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重重堵截

“判长……判长,照……照他说得做,求您了……”莱尼发出了微弱的声音,他还不想死,更不想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去,让他活下去,老一辈神殿掌管者退位以后神殿就将由他掌权了,到时候他就可以为所欲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审判长冷哼一声,似乎想要发动攻击,但是这一刹那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蓄积的力量也了起来,然后身体化作一道金光在众神殿骑士惊诧的目光中消失在了空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盖亚看着审判长消失的方向,嘴角浮起一丝冷笑,甸庚教在皇城蓄积已久的攻击也发动了,在禁地的时候黛丝就毫不忌讳的将进攻圣山的计划告诉了盖亚,盖亚知道黛丝这个女人的计划是非常周密的,之所以会选定这天来完成复仇,也是因为已经完全部署好的甸庚教会在近几天发动攻击。现在看来,甸庚教果然已经有所行动了,审判长会匆匆离去定然是因为甸庚教某个强劲人物已经徘徊在圣山附近了。 稻草人书屋

盖亚直接拽起了莱尼,直接飞到了空中,尽管上空已经被骑乘银鸟的裁决使所封死,但是盖亚根本不理会,直接提着那句不停滴落血液的身体往罗萨主殿飞去,那些裁决使纷纷将盖亚围成了个圈,但为了确保莱尼的性命都不敢冒然的发动攻击。

daocaorenshuwu.com

飞在空中,看着这座惊慌失措的神殿,盖亚知道甸庚教确实发动攻击了,圣山边缘出现了明显打斗的迹象,斗气炸开的金光以及绚丽的魔法在夜空中交织着,震响着这座千百年来不曾有人撼动的山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被黑压压的云层遮蔽的平原战场,一位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傲立在观望台上,平原的狂风舞动着她一头黑色的长发与柔软丝质的长裙,这位身姿妙曼的女子一双能够穿透黑暗的眸子紧紧的注视着那座金璧辉煌的圣山,唇角勾起了一个笑容,自言自语的说道:“若不是第二次劫持公主被你们的戏剧给搅乱,我仍以为你在禁地中承受煎熬,虽然知道你只是为了那个祭司,不过怎么说也算救了我和我的计划。提前我们进攻的时间就当做你大男子主义牺牲的谢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困于禁地的那一个月黛丝经常与盖亚攀谈,过于空虚下黛丝也不介意将原本进攻神殿的计划告诉了盖亚,本以为困死在禁地后这一切就无法实施了,然而盖亚的牺牲让她安全离开,所以安排在神殿的探子发出了盖亚有所行动的信号的时候,黛丝就毫不犹豫的发起了对圣山蓄谋已久的攻击。 www.daocaorenshuwu.com

伊甸大陆第一大邪教的势力庞大无比,日益衰退的罗萨神殿渐渐处在了劣势,而如今甸庚教更是从原本大规模毁灭各个城市分殿开始到了如今进攻圣山,可见这二十年来,甸庚教没有一日不在蚕食着罗萨神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甸庚教虽然不可能真正毁灭了这个教廷,但是能够在帝都潜伏如此长的时间,并且在今晚对罗萨神殿发动攻击,就算不能对罗萨神殿造成致命打击也能让其伤筋动骨,如此神殿又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元气,但对于势力遍布了整个伊甸大陆的甸庚教而言,元气的恢复绝对要比罗萨神殿快得多,多年的积怨,甸庚教已经到达了不惜和罗萨神殿两败俱伤的地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坐落在圣山上的罗萨主殿近些年也过于安逸了,在甸庚教的攻击下竟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将盖亚也当做了闯入的邪教徒,派出了重重护卫将盖亚围了个水泄不通,面对这些一个个威风凛凛的神殿护卫,盖亚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么多的护卫想要杀死莱尼然后逃走相当的困难。而且盖亚在如此众多的护卫中察觉到了一个相当强大的气息,恐怕是某个副判长隐匿在这些人当中,等待自己放松的那刻一击将自己击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能够感觉到那个暗藏在周围的家伙定然是个圣级强者,如果没有手上这个人质的话,自己想要逃过根本是不可能的,盖亚知道自己的速度再大剑师级别或许能够有些优势,但面对圣级强者是没有半点胜算的,所以现在他不能贸然的杀死莱尼,只能托着他尽量往边缘靠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是带着头盔的,只要杀死莱尼还能逃脱的话,他仍然可以潜伏在这里等待下一次机会对付自己真正的敌人,莱尼的反应能力的确超过了盖亚的预料,如果之前能够一击灭杀的话也不会引来这么多的神殿护卫了,眼下他也只能抱着走一步算一步的态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拼了!”眼看着层层堵截的护卫越来越多,盖亚不能继续在这里耽搁了,他猛力的将未死的莱尼用斗气震出了数十米之远,然后朝着这个家伙劈出一道近乎达到瞬息移动速度的剑影,然后身体光芒大振,隐匿戒指风环迅速缭绕猛然的冲进了其中旁边的一个殿堂之中。

daocaorenshuwu.com

隐匿在众护卫中的那名圣级强者在盖亚挥出那一剑的时候身体就化作金光以更快的速度抵达了半死不活的莱尼面前,大手一挥居然直接将盖亚的剑影攻击给粉碎了。将这具满是血的身体抛给神殿护卫保护后,这名副判长紧随盖亚冲进了那个殿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