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神之禁地

关于神之禁地的事盖亚还是第一次听说,瑟琳也很耐心的告诉了盖亚这个传说的最具体的情况。 www.daocaorenshuwu.com

神之禁地据说是一位上位神留下的遗迹,这让盖亚联想到在《神之录》中看到的那位凌驾于四大神灵之上的无名神灵,也许也正是这位无名神的古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神之禁地是一个移动的空间,这片空间大部分时间是在伊甸大陆外的茫茫海域之中,根据各帝国权威占卜师的推算,神之禁地将在近段时间会进入次元空间并漂移到伊甸大陆之上。这个神之禁地就像一个巨大的宝库一样,虽然进入很可能招到神之惩罚,但是如果获得神的眷念的话很可能获得无上宝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之禁地的出现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通过次元穿越短暂的出现在伊甸大陆中。

daocaorenshuwu.com

“密室中还有记载几千年来神之禁出现在伊甸大陆的次数,据说早期许多帝国都派出圣级强者进入,但是那些强者力量过于强大,引起了神的惩罚而无一幸免了,经过近千年的经验积累各大帝国也找到了规律,那就是让一些实力处在一定范围之内的人进入,这些人因为破坏力有限所以不会遭到神罚,而这一次通过各方势力的最后协商,规定各方势力派出九名二十二岁以下的成员为代表进入神之禁地中……”瑟琳继续为盖亚解释道,梅拉告诉了瑟琳相关的信息后瑟琳有特意到密室中查看了记事手札,得到了更全面的信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是这样,通过起誓的话,就没有人会违背这个规则了,在公平的情况下各方势力就可以获得最大的利益了。”盖亚一直以为只是帝国为了给年轻一辈一个展现的机会,原来是因为神之禁地的限制原因。

daocaorenshuwu.com

盖亚所说的起誓是一种很简单的契约,这种契约能够保证起誓者所说的都是事实,所以在这种起誓的情况下也不会有其他势力虚报年龄的情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再告诉你个秘密,神之禁地特殊限制会隔绝神力,神殿的人无法借助神的力量,而那些签订了第一录神之契约的魔法师实力也会受到一些影响。也就是说魔武双修又没有签订契约的你优势非常大。”瑟琳笑眯眯的说道,两湾明亮的眼睛眯成了好看的月牙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的确是个不错的消息。”盖亚也笑了起来,如果神力被禁止的话,那么大部分魔法师就跟盖亚同个起跑线了,魔武双修的盖亚可就占到了很大的便宜。

www.daocaorenshuwu.com

瑟琳似乎还要说什么,余角间发现有人从花栏那走来,表情有些变化。她稍稍后退了几步和盖亚拉开了距离,然后小声的对盖亚道:“他是皇室帝国内定人选之一,是公爵之子,很烦人的家伙,帮我把他打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瑟琳刚才和盖亚站得比较近,说着话的时候胳膊有时候还会有些触碰,在平常来看的话也没什么,至少盖亚觉得没什么不妥的。不过这里毕竟是皇城,皇城也有规定,统领护卫与公主的距离不能近于两米,说话时不能直视公主。在没有人的情况下瑟琳自然不在乎这些,但是如果被人看见她和一个侍卫如此亲密的话很容易引起流言蜚语,盖亚也会因此落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也将目光落在了那个朝这里走来的青年身上,青年身材还算挺拔,身上吊满了华丽的装饰,腰上别着一把金色的佩剑。他的步伐很有规律,显然是受过非常贵族式教育的典型男子,一举一动都透着上层人士的优雅和从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这种优雅和从容却让盖亚看得有些不舒服,也不是他对这种贵族气质有特殊的反感,而这个青年尽管总是挂着和煦友善的笑容,但是骨子里仍是透着自负自傲之气。相比起来萨诺身上同样带着这种贵族气质,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友善而谦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盖亚下意识的扫了眼瑟琳,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感觉此时的瑟琳居然有几分淡然、端庄的样子,眼神没有之前清澈,而是带着一种难以接近的漠视和高傲,仿佛瞬间变成另外一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青年已经走来了,他目光扫过盖亚后就径直走到瑟琳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礼仪,然后带起了优雅的笑容道:“恕我冒昧没有让侍卫通报,公主殿下,森达此次前来是邀您共进晚餐的,希望您不要拒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抱歉,我已经邀请身边这位勇士共进晚餐了。”瑟琳淡淡的开口道,并且乘着这个青年低头行礼的时候向盖亚使眼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请问这位是?”森达目光很自然的落在盖亚身上,刚才只是匆匆一瞥并没有看清盖亚的样子,此时才发现这个站在公主旁边的家伙居然也是英俊不凡,眼中多了些特殊的神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就是将我从邪教手中救出的帝国勇士……”瑟琳已经给盖亚使了好几次眼色了,结果盖亚无动于衷,什么话也不说就那样站在那里,瑟琳只能憋着气自己做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