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轻松获胜

“简直一群白痴。”看着那些倒在地上嚎叫的对手,茉娜很不屑的说道,作为恺古队中的唯一一名女性,她也是被对方出言不逊的主要对象,于是这个火魔女几乎包办了那六个对手和驯兽,生气的赞古罗还没来得及放倒一个,茉娜狂轰乱炸的火系魔法就将他们全部给消灭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哎,赞古罗,不知道该为你庆幸还是为你悲哀。”看着那些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对手们,费泽拍了拍赞古罗的肩膀老声长叹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赞古罗和茉娜的奸情恺古队其他成员早就发现了,赞古罗外表冷酷,实则是个小男生,面对茉娜的大胆表示都有些躲躲藏藏的,尤其是其他人在场的时候,当然,大家也知道赞古罗也确实很喜欢茉娜,在摩格森林的时候有魔兽攻击茉娜总是赞古罗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关你什么事!”赞古罗狠狠的瞪了眼费泽。费泽那句话的很显然是担心赞古罗无法降服这位看上去可爱纯朴,实则暴力火辣的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复赛采取胜率对决制度,例如恺古队现在胜了一场,那么他们的下一个对手就同样是在第一局胜利的队伍,若第二场仍获胜的话,第三场的对手同样也是胜了第一场和第二场的队伍,以此类推,直到决出最后冠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古修斯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恺古队的成员们了,要是在复赛中输了一场的话也就不要参加循环赛了,所以尽管复赛未必需要全胜才能拿冠军,但是古修斯已经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必须以无败绩的姿态出线在第十组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隔了一天后,恺古队也迎来了第二场比赛,这场比赛是在帝都的决斗场中,同样是模拟野外环境,但却是黄泥地,甚至因为昨天下雨坑坑洼洼的,踩上去很不舒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珈娜这个助理指导老师还是很合格的,她已经帮恺古队收集到了对手的资料,据说是出自魔法公会的。当然,这支队伍不可能是魔法公会主队,几大势力除了已经有定了候选人之外自然还要让他们培养的其他人才在这个重要的赛事中多占几个名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第二场居然遇见圣学院的人!”魔法公会的是清一色魔法师,这些魔法师也算是识货,看到了恺古队每个成员带的胸章,自然猜到他们出自圣学院的。那么不用他们估算对方实力了,这支队伍肯定都是由大剑士和大魔法师组成的,他们这些清一色高级魔法师根本不可能获胜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赛刚开始,茉娜和斯洛两位三阶的大魔法师就直接释放中高阶的火系魔法,那些魔法公会魔法师们的冰系魔法轻轻松松被几位剑士化解掉之后,就只有不停的用支撑坚冰之盾来抵挡无情的火系魔法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包裹盖亚和费泽在内的四名剑士都没有发动攻击的机会,斯洛和茉娜的恐怖火系魔法就将对方的六个人连同驯兽都烧得哀叫连连,最后不得不直接向裁判示意认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轻松了,真没意思。”在这样实力依然参差不齐的复赛中恺古队要获胜确实非常容易,他们甚至没有打算在复赛中让驯兽参加战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结束了第二场比赛后七人也走出了决斗场,珈娜还有别的事一个人先离开了,剩下其他六个人,准备听听队长盖亚有什么安排。 daocaorenshuwu.com

“嘿,盖亚,前些日子我逛帝都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地方食物味道不错,咱们去尝尝吧,反正时间还早。”费泽先开口说道,现在他们在帝都中,既然出来了费泽自然打算到这个繁华的都市中逛逛,顺便品尝美食。 daocaorenshuwu.com

“那大家一起去吧。”盖亚对其他人说道,和他们相处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除了斯洛那个家伙怪怪的,其他人给盖亚的感觉都还不错。 daocaorenshuwu.com

“呃,我建议女的不要去……”费泽忽然小声的说了一句。而大个子巴克顿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和费泽勾肩搭背的,低声谈论着其中的细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哼,赞古罗你也不许去!”茉娜脸上一红,呸了一句,对赞古罗恶狠狠的说道。茉娜也是拥有贵族头衔的,自然知道这些男人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像这种男人的糜烂之事茉娜也没少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俩爱去哪去哪,盖亚,巴克顿、斯洛,我们四个人去吧,男人嘛别那么虚伪,有些地方还是必须去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盖亚也无语了,费泽这个家伙满脑子都是不健康的思想,不过也符合他处处留情的吟游诗人身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的决定更让人无语,包括茉娜在内的恺古队六人都到了费泽所说的那个酒店之中,其实里面也没有像他们想得那么淫秽,只是那些妖娆女仆们穿得比较入骨,有些过度热情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哼哼,你们总该体谅一下我们这种孤独浪子的内心吧,这不叫滥情,这叫风流或者放荡形骸。”在要求那些只穿着一抹文胸和短裙的女仆作陪时,费泽理直气壮的驳回了茉娜对自己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