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神光

女魔法师普芬魔力渐渐的透支,然而美莎的魔法却依然在持续着,应该是皇室帝成员的最大的威胁,甚至女魔法师普芬在美莎的魔法进攻下也终于溃败了,脸色苍白的坐在了地上,宣告了退出比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斗已经渐渐的接近了尾声,绚丽的魔法与雄浑的斗气将这几座山崖毁去了很大的面积,原本斯坦巨龙气息的平坦山崖凹凸不平的,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和崩塌,而这其中主要还是盖亚的那个超阶魔法导致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胜负快分了吧,今年的比赛好像也没有什么亮点啊。”一名圣级强者眯起了眼睛,似乎已经没有再看下去的欲望了,对于他们这些站在巅峰之中的人来说,这种级别的战斗太过小儿科了,圣级强者随便的一个攻击就能让这些山崖全部崩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恩,勉勉强强吧,不是还出现了一只神秘的黑暗生物吗?”一只沉默寡言的圣魔导师赫克开口说道。这位排行第八位的圣魔导师也就是圣学院的院长,不过这名院长一直都很低调……

www.daocaorenshuwu.com

“哦?我记得那个奇怪的黑暗生物是坐在那个黑色衣服小子的肩膀上的……”魔法公会会长康吉同样是一名圣魔导师,他在十一位圣魔导师中排行第十。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里所谓的排行主要是指威望,至于这些圣级强者之间的真正实力很难有真正的定论的,因为他们很少会透露自己是几阶的圣魔导师,人们也只能从这些圣级强者的一些细节上揣测他们的实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如果是这样的话……咦,那层金光!”詹格也听到了几位老魔法师的谈话,真要开口说话目光很快锁定了远处云雾之中忽然暴起的一团金色的光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位圣级强者目光同时看向了那里,而罗萨神大祭司却皱起了眉头,似乎预感到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使用了神之契约……”说话的人是圣魔导师梅拉,这位拥有一双智慧之眼的老人似乎就如她的职称占卜师一样,总人在他人之前得出一些结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太不理智了。”权高位重的大祭司眉头稍稍皱着,许久才说出了这句话来,很显然他也察觉到了那是神之契约的力量。 稻草人书屋

帝国赛事已经有明确的规定,神殿成员是不允许使用神之契约力量的,毕竟神之禁地已经完全杜绝了这种力量,更何况这种力量本就不是来自本身,使用后会出现很大的负面效果,一般情况下神殿成员都不会随便使用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方向很显然是盖亚和罗迪卡真激斗的位置,而这阵耀眼的金光也肯定是罗迪卡使用了神之契约的力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过去看看。”詹格对众人点了点头,脚下泛起一阵金黄色的光芒,几乎在眨眼的那瞬间他的身影就已经窜入了云层之中,在没有惊动任何观看者和选手的情况下已经掠过了战场飞向了盖亚和罗迪卡战斗的方向。 稻草人书屋

金色的光芒依然在闪烁着,云雾之中,隐约可以看见一个模糊的巨大罗萨神影像,这个影像犹如一个站在云颠上的巨人,屹立威严的俯视着世间的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光越来越强烈了,但是就在神之影像完全清晰的时候,所有的色彩在刹那间消失了,仿佛被某种力量给打断了,光影很快的涣散在迷雾之间……

稻草人书屋

美莎同样注意到了那里的金光,她停止了魔法的释放,带着不安的神情注视着那片天空,然而在那些云雾缭绕的山崖之间,依稀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正不停飞踏在悬崖峭壁之间,带着一股洒脱与俊逸飘然的接近这里,并且渐渐让人在灰蒙蒙的雨水中看清了他那张英俊的脸庞,只不过仔细看来,这张脸庞有些苍白,嘴角还有一抹殷红的血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盖亚带着不少伤痕回到了战场之中,他的眉头紧皱着,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到一些愤怒的神色,他原本穿在外的黑色长衫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破损,露出了里面那华丽的黑龙鳞甲,但是在这黑龙软甲的正胸口部位,居然出现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凹陷迹象,能够在一件S级器具上留下如此明显印记的,那股力量定然非常的强悍,或许这也是盖亚会愤怒的原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了愤怒之外,盖亚表现得是如往常那种进入战斗的嗜杀与冷血之意,这种寒意透着另人无法理解的暴戾,仿佛是一只不能惹怒的凶猛魔兽,然而此时可以看出,这只凶猛的魔兽已经被激怒了,那件黑色的软甲中出现了一团若有若无的阴暗气息笼罩在他的身上,给这个原本就冷酷的黑衣男子看起来加上了更加阴森。 www.daocaorenshuwu.com

“盖亚……”美莎能够感觉到盖亚的那种令人寒颤的气息,她感觉到盖亚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双黑色的眼睛不夹杂任何人类的感情,的的确确像一只凶兽的目光,正在冷冷的扫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盖亚伸出了左手将嘴角的血渍擦去,目光冷冷的扫了眼赛事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