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赎罪日(下)

“格里拉大人……”去阻止那名剑圣出手的指挥官副手面色苍白的跑了回来,如此来回仅仅只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但是在这五分钟的时间内,总指挥格里拉、圣魔导师马特、以及一名艾尔摩学院的导师三名圣级强者出手阻止四只血狼人皇狂暴的攻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是即使这样,还是有两百米长的城墙被毁坏殆尽,而且四只血狼人皇都是有目的性的攻击威力强大的魔法塔,那些魔法塔频繁的低阶魔法杀死了太多的狼人一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百米的魔法城墙,这可是一个极大的缺口啊,在外城堆积的可还有接近一万只无法攀爬到城墙上的狼人,这两百多米的魔法城墙一被血狼人皇毁坏,就好像撕开了一个坚固大坝的一个缺口,堆积在外城的一万狼人就好像顺势而下的洪水,疯狂的从这个缺口涌向内城,总指挥格里拉阻止四只血狼人皇的攻击的同时,还要调动自己旗下的佣兵们去堵住这个巨大的缺口,如果让后面一万只狼人全部冲进去,这个西城就算不被毁灭,也是所剩无几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什么事,快说,不要吞吞吐吐的!”格里拉都已经焦头烂额了,这个副手居然还如此婆婆妈妈的,顿时怒声呵斥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按照您的吩咐,去阻止那位圣级强者出手,出手的人是狂龙佣兵团团长,詹德尔,不过我到那里的时候已经不需要阻止了……”那名副手脸色不是很好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会添麻烦,既然出手了那就立刻叫他回来,不要理会那个诡异的生物了,和我们齐力将这四只血狼人皇引到别的地方去。”格里拉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呃,大人,佣兵团团长詹德尔已经阵亡了……他的尸首被那三只血狼人王给分成了五块,然后被塞进了一个倒塌的皮毛店的废墟中,那个赎罪日的恶魔复仇者继续向内城前进了……”这名副手刚刚到达那里的时候,圣级的金色斗气已经暗淡了,亲眼目睹了三只血狼人王恐怖的破坏力下,那名无数佣兵敬仰的剑圣被活活的分尸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什么!!阵亡了!!这……那个生物难道是S级的!!他是不是往白塔的方向去了,快……快去请老先生出手,花一切代价也要将阻止他!!”格里拉惊得说话语序都有些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以为剑圣既然出手了,那么肯定很快就会解决其对手,但是另他没有想到的是身为佣兵的敬仰者詹德尔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阵亡了,要知道他可是一名二阶的剑圣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陷入半疯狂状态的盖亚此时已经不会理会力量的极限了,和詹德尔那短短的一战,方圆五百米范围内的华丽城市就已经变成废墟了,其中被波及死伤的那些低级修炼者不计其数,甚至包括那些本应该安然生活在这里的商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灭杀了詹德尔之后,盖亚没有停留,踩着这片废墟之地,继续往内城中心巨神广场杀去,只要有人敢阻拦,定然会导致一片城区倒塌和波及上千弗莱城居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西城都已经被魔兽闯入了,那些居住在西城的修炼者在自己晶石府邸被毁坏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加入战斗,这些人的力量可绝对是在城池守卫之上的,但是这也仅仅是让局面不至于一边倒罢了,毕竟还有四只S级生物和十只血狼人王的存在,这些生物足以和西城区的那些人类强者抗衡了。

稻草人书屋

而盖亚这里,已经变得没有什么人敢阻拦了,三只跨入S级门槛的血狼人王就已经所向披靡,除詹德尔的出现,盖亚根本就不需要出手,黑色的身影如入无人之境,直接从西城墙跨进了内城一半区域,甚至连封印白塔都可以看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扫了眼这个封印白塔,此时他感觉得到从白塔之中透出了一股犹如魔鬼吐息的诡异阴气,很显然是里面那个生物在呼唤盖亚将它释放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盖亚能够感应到白塔内的生物试图以强大的精神力与自己建立联系,但是盖亚知道里面的那个生物并非与精灵族有关的生物,尽管那枚能够封印灵魂的恶魔之石相当诱人,但是盖亚并没有攻击白塔的打算,毕竟如此重要的一个封印白塔,肯定是有高人在周围守护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盖亚猜得没错,在盖亚接近白塔附近的时候,一名从没有见过的老者非常诡异的出现在了盖亚面前,从他那木然的眼神中,盖亚却看到了这名强者对一切的漠然态度,甚至包括血狼人与那些修炼者的厮杀,这一切都无法惊奇这个老人的感情波动。 稻草人书屋

盖亚并没有攻击封印白塔的打算,带领着三只血狼人王从白塔旁边穿过之后,这名如傀儡般没有任何感情的老者也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各自相安无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又是一剑,没有任何的顾惜,如果可以的话,盖亚甚至愿意亲手毁灭了这座建立在精灵族冤魂之上的城池上,美丽纯朴的精灵族为何会在大路上消亡,或许在这里已经可以给出一个答案了,这一剑挥出的不仅是精灵族的怨愤,还有对人类一族的贪婪和残忍的彻底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