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千年前的人

赎罪日!尽管在座的人中只有弗莱城的势力代表亲眼目睹了这场人类与魔兽战斗的惨烈,但是其他势力得知拥有世界上第一防御城墙的弗莱城沦陷了四分之一之后,都还是感到浑身颤栗,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其他城市的话,恐怕就是真正意味上的生灵涂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这里的,想必也已经知道弗莱城的历史……不错,弗莱城正是建在上万异族上的城市,这上万异族正是精灵族的后裔!”拿勒尔已死,这里自然就由教皇来主持一切,不过这位契伯斯教皇坐在那副甸庚图案之下,竟浑然不在意挂在他背后的那具尸体,这种气魄的确令人钦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精灵族的存在对于这些势力的最高层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些种族确确实实曾经与人类一起生存在同个大陆,但是几千年来这些种族已经消亡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到了哪里,这其中掩藏着的秘密也是不为人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穆尔逊,将赎罪日一事做一个最完整的解释吧。”教皇目光落在了弗莱城的代表上,而这次亲自前来这里的正是弗莱城城主,当时这位城主并不在弗莱城中,回到弗莱城时,西城却已经被夷为平地。

daocaorenshuwu.com

“这应该是我们人类一件不太光彩的事,但是那也是上千年以前的事了,赎罪日降临到我们的头上,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不能认为那是神灵对我们的不可抗拒的惩罚,因为萨祷神灵已经不再是掌管我们伊甸大陆的神灵了!”弗莱城城主先做了一个慷慨激昂的陈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这句话之后,盖亚若有所思了起来,从这句话来看的话,莫非萨祷就是曾经掌管整个伊甸大陆的神灵,可是神灵的统治应该是恒古不变的,为什么伊甸大陆会出现这种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封印之塔内的究竟是什么,我们的祖先留下了这些祖训,却没有告诉我们事情的始末,我想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有必要向所有人阐述这一切吧。”托兰帝国皇室代表说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曾经对托兰帝国皇室的成员作了一番介绍,进入大殿的人之中有一位是托兰帝国的二皇子,而这位二皇子的哥哥正是之前与瑟琳有婚约的。 daocaorenshuwu.com

托兰帝国这位二皇子自然是替盖亚说出了心里话,虽然盖亚知道精灵族惨遭灭族的事情,可是对封印之塔的事并不了解,里面那个生物究竟又是什么东西,会受到整个伊甸大陆的重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好一千年整,生活在弗莱盆地……哦,那里原来是弗莱森林,生活在弗莱森林的是精灵族的一个后裔。而曾经在甸庚教内也有一个类似这种场合的会议,我们祖先在被蛊惑的情况下,合力扫除了这个精灵族后裔……”弗莱城城主穆尔逊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穆尔逊一句话确实很简单,但是因其的震撼却是很显然的,在座的那些势力代表个个面面相觑,因为他们的祖训并没有告知他们,他们的祖先曾经犯下了这种滔天的罪恶,灭绝一个种族,这可是现在在伊甸大陆上最严厉的罪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果然不光彩啊……”斐律神殿的齐恩发出了一声感慨,这件事就连他这种老资格的人都不知道,恐怕知道真相的只有教皇和主教等人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整个大殿寂静了很久,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确实算得上一个不小的耻辱,尤其是搬到了这种场合上来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伊甸大陆上有许多精灵族的遗迹大家应该都有所了解吧,那些同样是精灵族的后裔,但是在那次血祭日之后,大部分异族的后裔都被灭杀了,弗莱城就是一场最大的血之变故。”弗莱城主穆尔逊面无表情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穆尔逊说得并不多,很显然这种事说多了只会让在座的人蒙羞,但是在盖亚听来却是异常的刺耳,身体甚至都在轻微的颤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精灵族一事上,那么就必须提到四百年前的狼人一族事件上。”穆尔逊继续开口说道,“毋庸置疑的,狼人一族就是兽人族的后裔,遗留在伊甸大陆上的四大种族中,精灵族和兽人族的后裔的数量是最庞大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狼人一族包括现在还存在的血狼人一族是现在伊甸大陆唯一存在的一个异族,因为这个种族长期与魔兽生存在一起,所以当时我们的祖先也很难将它们根绝,而在四百年前,一个兴起的势力对血狼人一族下了诅咒,让这个生存在魔兽山脉的种族出现了一次险些灭绝的危机,但是狼人一族的顽强远不是人类可以想象的,他们承受下了诅咒和瘟疫的迫害,沦为了智商更低的魔兽,继续在魔兽山脉生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也就是弗莱城会遭到狼人一族血洗的主要原因,而血狼人遭到的迫害也是某个势力的祖先而为,在此我就不提是哪个势力了。”弗莱城城主目光扫过所有的势力,或许在看到某个势力时目光稍有轮动,但是谁也无法轻易察觉。