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真心交谈

一个星期的强迫似修炼,盖亚从最开始只能依赖斗气才能挥剑渐渐的到完全可以凭借着肉体在魔法阵中练习一些剑法了,这种逆向修炼非常大程度的提升了盖亚肉体的强度,也不停的激发着他体内的潜能,短短的一个星期,盖亚能够感觉到体内那股力量越来越躁动了,好像随时都会迸发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盖亚知道当体内那股躁动的力量迸发出来的时候就是他突破三阶高级的时候,只是这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当初盖亚在魔兽山脉中三阶中级到高级的时候可是在生死一线中激发的,那种情况下容不得他有任何的保留,不迸发出体内的潜能就意味着生命的流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在突破高级这一大关的时候,盖亚知道如果不用拼尽全力来超越自己的极限的话,肯定很难冲破这牢固的斗气堤坝。很多剑士始终停留在高级剑士这个级别也正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毅力去挑战自己的极限。 daocaorenshuwu.com

修炼魔法是枯燥的,靠的是天赋和时间的积累,而斗气普遍是靠自身修炼得来的,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天赋和时间,还需要超越常人的意志,用这种意志去激发身体内的潜能,也因此斗气的修炼过程是痛苦而艰难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修斯所用的这个办法确实有利于盖亚和费泽的斗气实力的提升,在这样的魔法阵中,他们需要不停的消耗体能和斗气,当斗气消耗光之后他们就会凭借着身体的本能去冲击体内那股蕴涵的力量,让这股力量为自己补充能量,这样就能让他们突破原本的斗气关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一个星期,盖亚体内的斗气几乎没有恢复到三层以上,时时刻刻都处于枯竭状态,如此大的消耗不仅是对肉体的负荷也是对毅力的锻炼。盖亚的毅力的确很强,每当自己体内的斗气消耗干之后,他都会强行用肉体继续训练,这个时候是最艰难的,没有斗气的保护人类的身体是非常脆弱的,但这也是最有效的,能够让人在极限中得以突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渐渐的,盖亚的肉体勉强能够承受这种压力了,在不催动斗气的情况下他能够摆弄一些简单的剑招,甚至能够和费泽在魔法阵中比试招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两人的修炼成果都让古修斯那个怪老头非常满意,本来古修斯还担心他们只拥有三阶高级剑士的实力,很难承受这种压力进行训练,但是盖亚和费泽的表现比他的大剑士弟子都还要出色,让古修斯更加肯定了他们两的潜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第二个星期,古修斯带他们到另一个训练场,这个训练场中央依然是个魔法阵,不过这个魔法阵强度大概是原来的一倍,盖亚刚刚走进魔法阵的时候就险些没有站稳,不过他还是咬着牙走进了魔法阵中心,开始凝聚起斗气练习剑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双倍强度的魔法阵中,盖亚的斗气消耗得飞快,仅仅坚持了一个小时他体内的斗气就完全消耗干了,接着他的身体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已经接近古修斯之前给与他们的凌压强度,盖亚能够感觉到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这个魔法阵已经不单单是土系魔法阵了,其中还夹杂着风系的,无形的风元素在魔法阵中快速的运动的,带走了盖亚周围的空气,让他很难在这样氧气缺乏的环境中支撑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嘣!”费泽首先趴下了,倒地之后呼吸就不再那么困难了,这也是避免魔法阵威胁到训练者的生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比费泽多坚持了十分钟,之后也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他的脸因为缺氧憋得发紫,现在别说是在魔法阵中练习剑士技能了,就是想站稳都很困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趴在地上休息了整整两个小时,盖亚才勉强恢复了一些斗气,有斗气的维持他就能够勉强站在那里缓慢的练习技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星期非常艰难的度过了,古修斯来考察两人的修炼情况,发现他们没有达到行动自如的要求,正要用他所谓的惩罚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什么,然后面色尴尬的看着累得躺在地上直喘气的盖亚和费泽,道:“呃,我好像带你们走错了魔法阵,这个魔法阵是二阶大剑士修炼的强度……没想到你们能够坚持下来,真让我惊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盖亚和费泽就有直接一剑劈了这个糟老头的冲动,难怪他们最开始连一个小时都坚持不到,原来这已经是二阶大剑士的强度了,他们两人斗气仅仅是三阶高级的级别,哪里能够承受跨过两阶的消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修斯发现这两人不管是毅力、耐力还是实力都另人惊讶之后,在第三个星期和第四个星期就跳跃似的给他们增加强度,所幸盖亚和费泽都没让他失望,虽然骂声连连但还是完成了体能强度的训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已经是第四个星期的最后一天了,盖亚和费泽都无力的躺在魔法阵中,不停的喘着粗气,这种训练方法虽然很有效,但也是很折磨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