型号,只是觉得这种轰鸣声跟金属摇滚一样,又闹腾,又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摩根啧啧称赞:“真有钱,全是B2,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找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飞机来干吗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空中武力压制啊。” 稻草人书屋

摩根觉得我身为男人却没有基本的军事素养很是无知:“你要是门外的狱警,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

www.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办?凉拌啊。老子肯定把枪一丢,衣服一换,跑他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是旁人在场,摩根肯定会摆出“这货我不认识”的嘴脸,他恨铁不成钢:“猪啊,人家当然要去找外援啊!要是外援们的武力值更强大,活快递员就会变成死快递员,耽误很多包裹送不到。But,看,现在十几架B2在天上看着,有车过来,一家伙就被炸个稀烂,只要美国空军不插手,一时半会儿快递员们都是安全的。” daocaorenshuwu.com

“好吧,电视军事节目评论员同学,请你告诉我,要这一时半会儿的安全期有何贵干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摩根好像还怪开心的:“越狱啊。”

daocaorenshuwu.com

趁着B2们在天上往返回旋掩护的当儿,快递员军队有条不紊地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他们从随身携带的大军包中掏出散落一地的各种零部件,十几分钟的工夫便装出四架相当迷你也相当彪悍的迫击炮,一装好就分到四个角落——其中一个点,赫然就是我的囚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