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羊皮卷

听到这,盖亚眼睛一亮,他已经知道这个帝国赛事是神殿和帝国一起举办的,如果自己已经被列为候选人,那么就更容易进入神殿了,不仅能够见到涅兰,还能知道教廷之间的纷争。 www.daocaorenshuwu.com

本来回圣学院,盖亚就有打算将费泽的武器借来,然后偷偷的闯进罗萨神殿中,不过这样做肯定是很冒险的,而这个所谓的帝国赛事如果被选中的话,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走进罗萨神殿,或许也能像沙德那样在神殿中获得一个职务,那样就更方便自己找寻教廷纷争和涅兰之间的关系了,不知为何盖亚总觉得沙德也有什么事故意瞒着自己,因此盖亚觉得还是自己亲自找出原因更妥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为什么由姐姐转告呢?”盖亚收起心思后又对美莎道。如果是这事的话直接告诉自己不就得了,有必要特意将自己支开吗,难道是皇城的规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姐姐是内定成员,如果你被选中的话,我们就变成队友了,不过,姐姐不希望你参加,因为这可能会有危险的。”美莎有些忧虑的说道。帝国的人在选拔青年一辈的强者,要求组成团队,组成团队自然是有什么特殊的使命需要他们完成,而且这种使命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知道其中一些情况的美莎不希望盖亚陷入危险之中。而她自己会参加自然是神殿和帝国同时认定的,即使是元帅也无法改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我就更该参加了。”盖亚坚定的回答道,既然会有生命危险,那么盖亚可要尽到保护美莎的职责。 daocaorenshuwu.com

“你还是这么固执。”美莎轻叹了口气,她当然知道盖亚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担忧的不仅仅是这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美莎的马车没有驶回元帅府,而是往圣学院的方向,美莎近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罗萨神殿和圣学院中的,这次回去她也只是给父亲一个交代。元帅自己也是日理万机的,难得会回到府中,所以美莎一般只有元帅回府的时候才会被招回去。

daocaorenshuwu.com

与美莎分开之后,盖亚就回到古修斯的那个宅子里了,既然还需要对他的团体意识进行考察,那么就得在恺古队接下来的正式帝国赛事的比赛中获得好成绩,为了防止落选,他可必须在古修斯这多学习一下团队配合,毕竟古修斯所带的队也都是精英。

daocaorenshuwu.com

“怎么样,怎么样?为期五天的温柔之乡是不是早让你全身瘫软了,盖亚,不用隐瞒,从你的眼神的轮动和神采奕奕的表情,我已经能够猜到你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单纯的男孩了,而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已经接近夜晚了,盖亚没有去打扰古修斯,然而费泽这个吟游诗人又开始说一堆的废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男孩男人,你少在那胡说八道,没别的事就不要打扰我看书了。”盖亚可懒得跟这个神经质的诗人多说废话,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了瑟琳给自己的一些有价值书籍,翻开来看了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一个人也没趣,下意识的扫了眼盖亚看什么书,似乎发现了什么,稍稍正经了些道:“劝你不要追溯了,除非你真的探寻了整个大陆的所有遗迹,否则你不可能找到答案的,书只能提供你一些模糊的线索,甚至还会告诉你错误的信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好像知道些什么?”盖亚抬起头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游历大陆主要目的就是寻找古迹,只不过我没有那四张羊皮卷,根本不知道如何找到那些遗迹和禁地,所以只好漫无目的的游走咯。”费泽说完之后就双手枕在脑后,一副悠闲的躺在自己床上,目光很随意的落在了窗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忽然浮了浮嘴角,顺手便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了那张羊皮卷,然后在费泽面前晃了晃道,“你说的难道是这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费泽猛然的坐了起来,有些惊愕的看着盖亚手上的那张羊皮卷,指着盖亚好半天没说出话来,忽然他一把抢过了这张羊皮卷,仿佛着魔了一样仔仔细细的查看。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你是哪里得到的!”费泽非常激动的抓着盖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看见羊皮卷后会如此激动,过了好一会见费泽镇定了一些后,才开口道:“这个是某个王子的遗物,我巧合下得到的,你为什么这么激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哎,你不懂的,这个对我来说太重要了,盖亚,这个给我,你要我拿什么东西交换都行。除了我的武器和驯兽。”费泽非常严肃的说道。

稻草人书屋

“……你除了这两样好像也没有什么我看得上的了。”盖亚一阵无语,这个费泽就算严肃也严肃不到哪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不能这样说,以我们的交情……这样吧,羊皮卷我也不要,你让我抄写一份就好了。”费泽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便你,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毅力。”盖亚说道。盖亚会说费泽有毅力自然是因为这个羊皮卷的复杂程度,别看这羊皮卷只是一张平面卷轴,上面所标记的以及小字描述非常之繁琐,整个羊皮卷可是密密麻麻的一些符号和图案,想要将它完全抄写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就算抄写下来,因为上面还有众多需要认真看才能够找寻的标记,稍有遗漏的话很可能就没有办法进入所谓的遗迹和禁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