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苍然和疲惫

“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分出胜负!”沙德愤怒的大喊道,他不喜欢这种施舍来的胜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你想要荣耀,那就全部给你。希望当你披上荣耀的时候记得回那个村子看看,那些孤独的乡亲们都在等你回去……”盖亚木然的回答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沙德震住了,此时此刻他再愚钝也不可能认不出眼前这个少年是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沙德的回答让盖亚赶感到心灰意冷,难道沙德变了吗,将玛土村永远的抛在了脑后,只为了在这繁华的帝都和神圣的殿堂中获得他所谓的荣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缓缓的走下了决斗台,整个人被疲惫所笼罩,颓然的身影无比孤独落寞,这个时候他就想当初从废弃的玛土村走出时一样,眼前一片茫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站住!”一个娇诧之声猛然的在盖亚身后响起,这个声音让盖亚身体微微一颤,他转过了身,下一刻他愣住了,因为这个喊住自己的人正是美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高台上飘落的美莎第一时间落到了盖亚身旁,她目光冷冷的注视着盖亚,绝美的容颜上带着浓浓的怒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姐姐……”盖亚感觉到了美莎冰冷的目光,这种眼神让他的心中一寒,为什么,为什么她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难道她真的忘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告诉我!你左手上的那个库巴手镯哪里来的!”美莎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就在刚才盖亚飞落到她身旁的时候,美莎猛然的发现了这个黑衣少年手腕上的纹记,这个纹记她再熟悉不过了,正是穆托的灵魂器具,库巴手镯!此时,这个带上之后就无法摘取下来的空间手镯却出现在另一个人的手上,这就意味着他原来的主人已经……已经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穆托死了!尽管美莎已经猜到了这种可能,但是亲眼看见他的遗物落在了另一个人身上,这种撞击心灵的痛苦瞬间涌上了心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个手镯……”盖亚抬起了左手,变成纹路的空间手镯忽然浮现了出来,变成了完全的翠绿色。盖亚不明白,为什么美莎看见这个手镯会如此愤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是怎么回事,美莎祭司为什么要拦下他?”在场的人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们终于相见了,感动啊!!”费泽也没有认清情况,居然非常夸张的说出了一句,然而当她看见美莎冷霜般的面孔时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快告诉我!”美莎再次冷冷的质问道,穆托始终是她无法释怀的,当初她不远千里的到魔兽山脉找寻,却没有任何的音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面对美莎的冷冷质问,盖亚完全怔住了,许久才开口说道:“是从……是从一个强盗手上得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派胡言!他这么可能是强盗,你!是不是你杀了他!”美莎身体因为愤怒轻轻的颤动着,在她身侧忽然泛起了一道金色的光箭,这道光箭箭尖冷冷的指向了盖亚,她再次厉声道,“快回答我,否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强盗确实是我杀的,但是……姐姐,我是盖亚啊。”盖亚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而处在愤怒中的美莎根本没有听清盖亚说什么,她只知道是眼前这个少年杀死了穆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美莎愤怒不止,诧出一声,那悬浮的光箭瞬间划过,长长的光影瞬间掠向毫无防备的盖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噗!”金黄色光箭穿来,魔力和斗气已经消耗殆尽的盖亚如何抵挡得下这个突来的攻击,而且他根本没有想到美莎会对自己发动攻击,那把金箭瞬间划过了他的身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腥红的血液流了下来!盖亚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愤怒的美莎,嘴角缓缓的溢出腥红的液体,粘稠的低落在那把扎进他身体的金箭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姐姐,我是……我是盖亚。”盖亚眼神有些迷离了,这一箭不仅穿透了他的腹部同样穿进了他的心,他缓缓的伸出了右手,紧紧的握在那根金箭上,奋力的一拔,顿时血丝喷洒了出来,正想要用水系魔法治疗自己的时候,却发现体内已经没有任何的魔力了,只能任那些醒目的血液溅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盖……盖亚”美莎整个人呆住了,当盖亚面如金纸的吐出这几个字后,被愤怒蒙蔽的她终于清醒了,望着这个带着深深疲惫之感的少年,脑海中浮现出当初盖亚为她挡下剑气时的样子,缓缓的,这两个面容重合在了一起。

www.daocaorenshuwu.com

“盖亚!!”费泽也反映了过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盖亚的面前,手上凝聚起一团蓝色的光晕落在了盖亚腹部的伤口上,然后扶着已经有些脱力的盖亚,愤怒的指着美莎道:“你这是干什么!” 稻草人书屋

“费泽!我没事,我想她已经记不得有这个人了。”常人根本无法忍受的穿透痛苦对于盖亚仿佛没有任何创伤一样,他有些木然的看了眼僵硬住的美莎,一种强烈的酸痛感在他身体内翻滚着,这比起那一箭更加刺痛难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