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死亡触手

“冰封!!”三个魔法师几乎同时完成了冰系魔法,层层寒冰之气弥漫在月光下,白霜之雾从三个方向成扇形打开,杂乱的草丛和石块立刻被这股极寒的气体变成了冰晶,迅速的向亡灵将军蔓延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色的冰层染白了亡灵将军黑色的脚趾,紧接着是脚踝,冰块之下而上缓慢的向上覆盖,对于亡灵将军来说那只是小腿,但是众人来看完全是两个巨大的冰柱…… 稻草人书屋

三个人的冰系魔法仅仅只冻结住亡灵将军膝盖以下的部位,不过这个巨人已经无法移动了,只能挥舞着手中那柄武器卷起一阵阵铺天盖地的污浊气息,顿时晴朗的草原上空翻滚起了一阵阵黑云,将月光都给遮蔽了,弥漫在空气中的是一股极其难闻的恶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污浊之雾翻涌而来之后,平躺的草地上出现了强烈的颤动之声,地面不断的被撕裂开,一只只森然白骨之手从土地下钻出,它们狰狞无比的掰开那些松弛的泥土,疯狂的冲地面中涌出来,发出一声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旋转着那骷髅头,红色的眼睛不停的搜寻任何有生命的物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雾笼罩之后,方圆千米范围内出现了几千个白冷冷的骷髅士兵,这些骷髅士兵手中都托着一柄生锈的铁剑,它们比起那些腐烂的尸体还要灵魂,甚至疯狂的抢着那些死尸身上的铠甲和武器装备到自己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魔导师露恰看着眼前堆满了狰狞的骷髅,脸色苍白如纸,连魔法也忘了持续,黑雾让她与其他人隔绝开,仿佛自己独自处在这片亡灵横行的草原上,每一声惊悚的叫声都让她的心脏疯狂的跳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遮蔽了月光的黑云散去之后,苍白的月光照射在这些畸形的骷髅士兵身上,目所能及的地方居然全部被这些丑陋恶心的东西占据了,它们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周围那些死尸全部给砍成肉泥,并且将它们的装备抢了过来,在亡灵将军的指挥下居然森然列队,犹如一支训练有素的鬼魂军团,一双双红色的没有任何生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九个拥有生命气息的人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嚯!!!嚯!!!!嚯!!!!”

www.daocaorenshuwu.com

几千只骷髅战士纷纷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发出了一声声惊魂的吼叫声,它们手中的生锈的武器撞击在一起,发出一连串尖锐的金属摩擦声,甚至它们骨头与骨头之间的撞击声听起来都是那么的刺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场面变得越来越混乱了,此时队队列在它们面前的竟然是伊甸大陆从未出现的亡灵生物,这种东西只有古老传说中的黑暗族的巫师的死灵召唤,此时在神之禁地的入口亲眼见证这些恐怖的生物出现,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如果说那些复活的死尸是战魂是古老的秘术,那么现在这些骷髅就是真正的黑暗亡灵,它们没有灵魂,是一种只知道毁灭与杀戮的不能称之为生物,或许这些东西已经不能称之为生物,因为它们根本没有生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轰!!!”忽然昏暗的草原之中发生了一声剧烈的震响,一道火光冲天而起,那鲜红的火焰周围还缭绕着青色的风环,这些风环在月光下显得闪耀不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使用风环的人自然就是盖亚,乘着亡灵将军双腿被冻住的时候,盖亚奋力一跃踢踏在他巨柱般的腿上,同时手上那把加持了火焰效果的武器至上而下划开它的腿肉,随着盖亚不停的向上攀爬,这条划痕拉得非常的大,直接从亡灵将军的膝盖破到了盆骨处,黑色的血液犹如决堤的水流喷洒出来!

稻草人书屋

盖亚就像一个黑点一样在那个大山般的肉躯上跳动,如此强势的一剑后盖亚并没有跳离亡灵将军的身体,黑色的身影迅速的在那些亡灵将军胸甲上的纹路中跳动,迅速的攀爬到更高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亡灵将军愤怒的大吼出来,盖亚的这一剑使得它身体发生了倾斜,嘣的一声膝盖重重的跪在地面上,让草原再次发生了一阵剧烈的晃动,小腿处的冰层也瞬间被震成了粉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仰起头,在隐匿戒指的包裹下他的速度非常快,亡灵将军的另一只手几次想要将整个讨厌的跳蚤给拍死在自己的胸甲上,但是都被盖亚灵巧的躲过了,很快盖亚就踏着亡灵将军的胸甲跳到了这个庞然大物的肩膀上,手上的紫色长剑再次升腾起熊熊的火焰,犹如一条炽热火龙盘卷在上面,将亡灵将军的那个空洞般的面孔给印得通红。 稻草人书屋

“劳曼德、莫尔、托比,你们对付亡灵将军,其他人抵挡骷髅大军。”看见盖亚如此勇猛,美莎也不敢怠慢立刻指挥其他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三个剑士立刻从乱石堆中爬了出来,看见盖亚卷起一团火浪拍向了亡灵将军的头颅后,都纷纷效仿盖亚,踩着亡灵将军铠甲上的纹路跳到它的身上,虚化的长剑带着雄浑的黄色斗气刺进这个大肉团的之中,亡灵将军腿部的伤口刚刚愈合,背部又出现了几条十几米长的裂纹,黑色的血液就像河流一样流淌,瞬间充满了这片草原,在凄冷的月光下显得极其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