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激将沙德

“这个混小子,冥想不好好冥想,居然跑去和姑娘搭讪!”古修斯看见盖亚又没有在冥想,气得直吹胡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太邪恶了吧,这个盖亚不会是想对自己朋友的女人下手吧……看来不敢和他走太近了。”看见盖亚和妮雅聊得挺兴致的,费泽非常夸张的说了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自然是夸大其词的,盖亚只不过和妮雅聊了聊沙德的状况,所有的话题也几乎都是围绕着沙德的,不过…… 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另一边的沙德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沙德本来只是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对手在干什么,却猛然的发现他正在和一个女子聊天,而且那个女子正是几天不见的妮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以往妮雅总会在一些时段来找沙德的,但是那天晚上之后就没有来过了,沙德还暗自奇怪。今天他也特意在观众中找了找,依然没有看见妮雅的影子,却没想到她跑到对手观众席上,并且和那个人有说有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妮雅相处了近五年的时间,沙德就算在僵木也不会对这个女孩没有感情的,只是沙德的性格就是那样,不容易将这些私情表露出来,以至于现在和妮雅的关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但是潜意识的已经接受了这个女孩。现在看到她和另一个英俊的男子聊得那么起劲,而且那个人又是自己的对手,不免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妮雅会坐在恺古队这边也是有原因的,那天晚上沙德很显然是伤了她的心,她有些不愿意去面对沙德,所以才没有如往常一样在沙德旁边为他鼓劲。知道沙德的对手是盖亚之后,妮雅又有些不放心了,特意和一个朋友换了换位置,想要让盖亚不要下太重的手,巧的是盖亚正好是沙德的伙伴,很自然的就和他聊起了沙德以前的事,盖亚自然很有兴趣听听沙德这些年的经历,所以就和妮雅攀谈了起来。妮雅本身待人就比较友善,不经意的就会露出笑容,盖亚则是听到了沙德的事感到欣慰,然而这却被沙德误解为男女之间的有说有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妮雅聊了也有阵子了,盖亚也觉得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和她说话不太好,所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大致看了看巴克顿的比赛。

www.daocaorenshuwu.com

巴克顿不用说了,自然是野性十足的剑士,他每挥出一次重剑就能带起很大的风声,比赛进行不到十分钟,整个决斗台都差点被他给拆了。

稻草人书屋

巴克顿的对手同样是力量型剑士,这两头蛮牛暴力的撞在一起可谓火花四溅,几次都掀起了气流波浪,透过结界席卷了整个赛场,所幸赛场中的个个都是大剑士或大魔法师以上的级别,也不会被这些后座力量伤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盖亚,刚才你在和妮雅聊天的时候沙德眼神很怪。”费泽走到盖亚身边,小声的提醒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知道,故意气他的,那个家伙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么好的女孩居然不好好珍惜……”盖亚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意思说别人,你自己呢?要不是今天偶然遇见,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去找上面那位漂亮的姐姐……”费泽无情的打击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的情况比较复杂……”盖亚苦涩的浮了浮嘴角。在魔兽山脉的时候盖亚就知道美莎寻找的那个穆托并不是她的弟弟,而是她相恋的情人,虽然那个人很可能已经死了,但是美莎会不远千里的到魔兽山脉找寻说明这个人对她真的很重要,盖亚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全取代那个人在美莎心中的位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有什么复杂的,既然你都为她挨了一刀,她肯定要以身相许的嘛,这样才符合吟游诗人所传颂的唯美爱情故事……话说那女子真的很美,在托兰帝国都没有看见如此让人心动的,简直是每个男人心目中的完美女神……”费泽正说着湖人察觉到了盖亚的目光,为了避免自己像迈鲁斯一样飞走,急忙改口道:“呃,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不快速采取行动,很可能就被别人占走了,你忍心看见她成为别人的妻子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你废话,我知道怎么做。”盖亚自己也不太会处理感情上的问题,但是从看见美莎的那一刻起,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知道就好,接下来就是踩着那些敌人的尸体走上那个高台深情的和她示爱吧!”费泽口无遮拦的道。

稻草人书屋

两人说话间巴克顿的比赛也进入后半段了,这场比试很显然是巴克顿落在了下风,洛曼队既然能够成为恺古队的死对头实力自然不会弱,眼下他们已经输了两场,这局再败的话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力量型的剑士比拼,看得就是谁更霸道了。巴克顿虽然人高马大的,但是洛曼队的那个肌肉猛男也不差,甚至在力量上比巴克顿还要强上些许,破坏力极强的重剑将巴克顿几次炸翻在地,巴克顿已经灰头土脸甚至铠甲都出现了许多破损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