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玛土村真相

盖亚早已没有任何的亲人,在玛土村的时候虽然像个顽童一样当一个小霸主,但是肯和他一起玩耍的只有涅兰,也只有涅兰对他的称呼是“哥哥”。 daocaorenshuwu.com

当眼前这个一直被奉为与神灵最接近的女孩唤出这声的时候,盖亚浑身有了一阵明显的颤动,眼神从那种冷酷转为深深的不可置信,甚至手上那把威胁她的紫色长剑都有些握不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你是涅兰!”盖亚用颤抖的声音问道。盖亚的记忆中涅兰一直都是一个娇怜的乡土女孩,而珊丽芙却是一个地位超过了一国公主的罗萨神殿圣女,这让盖亚如何将她们重合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珊丽芙重重的点了点头,她的脸颊已经湿润了,似乎所有潜藏在内心的那些抑郁得到了倾诉,就像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女孩重新找到了依靠,渐渐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有些颓然的后退了几步,他已经从这位神殿圣女那张精美的容颜上找到了几分熟悉的感觉,努力回想六年前的那个娇弱少女,对比起来容貌虽然变化很大,但的的确确有相似之处,让盖亚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只是这个答案对于他来说太过突兀了,自己千辛万苦寻找的玛土村幸存女孩成为了神殿圣女,她几次都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自己居然无法辨认出她就是涅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哥哥……”珊丽芙看着盖亚一连后退了几步,眼神满是颓然,仿佛得到了一个噩耗一样,她的心就刺痛了。当初若不是因为她盖亚也不会被冒险者带到魔兽山脉之中,而这么多年来,他还不忘在马棚内对她的承诺,从多密镇一直来到了帝都,就是为了确保她平安无事。 稻草人书屋

看着眼前这个衣着华丽的圣女,盖亚颓然中却带起了一个苦涩自嘲的笑容,对珊丽芙说道:“不想被人看穿你曾经是个普通的乡村女孩,所以让美莎阻止我继续追查你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困于神之禁地那么漫长的时间,盖亚本身就看起来异常憔悴,胡子也长出了许多,此时知道这个答案后,整个人仿佛衰老了许多,眼中满是沧桑和无奈,甚至还有对自己愚昧无知的嘲笑,“你和沙德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受世人敬仰的生活,早已经忘记了那个葬有上百亡魂的玛土村,甚至当我追寻到这里的时候,你们联合起来对我说出那样的谎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不是这样的,盖亚哥哥。”珊丽芙越是着急说话也越是哽咽。 稻草人书屋

“多的话我不想听了。告诉我玛土村的那些聚集的魔兽是从哪里来的,那些是不是神殿的奴役兽!”盖亚语气忽然严厉了起来,已经被谎言欺骗的他也不想再听那些用谎言来编制的解释,沙德也好,涅兰也好,他不想再为他们存有那种情谊,现在只想找出毁灭玛土村的真凶,为玛土村报仇雪恨之后这一切也就结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珊丽芙脸色苍白了,泪水的沾湿使得她看起来更加怜弱,只是盖亚并不会因为她这副模样像当初一样呵护着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已经变了,或许盖亚本就不该执著于那些过去的感情,想到自己居然像个蒙头小子一样从多密镇跌跌撞撞的来到帝都,参加帝国赛事,闯入神之禁地,却只是如此愚昧得可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你还有良知的话就告诉我!”盖亚冷冷的说道。

稻草人书屋

面对盖亚如此冰冷的语气,珊丽芙心都快被撕碎了,她咬着鲜红的嘴唇,最后非常艰难的点了点头,用着轻颤的声音说道:“是……是神殿的奴役兽,那些派出去寻找我和我身上的这个玉佩……” daocaorenshuwu.com

“那是谁下达了屠村的命令!”盖亚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将自己的愤怒给克制住,继续问道。盖亚现在明白为什么在拉里斯山脉的那两只血兽额头上的印记会飘飞了,那是因为之前他和涅兰身上的神物有所接触,那两只神殿的奴役兽找寻到了这个微弱的气息向神殿发出了信号,也是在那之后没多久涅兰就被神殿的人带走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或许盖亚早已经猜到这一切都是神殿所为,但是知道真相之后还是有些惊愕,联系起黛丝告诉自己的,也就是说,神殿在十年前为了找到带有神物的涅兰,开始在拉里斯山脉大肆屠杀,因为他们知道拥有神物的涅兰是不会被奴役兽杀死的,所以用这从令人发指、惨无人道的方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十年前甸庚教对罗萨神殿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战斗,面临危机的罗萨神殿力求神物的力量,某个神殿的人背着教皇让那些奴役兽屠杀村庄,用这种方法希望能够快速找到我和我身上的这件东西……盖亚哥哥,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可我不希望你卷入这件事中,因为那个人……”珊丽芙带着哭音想要做出解释。 稻草人书屋

“那个人是谁!”盖亚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听了那些解释又能怎样,对于他这样无父无母被玛土村纯朴的乡亲们带大的孩子来说,任何的借口和威压都不能撼动他为他们报仇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