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冰河水怪

夏洛宾帝国北部是靠近严寒之地,再往北的位置就是一片冰川极地了,现在已经进入了严冬的季节,北部的城市虽然没有受到战火的蔓延,但是却显得异常的萧条,这里居住的平民们在严冬刚来的这几天什么事都不能做,只能等待凛冽的狂风与漫天的飞雪渐渐消散的时候,才能出去打打猎,耕种一些冬天的植物。

www.daocaorenshuwu.com

当然,能够在这样极寒的天气中行走的人也有,这些人大部分就是修炼者了,他们的体质异乎常人,这点严寒对他们也起不到多大的影响,在这风雪交加的天气下,甚至能够继续行走在那些被冰雪覆盖的深山道路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看见如此纯洁的世界,我内心会情不自禁的涌起作诗的冲动,用来赞美一下这个美丽和谐的大自然,赞美一下那些在雪地中颤动的小生命,赞美一下眼前这些在大雪天不辞辛苦的出来打劫的强盗们……”费泽特有的拖长的吟游诗人的声音在这个呼啸的雪地中响起,面对挡在这条雪地山道的那些强盗们,他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比的友好,甚至还对他们带有几分同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是一些等级不低的剑士,看来是专门打劫修炼者的。”盖亚也满不在乎的说道,已经有些年没有碰到强盗了,记得最后一次还是在离开魔兽山脉的时候,并且从那个大胡子强盗手中夺来了手腕上那件库巴手镯,巧合的是这手镯正是那个被刺杀在卡丁城的穆托王子的遗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废话,把你们值钱的东西都拿过来,否则这个白色的地面上就会多了一些别的颜色的东西!”劫匪一共只有五个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刀类的武器,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非常厚重铠甲的中年男子,脸上有些横肉,看起来倒是挺魁梧的。另几个人的身材也非常之壮,应该是夏洛宾北部的原本居民,这里的人包括女子都显得比较粗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这位大哥说话真有水平,就凭这点……我就不该把东西给你。”费泽满脸无所谓的说道,将那个为首的人气得直喘气。 稻草人书屋

“不要跟他们浪费时间了,还要继续赶路的。”盖亚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两人的话都把五个强盗给气哽咽了,看他们年纪也不大,语气居然这么狂妄,真以为他们是那些广为流传的青年高手了吗,他们这里可是有五名高级剑士,若不是事出有因,他们这样实力的人又怎么可能落草为寇呢,不过既然做了强盗,自然就要捞到足够的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为首的那个强盗大刀一挥,这种非常劣质的武器恐怕都承受不了严寒的天气,发出了刺耳的金属声音,就好像要断裂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四个高级剑士速度还不算太慢立刻出现在了这两人面前,挥舞起了那劣质的武器,带起一些淡黄色的光芒,将飞雪弄得更加凌乱。

稻草人书屋

四道光芒同时落下,盖亚和费泽都没有出手的意思,而是坦然的继续往前走,这四道拥有斗气效果的攻击虽然将地面的冰雪炸了开来,但是这两人根本没有受到半点伤害,斗气攻击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消散了,然后一股莫名的反弹力量就从武器上传了过来,直接震裂了他们手上那柄破旧的砍刀。 稻草人书屋

反弹回来的这股震荡力量威力可不小,四名剑士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那震荡波就从他们的手臂传到了他们身体内,紧接着这力量将他们骨头都震得松散了,痛苦嚎叫的同时连站都站不稳,直接瘫软在了雪地上。

稻草人书屋

唯一一个还站着的劫匪脸色变了,本来他们这五个高级剑士做强盗,近乎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风险的,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们第一票就遇见了两个实力深不可测的人,一时间站在那里,进攻也不是,逃跑也不是,不知所措的盯着这两个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地面上有别的颜色的了吧,当然,这就是你们铠甲的颜色。”费泽很坦然的走到那个为首的强盗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完全是无厘头的说了一句,“做强盗不仅要拥有实力,还要有眼力,什么人该打劫,什么人不该打劫,没有这点自知之明做什么也做不好的,哎,你们这些佣兵也不容易,放心我们可是有为青年,不会为难你们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的一通话让那个为首的强盗都愣住了,有些惊讶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曾经是佣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眼力,刚才不是说了,做强盗需要眼力吗,其实严格算起来我们还是同行,只不过我们从来不打劫路上的人。”费泽似乎存心和这些强盗们开玩笑。不过,他主要目的还是问问路,羊皮卷虽然有标记一些城市的位置,但是风雪覆盖了大部分景物,他们即使飞在空中也很难辨别前方的道路。 daocaorenshuwu.com

盖亚瞟了一眼喋喋不休的费泽,漠然的开口说道,“你的眼里还真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尴尬的一笑,然后非常小声的凑到盖亚身边说一句:“他们铠甲后面就写着……”说完他又一本正经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继续说道:“你应该是这里一带的佣兵吧,知道加摩拉城市怎么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