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追溯真相

沙德已经离开了,尽管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从他那种冷漠的眼神中盖亚看到了他的一切情绪,而盖亚陷入了一种难以自拔的悲绝中,就一个人呆呆的仰躺在床上,凝视着天花板,他看到的并不是天花板上那些雕刻的花纹,而是一张张模糊的面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整个夜晚盖亚都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冥想,当他快要被这种事实弄得精神崩溃的时候,黑龙软甲及时送上了一股凉意,让盖亚的脑子清醒了一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是宗教!”黑龙软甲的特殊效果再次让盖亚的脑子冷却了下来,并且冷静的将所有的事情都从新考虑了一遍,似乎这一切都跟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为契约兽和奴役兽只存在宗教之中,如果说覆灭玛土村的同样是那些额头上拥有着烙印的魔兽,暂时不考虑自己身世的问题,那么这一切的主导者还是宗教,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拉里斯山脉魔兽会莫名其妙的增多只可能是宗教将奴役兽和契约兽放入了拉里斯山脉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蝎尾兽,跟我走!”盖亚猛的拍醒了还在呼呼大睡的蝎尾兽,直接跨坐在它背脊上,命令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蝎尾兽猛的惊醒了,发现自己主人下了命令,也不敢有怠慢,站起了身直接从窗子窜了出去,腿部那四团黑色的火焰居然在空中踏出了好几步,蹬上了屋顶后立刻朝着盖亚所指的方向飞奔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的思维可是非常敏锐的,没有经过自己的考证他绝不会轻易相信其他人所说的,即使是沙德。沙德所说的话是将玛土村的覆灭原因指向了自己,但是这其中有太多的疑点了,就算盖亚愿意相信自己的身世跟那些烙印魔兽有关联,那么涅兰与宗教的纠纷该如何解释,难道只是巧合的撞在一起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最重要的是盖亚猜到了某种可能:有人在利用没有任何身份的自己掩盖某个不为人知的目的,甚至怀疑沙德和吉尔大叔那些话的真实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的记忆可以追溯到三四岁,那时候他依稀的记得那时候他在玛土村是没有定所的,直到六七岁的时候在因为帮助了村长做了件事,村长父亲才让他最后落定那里的。如果说村长在野外将婴儿时期的盖亚就带回玛土村的话,理应直接抚养的,然而盖亚却依稀的记得从记事开始到定居在村长家中,还有几年的吃百家饭经历,而且也从来没有人告诉自己是村长将自己带进玛土村的,都是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daocaorenshuwu.com

当然,盖亚也只是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如果真是如吉尔大叔所说的,他也不会逃避的,眼下他要做的就是弄清楚涅兰和宗教的事,而唯一能够帮助自己的似乎只有公主瑟琳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今天也正是盖亚和费町约战的日子,时间是在下午,盖亚一大清早就驾驭着威风凛凛的蝎尾兽在帝都中奔跑着。

daocaorenshuwu.com

蝎尾兽腿部的火焰能够进行短暂的踏空,而且它的跳跃能力非常夸张,直接驼着盖亚在帝都那些排排高耸的建筑物顶檐上奔逐,仅仅半个小时就到达了皇城大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将自己的勇士勋章给那些皇家侍卫过目之后盖亚就直接骑着冷蓝色的蝎尾虎豹兽奔向了公主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参见统领!”守在公主殿门口的护卫看见盖亚骑着神骏的魔兽本来后,立刻向盖亚行了一个礼,盖亚也从蝎尾兽身上跳落了下来,让一个侍卫照看蝎尾兽之后直接向公主寝宫走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抱歉,统领大人,公主有行程安排,现在不能见您。”刚走到公主寝宫就有几名女皇家侍卫将盖亚拦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有很重要的事与公主商量,你们快去通报。”盖亚现在确实很急,他精神游离了一整个夜晚,直到现在才清醒了几分。 daocaorenshuwu.com

女侍卫也很快走进了公主寝宫,但是没过多久就出来了,并且对盖亚道:“公主说不想见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时候使性子!”盖亚嘀咕一句,又再次对那个侍女说道,“再去通报一次,告诉公主殿下,盖亚确实有要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女侍卫怪异的扫了眼盖亚,就再次走进了公主寝宫,盖亚正担心瑟琳还会耍公主脾气的时候,就听见有两个侍女传唤盖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侍女在前面带路,走过了迂回的穿廊,也总算到了公主寝室外,但是任何一个男子都不能进入公主房寝室的,甚至包括米迦勒大帝,所以盖亚只能站在那硕大的门外静静的等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们都退下吧,到殿外等候。”瑟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那些门前的侍卫以及房间内的侍女纷纷退了出去,很快公主寝室外只有盖亚一个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也不管那么多规矩,见其他人已经退去了便直接推开了那扇大门,一眼就看见了端坐在银妆前的瑟琳,也许刚才那些侍女还在为公主整理仪容,她的头发还有一束梳理好,从耳边垂下散落在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