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真正身份

“怎么会是你!”盖亚脸阴沉了下去,眼前这个人的出现是盖亚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的,他曾经对斯洛进行了各种猜测,但是现在看见这个家伙真面目后,身体再次有种颤栗的感觉,这个人太能伪装也太有心计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很意外是吧?”斯洛继续整理着自己的面容,他将自己的头发拨到了肩后,用水系魔法清洗着自己的脸,然后将那张撕下来的脸皮收魔法袍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又有什么阴谋诡计要使!”盖亚目光死死的盯住眼前这个人,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非是与罗萨神殿的纷争,盖亚,你既然已经走到了这步,就不能置身事外了,也许这些事与你有很大的关系,甚至我能猜测到你的生父生母是谁。”斯洛的声音已经发生变化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谁!”盖亚再次动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呵,也许是这位留下神之遗迹的上位神。”斯洛戏谑的说道。他的这种口气很显然是不打算说出盖亚的真正身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已经到达了爆发的边缘,他身影犹如影子一样掠到了斯洛的身后,那柄能够粉碎任何结界的匕首横在了“斯洛”白皙的脖子上,冷冷的对他道:“黛丝,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扎赞教圣女黛丝,此时盖亚用匕首卡住喉咙的人正是黛丝,这个极其擅长阴谋诡计的女人。尽管盖亚也很难相信黛丝扮演了一个翩翩公子斯洛的身份,但是当斯洛解开了长发取下了那张假脸膜后,盖亚不得不从那种震撼和惊愕中接受眼前这个事实。或许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斯洛会长得那么的俊美,为什么会对恶心的东西会那么的敏感,甚至在摩格森林清洗身上污渍的时候都要独自到丛林深处,因为这个家伙本就是个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之所以无法将斯洛和黛丝联系在一起确实只能说是这个女人太能伪装了,尽管他们身材纤细柔弱上有些类似,不过在总是穿着宽大的魔法长袍的情况下是很难看出他是属于女性的那种苗条,而且裹胸和特意将腰添得饱满使得她的身材看起来更加符合一个男性,至于身高则完全是这个家伙每天穿的那个长长的靴子来达成伪装的目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记得那个叫吉尔中年人吗?”面对盖亚的威胁,黛丝没有表现出慌张的情绪,而是缓慢的开口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握着匕首的手出现了一些颤抖,这柄锋利的武器也险些划破了黛丝那的洁白的脖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离开扎赞神堂没多久我就派人找到了他,他现在在神堂中作客。”黛丝用手轻轻移开了盖亚的手臂,转过了身,见盖亚面色铁青,又继续说道,“放心,他在神堂中也过得很好,我们可不是囚禁他,而是保护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个蛇蝎女人的话简直没有一句可信,帝国赛事之前回到玛土村的沙德告诉过我他见到了吉尔大叔。”盖亚冷冷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不幸,这句话你必须相信,至于那个沙德说他看见了吉尔,哼哼,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一年内吉尔都没有离开神堂,我的人找到他的时候,正好也有一批人找他,那些人杀死了拉里斯山脉附近所有知道九年前袭击村庄的魔兽额头上有印记事情的人,而我的人正好救了吉尔,并将他带回到神堂中。”黛丝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没有理由相信你,沙德也没有理由要骗我。”盖亚说道。此时盖亚开始回想沙德那天晚上对自己说的话,除了遇见吉尔大叔之外,盖亚记得沙德还说过多密镇的新镇长和老镇长、魔法师布鲁斯、剑士蒙德拉等人被杀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确实骗了你,因为有人不希望你继续追查下去。”黛丝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你了解这些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带走吉尔大叔?”尽管盖亚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不少忌惮,但是他也有几分相信黛丝的话,因为沙德告诉自己的确是和自己的记忆有所出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是对你比较感兴趣,至于吉尔也只是顺便救下他,让你欠我一个人情。能活着离开神之禁地的话,你可以去见他,带走他也行,我不会阻拦的,毕竟我们不是敌人。”黛丝又带上了那种玩味的笑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我说了这么多,你之前提的那个要求是不是要我带着你活着离开这里。”盖亚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三大帝国的联盟我也没有料到,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不想就这样死去,本来以为你能扮演骑士的身份,只可惜你好像完全不理会我的生死,反而是那个佣兵保护了我,但他还是死了……”黛丝苦涩的浮了浮嘴角,继续道,“或许长时间与各种人打交道的他已经猜测出我是一个女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劳曼德喜欢男人也说不定……”这个时候一个声音闯入了这里,带着几分轻佻之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黛丝立刻皱起了眉头,她已经在器室中布置了水膜结界,就是为了隔绝声音和视线,但是还是有人闯入了,而这个人就是连她也很难猜透的那个流浪汉费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